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0章 钟驼子
    脚步沉重,来人不少,季茶的困意顿时消散无踪,心中并无忌惮,还有隐隐期待:“久闻山有贼,水有盗,还真巧赶上了?有趣,这船上全是硬茬子,他们不踩点的么?”

    六个猎户常年对付山里猛兽,自是比常人厉害;在江上讨饭吃的船家,一般都会两手功夫;儒生乍看文质,但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其右手拇指、中指、无名指上都有厚茧,腕部灵活不僵硬,疑是修行“书剑”一脉剑法的剑客;蓝衫老头白日一副病弱相,但夜寐中呼吸有力粗重,必身负内功;自己和旁边“新娘”,更不必提。

    警惕高的船家以及舱内几个猎户,都已被脚步声惊醒,各抄起随身的家伙。船家没出船舱,弓着身隔着帘一声大喝:“干撒的?”这一喊把其他人也弄醒了,儒生与老头都瞬间睁开眼。洪辰迷迷糊糊地挥手,下意识想揭下罩着脸的盖头,季茶见状一把给他摁住。

    帘外传来几道叫骂:“让姓钟的滚粗来!”“我们来了三艘船,你这龟孙跑不了!”“别想着抵抗,外面几十张百石弓唰唰一射,一船人都得陪你当刺猬。”

    声音嘈杂,舱内众人也能听明白,来人不为劫财而是寻仇。

    船家转头朝众人道:“哪位朋友姓钟?咱小本生意,挣些辛苦钱,谁身上的祸,谁自行移步吧。”

    猎户们摇头,老头也摇头。季茶心想,一定是儒生姓钟了。哪知儒生也摇了摇头。船家看了过来,季茶便道:“我也不姓钟,别看我。”

    船家朝外喊:“各位朋友,这儿没人姓钟,找错了船罢。”

    外面喊:“胡嗦八道,我们问了码头上和几艘船的人,都眼睁睁瞧他上了这条船。姓钟的,你真不出来?真放箭了啊!”

    船家又惊又怒:“到底谁姓钟!懂不懂规矩,一人做事一人当,连累别人算撒子好汉?”

    络腮胡却向着外面嚷道:“你们说那姓钟的多大年纪,穿什么衣服,长什么模样。”其他猎户纷纷竖起大拇指,赞其机智。

    外面有人道:“姓钟的是个驼子!”

    霎时间,舱内其他人目光都朝季茶落来。

    季茶心里却只在笑:“蠢货,追别人追到你们祖宗头上咯。”不由起了作弄心思,故意不起身也不辩解,只道:“外面人好凶,我好怕怕,可不敢出去。”

    船家和猎户们怕被连累,起手来抓。但季茶身子灵敏的很,在狭小船舱内左钻右挤,连一片衣角都没被抓到。

    忽然络腮胡猎户一声大喊:“钟驼子,赶紧出去见你仇家,不然老子砍了这小妞儿的头!”其他人看去,却见他拿一把短柄猎刀架在了“新娘”脖颈上,模样凶狠,仿佛下一秒真能砍下去。

    “你砍吧!”

    季茶自不怕他拿洪辰威胁,笑嘻嘻依旧继续躲。

    进船便未说过话的儒生,这时开腔道:“连妻子都不顾,你枉为男人。”又对络腮胡猎户道:“朋友,你放下刀,不要伤了无辜。我去外面见见那些人,看能不能谈谈。”说罢便起身掀帘,走出船舱。

    络腮胡猎户放下刀,其他猎户也不再追了。季茶坐回到洪辰身边,问:“媳妇儿,你没吓着吧。”洪辰摇了摇头。

    只听舱外儒生道:“敢问各位朋友,与姓钟的驼子有何仇怨,要到如此份上。”

    有人回答道:“我们是流云城‘云家’的人。月前一个驼乞丐饿倒在府门前,老爷见他可怜,不但给饭吃,还留他在家里做工。哪知这家伙实乃贼子,半夜来侮辱我家小姐,幸赖忠心侍女拼命相拦,才没被他得逞。

