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88章 归燕园
    王换代目光只往秦红玉和小宝儿身上略放了一下,便全汇聚到季茶身上,见其背着一对刀剑,猜想这纪尘或许也是个江湖高手,若能和旁边这个红茶一起招揽到小王爷手下,定是件大大好事。再度报了一次家门,并道:“如今苏大师和苏家二老都已被我李哥去了小王爷府上,几位最好也和我们一起去小王爷那里暂住下——刚刚红茶兄弟已经答应了。”

    季茶将绿豆糕都咽了下去,却并不先搭理王换代,而是先冲着洪辰嚷:“你现在真是翅膀硬了哈,连决定都要替我下,根本都不先问我想法,是不是欠打。”

    洪辰原本见季茶回来,想先好好道个歉,哪知被劈头盖脸一阵问罪,兴起的歉意马上放了下去,带着火气道:“我只答应的我自己,你可以去,也可以不去。”

    季茶瞪直了眼:“你不想让我去?”

    洪辰道:“我自己一定要去,你去与不去,与我无关。”

    一旁王换代见二人火气越来越浓,开口相劝:“两位朋友,有话好好讲,说话老夹枪带棒,容易伤了和气。”秦红玉也道:“你们早上不还好好的嘞?怎一下子又吵这么凶。”

    季茶却嘴角上扬,一笑:“好,既然你不想让我去,我就偏要去。气死你,气死你!”

    王换代和秦红玉全都一愣。洪辰却毫不意外,道:“你要气我,我偏不生气。”

    一行人出了苏家,锁好大门,又去街上叫了辆车,一路往西北方向赶,走了大约十几里地,到了一座小山脚下,才下了车。面前是一大片宅院,王换代说:“这是大燕时候,有位燕天子修建的园林别院,名为‘归燕园’。后来赵氏夺位,大虞代燕,历代燕王送来的质子便住在此处。”

    季茶打量了几眼没关的大门,瞥见里面建筑风景,说:“还挺阔气。姓赵的为什么不留着自己住。”王换代道:“赵氏建朝以后,又另修建了一处‘兴虞园’,规模比归燕园还大了好几倍。当初赵玖玫赐下铁券丹书,言永保燕王后代平安,故而质子寄人篱下,也不会被太过苛待。”

    小宝儿拍着手道:“好大的门,好大的房子。”秦红玉也道:“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宅子呢!里面能住个几千人了罢!”王换代笑着道:“这么大地界若都盖成民房,住下几千人的确可以。但里面分庭小院也就寥寥十几个,占地的大头都是景观。”

    几人刚进大门,迎面便走来一个身材壮硕的白须老人,开口道:“这就是改朝说的客人罢,我一直在此等候你们。”王换代介绍道:“这是小王爷府上的总管刘仪之刘老,往后你们在府上有什么需求,向着刘老开口就好。”洪辰等人向着刘老打过招呼,刘老又道:“不用这么多礼节,苏大师已经醒了,我带你们去见他。”

    踏入归燕园,映入众人眼帘的,便是静穆的山和平静的湖。湖水倒映着蓝色的天,堤岸边立着许多种不同的树,树下开着黄色的花。走到一个长廊上,洪辰抬头看到顶子上画着许多鲜艳的画,每一块顶子上的画都不一样,而这走廊足有半里多长,不知有着几多顶子几多幅画,不禁问:“这些都是一幅幅画上去的?”

    刘老回答说:“是啊,当初燕天子请了天下三十多位顶尖的画师,在此画了小半年才完工。”王换代笑着补充道:“听说那些画师因为整天踩着凳子仰着头作画,等收工以后好多都落了颈骨上的毛病。”

    众人穿过长廊,又上了一座架在湖上,通往湖心岛的十三孔石桥,每一根桥栏上都雕着一两头小狮子,每一头小狮子的神情动作都互不一样。小宝儿贪玩,要秦红玉抱着他去摸小狮子,秦红玉不肯,他就要哭。季茶吓唬道:“谁要是摸了这小狮子,晚上便有大狮子把他叼了走!哇呜,像你这种小娃娃,大狮子一口一个!”小宝儿这次却不怕了,大声喊:“等我找到爹爹,让我爹爹一拳打死一个大狮子,再一拳打死一个吓唬我的人。”

    到了岛上,穿过一片尽是柏树和松树的葱郁林子,人们才看见一个院子,几座房屋。

    李改朝正站在一个屋子前面,见王换代和刘老带着人来了,道:“小王爷和苏大师都在屋子里。”秦红玉小声地向季茶问:“这人面色好严肃,会不会是苏大哥情况不大好?”王换代听见了,便道:“我李哥生来一副僵硬脸,他要是笑了,才会吓着人嘞。”刘老道:“为苏大师治病的可是妙手仙医付行空,死人都能给救活,那点小小伤势自是不成问题。”

