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21章 归隐者
    这一次洪辰面临的对手武功之高,堪比那日神仙山庄讨伐于他的群雄,不仅黑白头发汉子与胖老汉皆是直比刀帝剑狂的顶尖高手,木屋其余人中更有多位一流高手,众人一并催动功力出手之时,震得整个木房都猎猎作响。

    及至洪辰还手那一刀,伴随“嚯啦”一道响声,木房如同残花在疾风中被扯得粉身碎骨一般,让四散迸射出的刀风剑气给切割成了几百上千个碎片。木房中的人——其实这时已经没有木房了——大多皮肉带伤,痛得龇牙咧嘴。连那些高手,也皆髻散发乱,衣缺袍损,一副狼狈之相。

    洪辰吐出一口浊气,归刀腰间,一拱手道:“得罪。”随后走往陈图身前。

    之前控制住陈图那人顿时背出冷汗,弃了陈图,连连倒退。

    陈图得返自由,撑地坐起,骂咧咧道:“一群脑袋瓜兮兮的玩意儿,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拿住老子,现在连房子都烂了,你们是不是安逸了?”同时余光一瞥洪辰,心中暗想,早知红茶武功高,却没想到高到如此离谱,先前能劈碎那球形巨石也就罢了,可这群五阳派的高手当中,及得上寒鹃谷杜律衡江河帮邓晶辉之流的便有好几个,两个为首的老汉更是深不可测,竟被红茶一人尽败!

    但陈图还是不信红茶会是什么开宗立派的大宗师,只道那藏天门绝对是世上极为厉害隐秘的门派,才能把红茶教成如此人物。

    黑白头发汉子听到陈图言语刚要开口怒斥,却觉内力翻涌,刚一张嘴就一连咳嗽了好几声,说不出话来。洪辰还手那一刀的攻势,黑白头发汉子离得最近,自然首当其冲,此时他察觉出经络中真气微有逆乱,立即盘腿坐地,调息起来。

    胖老汉死死盯着陈图插回腰间的断刃,忽地双目一瞪,语气惊讶:“这是消愁?”

    洪辰点了点头。

    “原来是云雾山的朋友。”胖老汉的神色与语气一下子缓和了许多,“一直以为宗老哥生死茫茫……”

    洪辰打断道:“你是说宗星河?我不认得他。只是捡了这把刀而已。”

    上次在北海昆仑宗,洪辰就因消愁的缘故,被北海昆仑宗刀宗一脉的长老们错认为与宗星河有关,后来消愁被白独狼以覆水斩断,样貌已与原先大为相异,此后洪辰行走江湖,再无人能认出消愁,没想到今日会在五阳山上被人认出来。

    周围许多人闻言愕然。宗星河,二十多年前江湖最为响亮的名字之一,云雾山刀帝,被认为是武林用刀第一人,长刀所向,天下无敌。他的刀怎会遗失,又怎会被这少年捡到,这少年武功又为何如此之高——只怕宗星河亲临,也不一定能及他吧!

    “师兄,你认错了吧?”黑白头发汉子这时调息已毕,开口道,“消愁起码比这把刀要长一尺。”

    “它被斩断过。”

    陈图又道。

    “你胡说!”黑白头发汉子大声一喝,紧接着又真气逆乱,一连咳嗽数声,却忍着咳说道,“这天下,何人能斩得断消愁!”

    周围听说过消愁名字的人纷纷点头——消愁乃是世间少有的神兵利器,倘若排一个天下兵器谱,必会位列前十,何况兵器的坚韧度受到使用者的功力影响,无论是宗星河还是这红茶拿着消愁,都不可能被人斩断吧?

    洪辰摇头:“这天下,没有不会输的高手,也没有斩不断的兵器。”

    刨去由天铁打造的覆水不谈,洪辰每每想起刺杀虞国天子之夜,那带着赵家天子乘风而去的黑衣人,都觉得那是一座自己无法翻越的高山——那等的高手,斩不断消愁吗?自然是能的。

    黑白头发汉子张了张嘴,这次没有咳嗽,却说不出什么话来。胖老汉又开口道:“红茶盟主,你是有本事的人,先前是老朽和师弟失礼了。我们换个地方说话。”语落,胖老汉微微躬身,向着另一个木房伸出手,作了个请的姿势。

    于是一干人等离开了这破碎的木房,到了胖老汉所指的地方去。新的木房没法盛下所有人,于是桃柳门和碧海派的大部分弟子们又被遣至其他木房,除了洪辰与陈图外,剩下的便是五阳派的人,以及陶路遥和凌波。

    “先自我介绍一下,老朽‘王侯’,这位是师弟‘侯王’。”

    胖老汉正襟危坐道。

    “哦,红茶见过王前辈,侯前辈。”

    洪辰拱手行礼。

    那碧海派的凌波见洪辰神色没什么变化,皱眉道:“红茶盟主,你没听过王前辈和侯前辈的大名?”

    “的确没听过。”洪辰点了下头,“不然我肯定要说句‘久仰久仰’。”

    众人又是一噎——唯有陈图插话道:“莫非你们这俩老头儿就是二十多年前青州武林鼎鼎有名的‘王侯双侠’?不是早就已经死于武林与皇天教一战了吗?”

    王侯摇了摇头,说:“虽然武林都传言,当年灭魔之战,天下高手死伤十之八九。其实也不尽然,魔教教众武功虽高,但人数毕竟少,那些十六宫的宫主副宫主们,也不过是一流高手罢了,整个魔教的高手加起来,未必及得上一州的正道高手数目。昔日九州同灭魔,牺牲的确惨重,但消弭无踪之人未必是死了,许多人厌倦了武林争斗,乘机假死归隐,我与师弟便是其中之二——不仅如此,整个五阳派,大多人都是当年的归隐者。”

    王侯一指人群中一个长须老者:“例如,这位是当年桃柳门的掌门,朱丕朱大侠。”接着又一指一个秃顶老叟:“这位是当年碧海派的掌门,陈剑天陈大侠。此外还有许多大侠,我们一起隐居在五阳山,二十年来,收徒授艺,极少过问世事,只想在这山里了却残生。”

    陈图一拍手,道:“哦,我知道桃柳门和碧海派的瓜娃子们到五阳山是干什么来了——敢情是各自门派群龙无首,想请已经归隐的老前辈回去主持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