    “他在府里杀了一个老妈子,两个护院,还有府上的管家!我家小姐受此惊吓,大病不起,命都丢了半条,哪个大夫看都没办法。有先生说,这是惊吓心疾,须把祸源当她面除掉,才能治好。

    “我们云家分了七拨人马,全云州拿人,日前在湘云城打听到了踪迹,一路追来。”

    儒生说:“云州人口上千万,其中驼子何其多?怎确定我们船上的就是,且他并非孤身,还带着老婆。”

    云家人说:“钟驼子不仅驼背,还有个破竹篓子,在我们云府的时候就一直带着。而且,采花贼生性怎样你也该知道,身边肯定得有女人。我们在湘云城打听到一驼子背着个竹篓领着个新娘去了码头,便知是他无疑。”

    季茶听得惊奇,心想未免太巧,自己掩人耳目伪装驼子,竹篓则用来放偷来的神兵利器,咋还有人跟自己一模一样?又一想,钟驼子是个人人瞧不起的采花贼,自己继续冒充他可太跌份了。就起身出了船舱。

    季茶来到甲板上,见船前方和左后方右后方各有一艘大船,有许多人举着火把,也有许多人拉弓引箭,暗道云家为了抓到钟驼子可真下本钱。

    儒生见季茶出来,只道正主出现,顿时喝骂:“采花不成还要杀人,你当真不是个好东西。”

    季茶没理他,冲着甲板上的几个云家人说:“你们看,我是你们要找的钟驼子吗?”

    火光不算亮,站在最前的一名云家青年皱眉盯了季茶半天,只道:“看模样……不是,钟驼子比你年轻,也比你俊些。”后面有人提醒他:“钟驼子没准会易容换貌,改音变调的本事。”

    云家青年点点头,说:“你是不是钟驼子,把上衣一解便知。那日钟驼子被我父亲刺了左胸一剑,受伤不轻,料想伤口即便愈合,今日疤痕犹在。”

    其他人也喊道:“把衣服脱了!”“赶紧!”

    季茶一怔,然后怒骂道:“做你们娘的梦!臭狗鳖!”

    云家青年顿时肃然,向前跃起一剑刺出,却被季茶闪身躲开。甲板上其他云家人亦挺剑而出,却无一人碰的着季茶。

    旁边儒生心想:“此人若非钟驼子,怎会不肯解衣服?但他身法着实厉害,很难抓。云家慷慨大方,在江湖和百姓中久负盛名,当出手相助。”便加入了围攻季茶的战圈。

    原本只面对云家数人,季茶躲闪游刃有余,但加了一个书剑一脉的儒生,以指代剑,招招凌厉,甲板面积又甚小,处境于己愈发不利。船停江中,没办法施展轻功逃走,若被擒住,免不了要被扒衣验身,季茶情急大喊:“媳妇儿,再不救我,你就守寡啦!”

    话音既落,不过两息,便有一道红色身影从帘后蹿出,头上依旧蒙着红盖头,手中已握了络腮胡猎户的短柄猎刀。

    洪辰猝入人群,纵刀挥砍几下,云家数人手中长剑就全被磕飞了。儒生拿了云家人一柄剑,与洪辰斗了三五回合,咔嚓一声长剑断为两截。甲板上,其他三艘船,还有小船里撩帘观战的人,无不大惊:这新娘子,好厉害的武功。

    儒生看出新娘子绝非等闲之辈,问道:“姑娘和钟驼子有何关系?真是他的妻子?”

    洪辰不作声,一旁云家青年怒骂道:“你这丑老娘们儿,明知道自己老公在外做下三滥的事情,却还保他,是不是蠢到家了?”

    季茶笑道:“我媳妇儿蠢不蠢且不论,肯定比你家小姐俊了百千倍。”言语间忽地迅疾出手,直蹿到了云家青年身后,右手向上伸出,扼住了他脖子:“这是你们家的少爷吧?想要他活命,就放我们走!”

    云家人没想到“钟驼子”动作竟这么快,一时惊急万分,现在少爷被擒,纵有三艘船的弓箭手也束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