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89章 胜负手
    席上小王爷的一干手下们,听到季茶的话全都一愣,暗道你这人也忒冒进,才刚认识小王爷几个刻钟,就敢提这种要求,想引起小王爷注意?

    小王爷微微诧异了一下,随后笑着道:“不知纪尘兄想要什么样的彩头?金银,玉器,还是字画?”

    季茶摆手道:“咱们练武的,不贪这种俗物。”

    小王爷道:“你想要神兵利器?”

    季茶“噗嗤”一笑:“你们府上最好的兵器,全都是苏良景打的嘞,有什么可要的。”

    小王爷眉头一皱:“那你想要什么?”

    季茶道:“倘若这次切磋,我胜了你,你便要教我一式你使出来的武功,不对,不是一式,是一整套,我挑选你用出来的任意一式武功,那一整套就得交给我;反之呢,就是我教给你一套我用出来的武功。”

    众人又暗道:这纪尘真是打的好算盘。要是你赢了,小王爷博采众家之长,身上武功哪一套不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古今绝学,随便选一套都不亚于得到稀世珍宝;要是你输了,小王爷还未必瞧得上你的武功。

    小王爷也知对方想干桩稳赚不赔的买卖,但自负武功甚高,和内力更强的一些高手交手尚胜算,与差不多内功境界的人切磋,更不大可能会输,笑道:“那就一言为定。我输了,武功任你挑选;你输了,也要教我武功。”

    洪辰十分好奇,和季茶在一起行走江湖也有一段日子了,却从未见其堂堂正正和高手面对面交手,大抵是扔点暗器再稍微过两招就施展轻功跑路,最煊赫的战绩便是依仗着天铁手套的锋利,伤到了托大的戴万山,不知用尽全力切磋起来,到底是什么水准。

    人群出了饭厅,走过几处回廊,来到一片演武场。石板铺就的十八丈见方空地上,不仅陈列着好几架兵刃,还架着四面大鼓,排着高高低低的木桩,列着身上画了许多红点的木制人偶。

    小宝儿见了那些人偶,欢喜地跑过去,抱住一个木人的腿便喊:“我要大木人,我要大木人。”秦红玉连忙过去把他抱起:“这木人是叔叔练武用的,回头娘给你买小木人。”小宝儿不依:“我就要大木人,就要。”小王爷走到兵器架旁大笑:“无妨无妨,这些木人我早就用不到了,回头都从演武场拆掉送给小宝儿玩。”

    说话间,小王爷拿起一柄红缨枪,道:“你用你身上的刀剑,还是用场上的?”

    季茶不言不语,解下背着的一对刀剑放在地上,将外袍脱下当束带往腰里一扎,又走到兵器架旁,提起了一把三尺钢剑。

    小王爷又皱了下眉。兵器对阵,大多是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枪乃百兵之王,势大力沉威能甚强,又可抡砸劈削挑崩刺富有变化,静若巍岭,动如雷霆,故而军中武人战将许多酷爱长枪,尊其为百兵之王。要对付长枪,多得以鞭子,三节棍这等可缠可架挡的灵活武器。而长剑作为短兵器里最中庸者,对决中恰会被长枪全方面压制。不知这纪尘是太过托大,还是压根不晓得兵器间克制之理?

    “望纪尘兄赐教!”

    小王爷先手挺枪,一抖红缨,迈步向前。虽说以长战短可占尽优势,但前提是抢占了先机,保持一定距离,进行持续压制,避免贴身搏战。

    季茶站在原地,等着小王爷一枪搠来,才出剑相格。

    “啪”一声,长枪轨迹倏然变化,由扎成扫,差点直接拍掉长剑。长剑绕着枪杆转了小半个圈,季茶的身子也随之腾空转了个圈,脚尖勾起,直往小王爷鼻梁落去。小王爷猛一抽枪,前手作轴后手压,使得前半截枪顺势回挑,正砸向季茶身子。季茶收剑绷脚,腰身一扭肩膀一拧巴,整个人像个陀螺一般凌空横转了几个圈,才落到两丈外地上。

    小王爷持枪扫来,季茶又以长剑勉强应付了几下,便被逼得不得不腾空而起,往演武场其他方向落去。

    两人交手才十几个回合,小王爷的一众武人手下就面露笑意。洪辰也已看出季茶剑招实在不甚精妙,完全被小王爷枪法压制,全靠脚下步法游斗,才勉强撑着没败。

    洪辰又暗暗把小王爷和之前见的另一个用枪高手查雨归比起来。自己和用棍的查雨归交过手,又亲眼见查雨归一枪七杀紫衣卫,如今瞧起来,二人枪法各有千秋,查雨归的多几分灵动,小王爷的添几分刚猛。

    由于交手二人正面对决的实力差距悬殊,演武场上的比斗,很快成了一追一逃。季茶几乎用不出两剑就要用身法逃跑,小王爷拿着枪不断追赶,一条大辫在脑后一甩一甩地,像极了跳动的马尾。

    已经有人喊没继续比斗的必要,显然小王爷完胜。但季茶手上兵器未掉,亦未被制住要害动不了,更没开口认输,这场切磋便没有结束。小王爷越追越兴起,心想今天一定要将这厮打输,然后学上这套颇为缥缈灵动的身法。

    又追逃了几个回合,季茶突然跃到了那丛木桩上,小王爷也跳了上去。这木桩本就是用来练习在狭小范围内腾挪转身进攻闪避的,于上面战斗,对于小王爷而言简直如鱼得水,挥手投足间,进退随意,起落随行。红缨枪枪杆甚长,落点宽阔,使得季茶就算身法灵活,一时也离不开这一方区域。小王爷奋力抖枪,红缨子直往剑身上甩。

    季茶招架了没几下,钢剑就被红缨子缠住了。小王爷奋力一拽,想把钢剑从季茶手上拽脱。季茶右手勉力握着钢剑,身子竟被一起拽到了半空,正当此时左手一甩,几道冷锋“嗖”“嗖”直扎小王爷面门!

    小王爷本以为胜券在握,哪想到对方突放冷箭?如此短的距离,手中若继续使劲攥着与长剑纠缠在一起的长枪,要想躲到边去定然来不及,只得手一松弃了长枪,腿脚用力,身形陡然一摇,晃到了旁边木桩上。

    咔!咔!咔!接连三把飞刀钉在了小王爷刚刚所在地方后面的木桩上。季茶荡着钢剑,剑身上的缨子带着整杆红缨枪也在空中甩来甩去,笑道:“小王爷,你手中兵器已失,可是输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