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93章 身份露
    翌日上午,洪辰上山砍完柴背回厨房后,打算去瞧一瞧苏良景身体好些了没有,穿过长廊时,正迎面遇上季茶,便问:“你见到苏大哥了吗?他身子怎么样?”

    季茶没好气地说:“姓苏的身子好着呢,就是心神不宁的,我问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他说没事。哼,连我都不信,随他怎么样去吧。”

    洪辰道:“那苏大哥许是在担忧什么。”

    季茶眼睛一转:“这倒是,这小王爷和他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反动得紧。他奶奶的,又‘改朝’,又‘换代’,还老想着‘苟’,也太过招摇。朝廷把他们视为眼中钉密切管制,实在不冤。姓苏的估计是瞅着这些所作所为,心里不安稳。”

    洪辰点头:“这应该是一个原因。但昨天苏大哥是听到秦大嫂说她相公时,才突然情绪,我觉得,他是猜到了秦大嫂相公身份。”

    季茶道:“哦?是谁?”

    “我不敢肯定,但苏大哥显然是往那人身上想的。”洪辰说,“我不是与你说过么?那天和胡茵茵一起来的,有个她当紫衣卫的表哥叫陈叔夜,那人就身材极高,白面皮,口音也和秦大嫂有些像,又会武功,由不得人不往那边想。”

    季茶有些惊奇:“那未免也太巧了。”

    洪辰说:“我也觉得很巧,恰好秦大嫂相公就是胡茵茵表哥,不知道是天下太小,人与人会以各种方式相遇,还是天下太大,什么巧合都有。”接着又道:“对了,你现在是要往哪里去?”

    季茶回答:“我今日本想再找小王爷切磋切磋,看看能不能再坑门武功过来。但一连去了演武场,马场,都没他影子,来了姓苏的这里,才听那什么妙手庸医付大夫说他今日会在书房被刘老头教读书。”

    洪辰道:“小王爷还真挺忙,又要学武,又要练骑马射箭,还得读书。平时好像什么闲工夫都没有,吃个饭都急急忙忙的,恨不得一口把整桌子上的菜全吃了。”

    “正好你跟我一起去瞧瞧,这小王爷在念什么书。”

    季茶拉起洪辰便走。

    不一会儿,到了书房门口,季茶和洪辰站到门边,只听小王爷声音从里传出:“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九国者九国也,非新也。族新者新也,非天下也。嗟乎!使九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新。使新复爱九国之人,则可递万世为君,谁得而族灭也?

    “新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接着又是刘老声音:“不错,这篇赋你算是背得熟了。先前的《过新论》,《九国论》,还记得吗?”

    小王爷道:“记得。”

    刘老道:“你有何理解?”

    小王爷道:“这三篇文章,从不同角度出发,讲述论证从十国时代到大新朝代,九国所犯过错和大新亡国之故。但大体思想殊途同归:为君者当爱护黎民,当礼遇贤能,当信任良将,当护佑社稷。如若压榨百姓,闭塞言路,必逃不过败亡命运。”

    刘老道:“不错。一朝之兴,必在于民众相拥,一朝之亡,必在于民心背离。正如今日大虞,不仅广兴土木,大修宫厦,还强捉民夫,大炼天丹,找了无数冠冕堂皇理由以横征暴敛;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到处都要宣传天子神文圣武,将一切异议者打为逆贼异端;强朝外表犹在,但内部已被蠹虫蛀空,百丈巨树,诚一空壳。”

    小王爷道:“即便如此,由于西凉、南越两大外敌在一旁虎视眈眈,民众还是更偏依附武力强盛的大虞,只恐本国内乱,外敌趁机来犯,自己沦为奴仆,日子比现在还不如,倒不如得过且过。”

    刘老发出几声“呵呵”的笑:“小王爷,你认知很明确,契机尚未出现,我们若现在反虞,不得民心。就算你将武功练得再高,进宫杀了虞天子,依然坐不上王位。但谋事在人,机会总要靠人创造。”

    小王爷问:“仪之先生,您意思是?”

