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84章 岩莓茶
    “谢谢啦,您可真是个好人。”

    洪辰向着对方友好一笑,萧瑟秋风中,总算尚有一丝暖意。

    小个子货郎也笑:“小兄弟,我一看就知你是初来天京,跟我去旁边小馆子里喝杯暖和茶水怎样?”

    若是刚出桃源时,洪辰受到这样邀请,必会乐不可支地一口答应,此刻却心底生了几分提防:我与他素不相识,他何以如此热情?便道:“不用啦。您忙生意去罢。”说完就要绕过货郎往前走。

    哪知小个子货郎挑着担子又拦在了前面:“小兄弟,你又没什么地方好去,急什么?算啦,你防着我也无所谓,但我还要告诫你一些事情。”

    “什么事?”

    “既是江湖人,就少在天京走动。别处天高皇帝远,以武犯禁没什么大不了,但天京可是天子脚下,一旦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那叫个插翅难逃。我在天京大街上走动了许多年,见过不少踌躇满志的少侠豪侠,一个个都想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结果连皇城都没进,就把命搭上啦。”

    洪辰正色拱手:“多谢提醒。”

    “不用谢。若是有缘,我们再见之时,你可一定别拒绝我请你喝茶。”

    小个子货郎挑着担子迈着快步走了,去得就像来得一样突然。

    洪辰暗暗记下这货郎相貌,只道他一定不是个简单人物。又在街上徘徊了阵子,找人少的地方吹了会儿凉风,待到郁结心情舒缓了不少,才拔腿往苏家方向走。

    还未到苏家大门,洪辰就看见一辆马车停在苏家门前,心中好奇:“难道是那胡茵茵又来了?”连忙加快脚步走过去。

    进了院里,洪辰便看到正屋里坐了两个没见过的人,都穿着灰布衣服,正一脸恳求地向着苏良景拱手。而苏良景铁青着脸道:“不可能,我不会给你们锻打兵器的,你们另谋他家罢!”

    那两人一胖一瘦,其中胖子道:“苏大师,我们是听了兄弟的话,知道天京里唯有你是唯一愿意给我们铸兵的大师,你要赶我们走,我们还能往哪里去啊!”

    瘦子也道:“苏大师,我们非但不会少你一两银子,还会给你加倍。铁匠铺里锻打出来的兵器,根本经不住用。而且一般的铁匠,也打不出你那样精巧的暗器嘞。你从前已给我兄弟们打过,兄弟们都说你是大大的好人,现在怎又不肯给我们打呢?”

    苏良景显然是生气了,声音比之前高了好几度:“我就是不愿再做你们的生意,之前铸造的那些已经够多了,你们还想怎样?快出去,别呆在我家了。”

    苏老爷子从里屋走出来,拐杖重重往地上一敲,开口呵斥道:“良景,来者是客,有你这么做买卖的吗?以后这两位客人把你态度传出去,我看天京还有谁稀罕找你!还不滚去屋里补觉?等我打你?”接着又堆笑看向那胖子和瘦子,道:“两位客人,良景这几日劳累,昨夜又熬了个通宵,心情比较烦躁,你们可千万别在意。我让老婆子给你们俩煮一壶南越的岩莓茶,你们喝过清清火气再走,改天再来和良景聊一聊。”

    苏良景一扭头回了屋。苏大娘去厨房煮茶。苏老爷子招呼着胖瘦二人坐下,又瞥见了院里的洪辰,说:“客人,您也来喝点茶罢。这南越岩莓茶和寻常茶叶颇有不同,入口微苦,回甘无穷,最是利咽润喉。”

    洪辰便进了正屋坐下,并问:“苏伯伯,我那同伴呢?”苏老爷子道:“你那同伴带着小宝儿和小宝儿他妈去逛街啦。”洪辰微微有些后悔,自己当时甩脸色出门,季茶心里肯定也不舒服,但想到季茶那番不合时宜的玩笑说辞,心肠又硬了些:一定是平日我太好说话,他才无所忌惮,不把我的看法想法当回事,这次就得和他强硬到底。

    等茶的工夫,苏老爷子又问胖瘦二人:“两位客人,在哪里发财啊?这次来找良景,是想铸造什么样的兵器?”

