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95章 谋虎皮
    陈叔夜微微一笑,道:“不,下官请小王爷帮忙追查罪犯,只是单纯想得知罪犯下落,可没有半分怀疑小王爷包庇窝藏的意思。”

    “那我有什么可帮忙的地方?借人手帮你满天京去查?”颜桀觉察到对方来意不善,当即也不再客气,“这偌大一个归燕园里,连我在内,都没多少人,每天挑水种菜洗衣做饭就很忙了。何况归义司能人无数,不会缺这么点人手吧?”

    “下官不是来借人的。”陈叔夜摇头说,“下官来借的,是东西。”

    颜桀眉毛一挑:“什么东西?”

    陈叔夜道:“听闻归燕园珍藏有一幅‘仕女舞剑图’,一尊‘碧睛金狻炉’,一方‘烟水平墨砚’,就是这三样。小王爷可愿借于下官?”

    颜桀不解:“它们都只是前朝名家所作的字画古玩,珍稀固然珍稀,只是不知归义司借这些东西做什么?对追查罪犯,能有何作用?”

    陈叔夜依旧只是微笑:“小王爷只须回答,借还是不借。”

    颜桀摇头:“前朝留下来的遗物甚少,这些物件已于我家中传世百年,蕴含历代燕王对先辈的哀思寄托,并非我一人之物,而是子孙万代的精神象征,自是不可外借。何况陈副统领毫无一个合适的理由,恕我无法接受。”

    “理由嘛,自然不缺,但下官怕小王爷听了,不太高兴。”

    陈叔夜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将声音拉得很长。

    颜桀听得直皱眉:“陈副统领直言无妨。”

    “这些东西,并非归义司要用,而是我要用;也并非有了这些东西就能找到犯人,而是有了这些东西,便不用去找犯人;事实上我已经知道了犯人下落,但得到这些东西以后,我便可以不知道犯人下落。”

    陈叔夜一番话绕来绕去,颜桀与刘老一开始还听得有些范迷惑,但听到了最后时,皆是面色一变。

    “陈副统领,你什么意思?”颜桀神情并没有动怒的样子,只是阴郁了许多,“听你口气,跟在威胁我一般。”

    “就算给下官一百个胆子,下官也不敢威胁小王爷啊。”陈叔夜脸上笑意更浓,“小王爷何等人物?高祖皇帝所赐铁券丹书,可宥燕王一脉万罪,唯独一罪不宥而已。”

    “陈叔夜,请你慎言!”刘老忽然高声道,“诬告反坐,这样无凭无据的话讲出去,要杀头的,可是你!”

    被赐丹书铁券者,可宽宥一切刑责,唯有一罪例外。

    便是谋逆。

    无论哪朝哪代,没有一个罪过,比谋逆更大。就算再仁慈的君主,也不会宽恕任何一个想造反的人。轻则只惩其一人,责以斩首或凌迟;重则九族株连,尽数斩杀或流放充奴;乃至于掘坟刨墓,让其先人尸骨都不得安宁。

    陈叔夜一脸无辜相,肩一耸,手一摊,道:“下官诬告什么了?下官什么也没说啊。这位是服侍过三代燕王的刘仪之先生罢,您阅历丰富,最知道什么话该讲不该讲,什么事能做不能做了。”

    颜桀还保持着平静:“陈副统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下官说的很明显了,小王爷还听不懂吗?”陈叔夜道,“下官只需要‘仕女舞剑图’,‘碧睛金狻炉’,‘烟水平墨砚’这三样东西。”

    “我明白了。”颜桀点头道,“陈副统领,你可否知道一个成语,叫‘与虎谋皮’?有关这成语,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说是从前在很遥远的北方,有一个优秀的猎人,最擅长打野兔狐狸,有一年的冬天,比以往要冷许多,极寒三尺,许多动物都被冻死了,猎人也觉得十分寒冷,听说山里老虎皮最为暖和,便找到了老虎,和老虎商量可否剥下它的皮,来给自己保暖。老虎说:‘我可以把皮给你,但我很饿,想填饱肚子。’猎人说:‘你想吃什么?我去打。’老虎说:‘不用那么麻烦啦!眼前不就是吗?’说完老虎就咬死猎人,把他整个人吃下肚子。这样老虎又吃饱了,又实现了猎人被虎皮包住的愿望。”

    陈叔夜听完后说:“这个故事,其实起源于下官的家乡。”

    颜桀道:“既然陈副统领知道这个故事,为何又要来呢?不怕老虎将你吃掉吗?”

    “猎人终归只是个猎人,他打猎技术再厉害,也只是个朝不虑夕,靠着一身蛮力气讨饭吃的低等人罢了。”陈叔夜道,“老虎能吃掉猎人,不仅是因为老虎比猎人厉害,更是因为老虎吃掉猎人,也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但如果那个猎人身在一个打虎的猎户队伍当中,率先找到了老虎,恐怕老虎的明智选择,就是剥下些皮交给那猎人,换来保住条命。”

    “陈叔夜,你真是胆大……”

    刘老开口欲要说些什么,陈叔夜却径直往外走去:“明天下官还会再来一趟归燕园,还望到时候,小王爷能把三样东西都准备好。”

    后面颜桀和刘老都没再说一句话,盯了着陈叔夜离去的身影,直到他消失在视线当中,才对视一眼,各叹了口气。

    “小王爷,这陈叔夜显然是准备借着苏大师的事情来罗织罪名,诬告我们谋逆。”刘老虽然平常一贯老成持重,这时也不大能镇定下来,“这下我们的处境,可不太妙。苏大师被人记下交易账目的账本上,写着我们府上许多人的名字,听陈叔夜说法,是想借着那账本,来给大家套个在天京擅囤私兵的罪名。”

    颜桀说:“话虽如此,但罪名不是想安就能安的,我觉得,只要尽早将苏大师转移,藏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大家就可以平安无事了。”

    “小王爷,可不要太低估那些人的险恶!”刘老语气严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何况暴虞想除掉我们不是一日两日,前几代天子尚可做个样子,维持表面上的平和,而这一代天子举动越来越过分,就差来个莫须有的罪过,把我们全下狱啦。”

    “仪之先生,你这话是否有些言重?”颜桀皱眉说,“就算是定罪谋逆,也不是陈叔夜一张嘴,和一部不辨真伪的账本就能作证的。苏良景害怕那胡茵茵勾结官府来陷害他,我们可不怕,只需据理力争,虞天子也不敢太妄为。”

    刘老道:“这代虞天子本人其实不足为虑,虽说暴虞目前一片国富民强,欣欣向荣之景象,但全是靠着前几代天子积攒下来蓄积而已,虞天子实在无能。可有一个人,能替虞天子做许多决定,一旦他发了话,虞天子几乎会无条件地绝对听从。这个人,可是心狠手辣,做得出任何事的。”

    颜桀一怔:“这人是……”

    刘老道:“自然是那位燕双飞,燕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