    刘老道:“小王爷不是要参加城北神仙山庄举办的神仙大会么?那是一个造势良机。暴虞如今对武林江湖人士管控严重,更胜昔日大新。许多高手不得自由,要么就要被朝廷征召融入其中,要么就要深居一方不问世事。不少宗门帮派与朝廷官员勾结鱼肉百姓的同时,也因分赃不均等故有所不满。你身为燕天子后裔,若以文治武功扬名,必可争取一部分江湖人的拥趸支持——相比向着暴虐贪婪的君主委曲求全,他们更愿扶持一个和自己走得更近的良才上位。”

    小王爷道:“刘老所言极是。参加神仙大会,我原本只抱着见识众家风采,补益自身武功的心思,却未想到此处。今后我遇事定会多虑多思,从更多角度琢磨周全。”

    刘老又道:“不仅这些武林人士,那些被逼上山头的农匪,部分拥兵自重有异心的军阀将领,以及二十年前被大体消灭却至今依然广泛活动的皇天教徒,都是我们可联合统战的对象。末代燕天子有仁慈之名,而虞天子违反了当年燕天子禅让时不许加税加赋的约定,你反抗暴虞,有名义上的天然优势。”

    书房里两人讨论得认真,书房外两人偷听得惊愕。

    季茶与洪辰虽早就猜到燕王一脉有反心,却未料到有串联这么多组织势力的图谋,此刻对视一眼,轻手轻脚地各往外面撤去。

    却听屋里又传来一声言语:“洪教主,季护法,既然来了,还走什么?”说这话的人正是刘老。

    洪辰和季茶更为诧异,当下站住不动,只见房门打开,刘老和小王爷一先一后走了出来。小王爷抱拳一揖:“小王颜桀,见过洪教主,季护法。”

    季茶咳了一声:“咳咳。小王爷,你说什么?这儿哪里来的教主,护法?”

    刘老笑道:“既然一切都已挑破,二位何必继续装下去?方才你们走到院子时,我便听到了。与小王爷一番对话,正是讲给你们听的。”

    季茶一跺脚:“他奶奶的,这姓苏的家伙,果然泄了秘密!”

    “和苏大师无关。”颜桀道,“你们二人身份,我也是刚刚才确认的。”

    季茶狐疑道:“刚刚?”

    颜桀点头:“就是刚刚。先前只是猜测,而你的反应,验证了我与仪之先生的推断。”

    季茶恼恨中了计,又是跺脚又是挥拳。洪辰则问:“你们从什么地方猜出来的?我们两个人的伪装,应该没什么破绽。”

    刘老道:“单从伪装上讲,是没有破绽。但这位季护法一连和小王爷交手好几天,可就把底暴露了个干净。尽管季护法一直极力掩饰身上武功路数,但几日间小王爷把季护法的武功向我模仿重演了好多遍,我这老眼认了再认,很像是皇天教‘北冥宫’一脉武功。目前天下最高调的两位皇天教人,便是绰号‘伐竹客’刀法天下无双的洪辰教主,和绰号‘采茶人’擅长伪装匿形的季茶护法。而他们上次出现是在天州南部的天威城,从时间看有可能近日到天京,种种加在一起推断,才有此猜疑。”

    洪辰看向季茶,还未开口,季茶就抢着道:“你瞅什么瞅?想怪我?我还不是为了帮你这家伙?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洪辰一愣,心想我一个字还没说呢,根本就没怪你的意思,你就妄自脑补了一大堆。

    刘老大笑几声:“哈哈哈,季护法脾气还真是火爆,反倒让老朽以为你是教主,洪教主才是护法了。”

    颜桀道:“季护法身手很厉害,先前几次交手,虽说季护法取巧而胜,但如果不隐藏武功路数,拿出真本事全力以赴,我想我依然不是对手。”

    “小王爷,你才厉害哩。”季茶说话颇有些阴阳怪气,“我以为在坑你的武功,没想到你悄悄把我的武功都给偷了去。”

    颜桀摇头:“那哪是偷师?不过徒具其形,并无其里。同样的招式,你用出来是高深武功,被我用出来只是架子而已。”

    季茶便笑:“那是当然。皇天教武功高深莫测,必须修习整套秘功,才能让每一门武功都发挥出莫大威力。这些外在招式,就算被别人学了去,也无甚妨碍。”

    “说到这,老朽无礼问一句。”刘老说,“二位来小王爷这儿有何目的?恐怕不止是学几门江湖武功,蹭身份混入神仙大会这么简单罢。”

    小王爷说:“我觉得只是因缘际会而已。如果当时王大哥李大哥没去苏大师那儿求铸兵器,就遇不到洪教主和季护法。”

    季茶道:“也不尽然。巧合是一方面,但最终决定留下来的原因,还是我们洪教主相中了小王爷你家祖传的神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