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97章 百宝箱
    猜想到某种可能后,洪辰只觉一切都说得通了,却丝毫欣喜也无,怔怔望着同样神色的季茶,说:“或许正如你所说的,陈叔夜根本不是胡茵茵的表哥,他俩是一对相好。真若如此,他派人接秦大嫂来天京,根本不是真的想接她,而是想趁此机会,杀她灭口。”

    “没错。”季茶点了下头,道,“再回想一下当时秦大嫂所言,里面透露出的蹊跷就十分之多。假使一个人派人去接他妻子,目的正当,会不告诉妻子自己目前的身份和住址么?他又不是不会写字,捎一封信又不难。后面秦大嫂遇到劫匪,同行人一下子都消失不见了,这更匪夷所思。她和小宝儿能保下一条命来,恐怕全凭受雇伪装成劫匪的人良心未泯,不忍向着妇孺下杀手。”

    洪辰忽然想起黄笑生杀死江汀的事情来,同样是丈夫杀妻,两相对比,却陷入了更大的迷惑:“黄笑生杀他夫人,是因为黄夫人变成了他的敌人,在黄夫人发现风光门老掌门尸首时,他们二人就注定不再会是一对恩爱夫妻,而变成了不共戴天的生死仇敌。但陈叔夜杀秦大嫂的原因就很不明了,就算他不喜欢秦大嫂了,也不愿意让胡茵茵知道他曾经有过妻子,可明明可以待在天京永远不回故乡,凭秦大嫂和小宝儿估计也很难一路找来,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布下杀局呢?”

    季茶道:“既然陈叔夜不是个好东西,那他干出什么出奇的恶劣事,都毫不奇怪。这种见异思迁的人,谁知道他脑子里尽想些什么?”

    “秦大嫂一定很伤心罢。”洪辰望向归燕园当中,轻叹道,“唉。她此前是多么信任她相公,说了多少她相公的好话?在她心里,陈叔夜从前是个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人。可到了今日谋面,发现对方根本不再是从前那个人,心里该有多难受啊。或许我们引她来见陈叔夜,对她而言,并是一件好事。”

    季茶不以为然:“哪里是坏事了?早点知道真相,才会早点脱离苦海。否则她到现在依然蒙在鼓里,把花心大萝卜当成坚贞不渝,那才最为悲哀。”

    “是么?”

    洪辰心里还抱着疑问,但并没有再继续争论下去。

    洪辰知道,无论自己还是季茶,都不是秦红玉,不会知道她内心到底怎样想——何况就算秦红玉本人,对这个问题,都不见得有答案。

    “算了,咱们也不谈这事儿了。还是早点去看看秦大嫂状况罢。”季茶拉着洪辰往归燕园里走,“受这么大打击,我怕她想不开。”

    二人跑进归燕园,接连问了几个人秦红玉的踪迹,知道秦红玉去找小宝儿了,便又赶往苏家二老的住处:白天时候,小宝儿总愿跟着苏家二老玩,苏老爷子见多识广又不乏风趣幽默,苏大娘和蔼慈祥,才一段时间相处,小宝儿已经和他们很亲了。

    一想到小宝儿还殷切地想见到从未谋面的父亲,洪辰又一阵说不出的郁闷纠结。自己小时候的遭遇,和小宝儿有些地方类似,却又不全然相同。洪辰知道自己在到桃源遇到师父之前,一直在父母生活在一起。可随着时间不断推移,往昔的记忆愈发模糊,竟记不得父母亲是什么样的人,也不晓得他们是否还在人世。

    按照脑海里记忆残存的片段,马,鲜血,明晃晃的刀,洪辰觉得父母大概率是让匪人给杀了。可是若他们还活着呢?倘使有朝一日自己又遇到了父母,而父母并不是想象中安分守己的良民,自己又要如何抉择?

    焦虑与不安占据了洪辰心头,渐渐变成了惶恐。茫茫天下,江湖少不了风波,自己有朝一日亦会遇到两难之事,不如意之事,无可奈何之事。届时又该怎样去面对,怎样去做?思索不出答案的烦躁间,洪辰跟季茶到了苏家二老住处,正好遇到秦红玉抱着小宝儿出来。

    季茶开口问:“秦大嫂,你往哪里去?”

    “不往哪里去,我带小宝儿去后边山上摘点果子吃。”

    秦红玉躲闪着季茶的目光。

    “真的吗?”季茶带着疑惑神情,上下打量着秦红玉,“只是去摘果子,身上为何还要背个小包袱?”

    秦红玉说:“多装一点,好拿回来慢慢吃啊。”

    “那麻烦秦大嫂,帮我也带一点。”

    季茶闪开身子,给秦红玉让路。

    “嗯。”

    秦红玉只含糊应了一声,便抱着小宝儿从季茶身边走过。

    等到秦红玉走远,季茶才贴在洪辰耳边道:“还记得前两日我教你的身法和轻功么?”

    洪辰点头:“狐魇步我练得算熟了,燕返巢还差点,但好歹着也能使出来。”

    “那你悄悄跟着她上山,尽量别让她发现。”季茶说,“她今天受了如此沉重打击,我怕她心中郁结,一时想不开,带着小宝儿去寻短见。”接着又道:“我先前在戴万山家那书房看到一本,里面有个故事讲有个叫杜十娘的女人,遇到一个负心汉,识破其真面目后,带着身上的百宝箱一起跳进了滚滚大江。”

    洪辰问:“你是怕她也做一样的事?”

    季茶道:“这山上没有江,她身上也没百宝箱。但她保不准解下裤腰带来上吊,上吊之前还要勒死小宝儿什么的。或者抱着小宝儿从山上一跳,摔个粉身碎骨。”

    “那可得看好他们。”洪辰又问季茶,“我跟着秦大嫂和小宝儿,你做什么?”

    “我当然是从另一个方向跟着,以免你动作太缓慢,一旦发生事情根本来不及出手。”季茶提脚踢了下洪辰屁股,“别废话了,赶紧跟上去。”

    于是洪辰与季茶尾随秦红玉和小宝儿上了归燕园的后山。只见秦红玉上山以后,还真只是带着小宝儿去摘各种各样的果子,身上的小包袱一铺展开来,就是一大块包布,里面渐渐塞了好几十个的果子。

    待到夜色将近时,秦红玉才背着果子牵着小宝儿,往山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