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86章 虞代燕
    洪辰说完话便观察胖瘦二人神情。瘦子面色并无波澜,胖子却轻轻发出声笑,道:“哈哈!朋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大师明明是和他相好的有争执纠缠,又与我们二人何干?”

    洪辰接着说:“我说的你们,不是单指你们二人,而是指包括你们在内,来找苏大师锻打兵器的一伙人,也就你们之前称为‘兄弟们’的那帮人。”

    胖子的笑容立马消失了,一脸肥肉不再松弛,而是逐渐僵硬板结,显得严肃却又带着些许滑稽。瘦子眉头微微蹙起,冲着苏老爷子道:“大爷大婶,你们先照料着苏大师,最好再打些温水为他擦擦身子。我们与这位朋友有些话,借贵府后院一叙。”

    苏老爷子知道客人来历都不简单,点头道:“客人请便。良景有我和老婆子看着,他若是有什么情况,我便去知会你们。”

    胖瘦二人和洪辰走到后院。胖子问:“不知朋友贵姓?在何处高就?”洪辰答道:“免贵姓洪,平日只四处游荡,并无正经事做。二位又高姓大名,为何方做事?”胖子不言,看向瘦子。瘦子说:“我姓李,他姓王。之前已经说啦,为别人看家护院的。”

    洪辰又问:“那你们的兄弟们呢?”

    瘦子道:“他们和我们一样,都只是武师。”

    洪辰直摇头:“如果只是寻常护院武师,苏大师断然不会拒绝为你们铸造兵刃,也成不了他被胡茵茵威胁的把柄。”

    此言一出,姓李的瘦子和姓王的胖子呼吸都更急促了些。王胖子惊疑不定地上下打量着洪辰,道:“你是官府的人?”

    “不是。”洪辰道,“我自己对你们身份并无太大兴趣,但希望你们能帮到苏大哥。苏大哥是个很好的人,我想让他未来能过得好些。所以我希望,二位能和我坦诚相告,把你们和你们同伴的讯息透露出来,我们才可商议如何才能帮苏大哥摆脱目前困境。”

    王胖子问李瘦子:“告诉他吗?”李瘦子思量迟疑了会儿,才道:“朋友,并非我们不愿帮苏大师,只是个中隐情我们还不知晓。望你告知。”

    洪辰便简要地将苏良景早上时候讲给自己与季茶的话,给王胖子和李瘦子说了一遍。之后又道:“我听得出来,你们与之前找苏大哥铸造兵器的那帮子人,大致是一伙的。一般江湖人,可不会受到朝廷如此严厉的监管——莫非你们是皇天教的?”

    李瘦子道:“我们二人和皇天教并无关系。若被朝廷怀疑是皇天教逆贼,四处躲藏都不见得能保住项上人头,哪里还有在天京走动的机会?其实我们真是为人看家护院的武师,只是伺候的人身份特殊,受到朝廷颇大力度的监管,连我们这些手下,也被视为极不稳定的动乱分子,被严加管教,进城时连兵器都给人没收啦,天京也没什么人肯卖给我们好兵刃,愿意出手为我们铸兵的大师,更是寥寥无几。”

    “你们到底为什么人效力,要被朝廷这么管着?”洪辰好奇地问,“连给你们铸造兵刃的匠师,也会被认定犯下大罪。”

    王胖子道:“看你怎么也是个江湖高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猜不出来?”

    洪辰道:“我只知道朝廷很忌惮皇天教的人,至于其他宗门帮派,乃至游侠豪客,基本也都能带着自己兵刃,不会有这么大的管束。”

    李瘦子道:“那便挑明了罢——我们的主人是‘燕王’。”

    “‘燕王’?”洪辰从未听过这个名字,问,“燕王是谁?”

