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91章 狼牙拳
    “啊?”

    洪辰嘴巴张开,只发出这么一个声音,喉咙就像被堵住一样,再出不了声。然而这一声“啊”里已汇聚了惊讶,诧异,欣喜,自悔等等情思心绪,百感交集,丝丝缕缕地纠缠在了一起,如茧子般将心房给包裹住,仿佛是因此,心里的话才讲不出来。

    季茶拉着洪辰站起:“走,去演武场,早点练完了,早点回去睡觉。”洪辰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你以前为什么不教我?为什么又急着现在教。”季茶道:“那是以前我基本上只会独门秘功,既然是独门秘功,就没法儿教你。若教你那些随处可见的稀疏武功,又不值当花费那些工夫。现在终于逮住一个小王爷,可不得从他身上薅些羊毛下来么?这狐魇步还只是第一种,我与他约了明日再比试,他输了就要再传我一门武功。”

    拉拉扯扯说话间,二人到了演武场。季茶拉着洪辰,纵身跳到木桩上,按照白日里小王爷教过来的办法,将学来的狐魇步从招式到内力流转的诀窍法门,都原原本本地传授给了洪辰:“这狐魇步飘忽迅疾,用于冲刺和突围俱是极佳,有了它,你再遇上天云三猛那种擅长联手的家伙,或者身陷到几十人的包围里,便不会再被阻拦困住。”

    夜间看不清木桩位置,但却正好用来锻炼起腿落脚,挪身转步的本事。环境越复杂,周围障碍越密集,狐魇步的作用就越大。季茶白日和小王爷对练许久,依仗着本身对身法轻功的感悟,不仅将狐魇步大概学会,更在已有基础上来了不少改动。传给洪辰的版本,在小王爷所授基础上,摒弃了急切进攻的部分,而专注讲究迷踪错乱,不让人捉清踪迹。

    洪辰学习速度也完全在季茶预料之内。虽然没有任何轻功身法底子,但内力深,听得专注,学起来自是极快。两遍讲述,两个刻钟,洪辰已经能在高低木桩上,将狐魇步的十几个动作套路大致走出来。过了个把时辰,便可如一只灵敏黑狐般自由穿梭。

    季茶又与洪辰在这片木桩上玩起了你追我赶。一个人被碰到身子,就要反过来抓另一个,一个回合下来,谁坚持时间长,谁便可分一块绿豆糕。直到一整包绿豆糕都吃完,二人才抖搂着被汗水沁湿大片的衣裳,回了安排的卧房。

    到了第二天,季茶果然又去找小王爷切磋讨教。这次并没喊太多人,只加了个洪辰到演武场。小王爷一开始要换兵器比,季茶却说不如直接比拼拳脚。小王爷欣然答允,与季茶徒手对招起来。

    小王爷在拳脚上也博采众长,既能打刚猛霸道的北方拳,又能踢来去无影的南方脚,诸多出自不同套路里的繁杂招式衔接运用起来,丝毫见不到一点停滞,倒像原本都是一套的武功。

    季茶在掌拳架势上的造诣,也比使用兵器高出太多,出招利落,变招快,身形迅猛,韧劲足,接连和小王爷过了五六十个回合,并未和昨日一般,露出迅速被压制的迹象来。

    小王爷越打越是酣畅,浑身都被活络起来,一开一合间,胳膊腰脚极力舒展,好似下山猛虎。季茶游刃有余,直接闪躲过了一多半攻势,剩下的也都架挡下了,有时还能回敬一拳两脚到小王爷身上。

    又过了百余招,季茶忽大喝一声:“看暗器!”双手作势往腰间掏。小王爷凛然一惊,赶忙侧身回躲,双眼尽盯着季茶双手,要看暗器从什么地方射出来?哪知季茶根本没拿出什么暗器,迅速往前跨出一大步同时,伸腿朝斜下一绊,正绊在小王爷一只脚踝上。

    小王爷哪里料到季茶会玩这种把戏,身子一个不稳摔在地上。季茶双手叉着腰,笑嘻嘻道:“好啦,你又输我一门武功。”

    小王爷站起身,拍了拍衣袍上的土,很爽快地说:“这次你又要什么?”