    那瘦子不苟言笑地答道:“我们给人看家护院,顺便陪着人习武练功,来找苏大师,是想打两把上好钢刀。寻常铁匠打造的钢刀,用不多久就卷了刃。苏大师打出来的,却能用上三倍四倍甚至更多的时候,使起来也更锋利。许多兄弟都说苏大师的好,我们便认准了他,非得要他打造兵刃不可。”

    这时,胖子看到洪辰腰间挂着日月无双刀,笑嘻嘻地问:“朋友,你也是苏大师客人罢,这两把刀是苏大师所作么?”洪辰摇头道:“并非。我在这儿,是有同伴托苏大师打造了其他兵器。”胖子又道:“到了苏大师门上,都不请他重新打一遍刀,想来你的刀是不可多见的宝刀咯。能否拔出让我开开眼?”

    洪辰知道日月无双特征明显,只要拔出来,就算不运内力让其刀身发亮,许多江湖人也认得出来,自是不会拔刀,摇头道:“只是两把见不得人的钝刀,没必要拿出来献丑。”胖子眯眼打量了一下洪辰,说:“朋友,你这两把刀卖不卖?我出三百两银子。”

    洪辰自是拒绝:“不卖。”胖子又说:“不是一共三百两,是一把三百两,加起来就是六百两嘞!”洪辰依旧回答:“不卖。”胖子声音提高:“加价?没问题,五百两一把,两把一共一千两银子卖不卖?”

    “不卖。”洪辰皱着眉说,“你出多少钱,我都不会卖。”

    胖子说:“朋友,你这两把刀一看就是宝刀,说个价,我们不会亏待你。”

    “我不是要跟你们讲价,只是单纯不想卖而已。”

    洪辰继续拒绝。胖子张嘴想再说些什么,瘦子却打断他道:“这位朋友说了多少钱都不卖,说明两把刀许是对他有重要意义,你一直追问,倒显得咱们失了礼数。”胖子便讷讷不言。

    这时,苏大娘煮好了茶,和杯子一起端到桌上,苏老爷子又将茶亲自斟好。洪辰和胖子瘦子各饮了一杯茶,纷觉入口微苦,和其他茶并无太大差别,喝完之后也没什么太明显的回甘。苏老爷子却又给三人各倒了一杯白水,做了个“请”手势:“这茶的妙处,须得再喝一杯水才知晓。”

    洪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眼睛一下子瞪直。再一看胖瘦二人,也皆是一样神情。平时喝着寡淡无味最多有些清冽的白水,这时候在嘴里的味道竟和蜜水一样甜,一口咽下去,整个喉咙里都弥漫着淡淡回甘。

    苏老爷子似是对自己有这等稀罕的茶颇为自得,不住地笑:“第一次喝此茶的人,大抵都会惊于此奇效。”瘦子点头:“这茶的确稀罕。我曾在西凉吃过一种红色小果子,味道平平无奇,但吃了以后再吃其他酸味水果,就会变得异常之甜,想来有什么共通之处。”苏老爷子点头说:“果子不易保存,但茶却能经年累月地放下去。这种岩莓茶,我家里还有些许存货,三位若是喜欢,我便半卖半送,给你们整上一些。”

    胖子大笑:“哈哈哈,老爷子果然是个买卖人,没说几句话,就想让我们买你茶叶!”瘦子依旧一张严肃脸:“不过这茶的确稀罕,我们多买一点回去,分给兄弟们尝尝。”苏老爷子便转身去里屋拿放茶的罐子。

    这时,院里忽然响起一道女人的声音:“苏大哥,苏大哥在不在?苏大哥,苏大哥你回来了吗?”洪辰听着熟悉,往院里一看,果然是昨天来过的胡茵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