    一胖一瘦两张脸,顿时都被不可思议神色充满:大虞但凡读过点历史的人,都该知道燕王。王胖子略有些怒气地说:“朋友,你莫要拿我们开玩笑!”洪辰茫然:“我是真的不知道谁是燕王。”

    “既然你不知道燕王,那我便跟你讲一讲燕王。”

    王胖子深深呼吸了好几口,随后悬河之言一气呵成。

    “天下九州,上千年来分分合合,发生了不知多少王朝更迭。三百年前名为‘大新’的朝代一统九州,但仅隔百余年就陷入分裂,各方诸侯战火不休,最多时天下竟有数十国度自立,生灵涂炭,枯骨遍野。

    “后来,名为‘大燕’的国度,占据了天州大半和云州小半地方,成为当时疆域最大,国势最为鼎盛的诸侯。燕行仁政,君主轻徭薄赋,百姓安居乐业,一时天下黎民,尽愿北上燕地。

    “然而,王无称雄心,臣有争霸意。时有大将赵玖玫,鹰视狼顾,野心甚大,于军中结党营私,率部反叛,十万精锐,兵临燕都。

    “燕天子当时亦有五万雄师可据城固守,撑到勤王之师救驾绰绰有余。但燕天子不忍燕国百姓受战火之苦,便登临城墙,以不可加税重役为条件,禅让帝位给了赵玖玫。

    “由此赵玖玫便是大虞高祖皇帝,燕都‘天燕城’变成了天京,又为了博得仁厚之名及稳定民心,封燕天子为燕王。燕王一脉从此久居北方天幽城,历代送世子到天京为质。

    “去年,上代燕王暴疾而亡,世子承袭王位,却也在天京染病。小燕王一直住在天京养病,在天幽城的众臣担忧小燕王安危,又不可以藩王的文官武将身份进入天京,便自除职务,以江湖人身份入京,保护小燕王的同时,为他求医问药,教他习武健体。

    “但朝廷不仅阻碍他们寻找可靠大夫郎中,连为他们锻打上好兵器的匠师都要问罪翦除。”

    王胖子一口气说到这里,才算完事。

    洪辰虽然许多话都听不太懂,但大致明白了:“你们两个还有你们的同伴,都是小燕王的手下。朝廷不允许小燕王手下有好兵刃,会杀掉给你们锻打兵器的匠师。”

    王胖子又道:“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如果一个匠师只是给我们打造了一两把兵刃便被查到,最多也就获‘为不良分子铸造凶器之罪’被罚大量银钱,再吃点牢狱苦头,往后再不与我们做买卖即是。但苏大师的情况是,他接了我们好几十上百个单,目前小燕王手下用的大半兵刃和几乎全部暗器都出自他手笔。胡茵茵所写的账本,真要是把这些记载得完全……朝廷甚至可以说苏大师策划谋反,他的命肯定保不住。”

    洪辰说:“苏大哥是因你们获罪,你们得帮苏大哥想办法才行。”

    王胖子叹了口气:“理是如此,但我们还真不太好帮苏大师。倘若胡茵茵只是个寻常女子,我们趁着夜色摸去她家,杀了她都没什么事情!大不了被查出来,一人做事一人当,一命换了苏大师一命又何妨?可你也见了,这胡茵茵有个归义司紫衣卫的表哥,二人估计早就串通了一气,就算杀了胡茵茵也于事无补。若对陈叔夜动手,归义司紫衣卫副统领,也算得上朝廷命官,一旦败露,定会牵连到小燕王。朝廷早就想对小燕王不利,亏得一干忠心手下护佑才没让朝廷得逞,若在这种事上留了尾巴,难保朝廷不会借题发挥。”

    李瘦子忽然开口:“想根绝此事,有些难度。但保住苏大师性命,应该没什么问题,只看他愿不愿意。”

    洪辰看向李瘦子:“此话怎讲?”

    李瘦子道:“我们这些人,都暂且栖身在小燕王的府邸,找个机会把苏大师和苏家大伯大婶带进去藏起来,朝廷就算命人搜寻,我们也有办法遮掩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