    李改朝引众人进屋。洪辰瞧见苏良景正坐在榻上,脸上虽还是有些血气不足样子,但神情放松,见了众人还笑着起身打招呼,料是已无大碍。屋里除了苏良景还有两人,一人是个颏下蓄着短须的瘦削中年,想必就是那位仙医付行空;另一人是个年青男子,看样子也就刚刚二十岁,穿着黑底金纹的武师短打衣袍,头发没有盘成发髻而是扎成了一条大辫子,生得一张俊俏面皮,眉宇间看上去很精神,只是嘴唇颜色十分淡,没有一点血色。

    “小王爷!”

    王换代,李老都向着年青男子作弯腰深揖拜道。秦红玉也带着小宝儿跟着拜。洪辰和季茶都是略拱了下手。

    小王爷见洪辰和季茶只行了小礼,非但不以为忤,还高兴道:“听李大哥说,今天会有两位高手过来,想必就是你们二位了。苏大师刚刚也说,你们两个都是江湖上很厉害的人,年轻虽轻,武功却很高。但不知你们都擅长些什么?”

    季茶道:“在下纪尘,武功谈不上多高,略通点拳脚、轻功和暗器。旁边这位红茶更只能算马马虎虎,会耍几式刀法。”

    小王爷目光一下子凝在了季茶身上:“正好我这两日新学了套拳,咱们两个切磋一下?”

    王换代忙道:“小王爷,您可别急。先让刘老把他们安顿下来,吃个饭再说罢。”

    小王爷点头:“好。”

    秦红玉这时到了苏良景身前,问:“苏大哥,我路上听说你被人打了,那人打的你哪里?现在还疼吗?”苏良景挤出丝笑,道:“不疼啦。”小宝儿捏着拳头一挥:“苏叔叔你别怕那人,等我找到爹爹,让他一拳打爆那人脑袋,给你报仇雪恨!”

    季茶也过来道:“我早上就跟你说,留在家里束手待毙,还不如先找个地方避一避。你好歹会打铁,有吃饭的手艺,隐姓埋名藏起来,去哪里都能混口饭吃。你看你现在,还不是白挨一顿打。”

    洪辰听了,心里又有些懊悔,当时自己不该怄气跑出苏家,若有耐心等季茶把小性子耍完,说不定真能商量出帮苏良景避祸的法子。

    王换代说:“也不能叫白挨打,苏大师若是躲到别的地方,每天还是要担惊受怕,朝不虑夕。但在小王爷这儿,自可高枕无忧。这归燕园地广人稀,在里面生活,过得也比小屋子里畅快舒服。”

    李改朝道:“时候也不早了,既然大家都来了,先一起吃个饭,顺道让新旧朋友都认识一下。”

    于是众人扶苏良景下床,再结伴往岛外面走。言谈中,洪辰听出来,小王爷有意将苏良景以后的住处安排在湖心岛,不仅能藏身其中,养好伤势后,每天也方便打造精良兵器,心中暗想:“苏大哥这次可是上了这小王爷的贼船下不来咯!”

    踏足江湖一月有余,行走四方中,洪辰每天都能增长大量阅历,再不是连皇帝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初行者,听了王换代讲的话,再见了小燕王手下的这几人,就觉得他们除了帮小王爷练功,一定还另外有所图谋。尤其是胖瘦二人,一个叫李改朝,一个叫王换代,听着就符合朝廷所说的大逆不道贼子身份。

    不过看样子,苏良景并未向小燕王透露自己和季茶的身份,归燕园也是暂时栖身的好地方。又想起八月十五便是神仙大会,不知小燕王会不会参加。若是参加,自己也能跟着往那里去一趟,到时候借着小王爷的光,摸一下江湖人手中更多的好刀,总比说自己是伐竹客要好多了。

    众人到了一个大厅里吃饭,除了刚刚这些人外,还有苏家二老,以及二十多个男女。总管刘仪之刘老先和众人介绍了新来府上的人,又向着新来的人说:“我们府上没有仆人婢女,府里一切种菜杀鸡劈柴之类的活计都是自己人做。还望各位多多帮忙。”又着重多跟秦红玉说了一句:“这位秦嫂子既是北地来人,厨艺恰好合我们口味,今后帮下厨房可好?”秦红玉自是满口答应。

    接着便是举筷吃饭,举杯碰酒。洪辰不喝酒,拿着清茶和人碰杯,听了席上众人自报身份姓名,大抵都是昔日燕王府中某某护卫或者某某家将。等用完了饭,小王爷又向着季茶提出切磋请求,季茶欣然答允:“切磋可以,不过小王爷得答应我一个彩头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