    季茶不假思索地说:“要你半截腰打出来那套又快又猛却没什么固定章法的拳。”

    小王爷道:“那是狼牙拳,讲究出拳交错参差,不让对手捉摸到真实出拳的方向,又包含了拳变掌,掌化爪,爪作手刀,其中衍生出的变化不计百千,为我拳脚武功里最是难学的一套,你确定?”

    季茶道:“你教个入门基本功就行,那些变化就不用你教我啦。”

    小王爷点头:“好,那下午我们再来演武场上练。你们先去用饭罢,我去马场练会儿跑马和放箭。”

    季茶与洪辰告辞离开,去厨房弄饭。正赶上妙手仙医付行空用灶煎药,砂锅里泛出一大股苦腥味,洪辰皱眉问了句:“仙医,小王爷身子看上去健壮的紧,到底得了什么怪疾?要喝味道这么怪的药。”

    付行空说:“啊,小王爷一天得喝两顿药。”

    洪辰见他答非所问,却不像是没听清的样子,知晓对方不想回答,便不再问。季茶不愿在厨房里呆久,捏着鼻子拿了六根黄瓜出来,在瓮里舀了一瓢水洗净,和洪辰一人三根,蹲在湖边啃。

    洪辰又问季茶:“小王爷可一点都不像个病人,到底有什么病?”

    季茶道:“哪里不像个病人了?又不是断手断脚躺在床上的才是病人的样子,许多人乍一看无比正常,其实病的不轻嘞。他唇色淡的吓人,显然体内有不调之处,外边瞧上去没什么大恙,没准儿是五脏六腑里有什么毛病。”

    “嗯,应该如此。”

    洪辰回想起来,从前师父检查鼠舍时,说有些打过架的竹鼠乍看上去没有外伤,其实受了严重内伤,活是没法活了,该带去河边宰杀。

    到了下午,洪辰上山砍柴,季茶过去演武场跟小王爷学拳。再到晚上时,归燕园又小聚了一下,秦红玉拾掇出一大桌子菜肴,比昨天中午的要丰盛许多。苟或等人边吃边叹:“自从离了天幽城,好久没吃过这种故地佳肴啦。”

    秦红玉便红着脸道:“你们想吃,我可以总做给你们。但不知有了我相公消息没有?”

    王换代说:“我和李哥已经联络了天京的部分熟人,让他们去找你说的陈三猫,不过天京实在太大,一时还没什么收获。秦小嫂子,你不妨再说些其他特征?”

    秦红玉想了一会儿,道:“我相公很高,在我们村子,是最高的一个。他长得很白,一点也不像是个总奔波在山林里打猎的人。他武功很好……但不知道有没有各位大侠好。他若是改名字,肯定会尽量文雅一些,但基本还是会姓陈。”

    咵嗒!

    似有一双筷子掉在地上,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苏良景面色苍白,手里已没了筷子。

    小王爷问:“苏大师,你怎么了?不舒服?”

    苏良景“哎呦”了声,答道:“是啊,我肚子有点难受,没拿稳筷子,先回岛上了。”说罢就起身离席。

    小王爷也忙起身:“让付仙医给你瞧一瞧罢。”苏良景脸更白了:“不用,不用,我自己的小毛病,喝两口热水就好,哪里用得着仙医?小王爷,您可千万别麻烦付仙医,他每天给你煎药已经很累了,我自己稍微一挺就没事啦。”

    苏良景离席回湖心岛,其他人各散了活动休息。季茶又带洪辰去演武场,将白天学到的狼牙拳,一招招跟他拆解:“狼牙拳实在算不得什么精妙武功,但胜在只需学十多个出招姿势,几种变招手段,一灵活运用起来,便有千变万化。它招式中蕴藏的内力运转线路也相对简单,故而基础内力越强,用起来威力也就越大。比那种花样迭出的拳脚武功,更适合你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