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99章 雾隐夜
    洪辰一直在黑暗中等待观望,看到陈叔夜大怒拔刀时便使出狐魇步,飘忽一闪,到了秦红玉身后,并在刀刃落下之时,下意识探出右手,向着刀身一抓。这是一招狼牙拳中由掌化爪的招式,洪辰深厚内力尽数灌注在右手五指,竟将那柄短宽钢刀生生拗断。

    无论是陈叔夜还是天云三猛以及另两人,谁也没想到还会蹿出一人,且有这种空手断白刃的功夫。陈叔夜在刀断之时便猝然后退,到了丈许开外才停住身子,定睛一看,只见这人曾在苏良景家里见过,应是小燕王手下,便冷笑一声:“原来堂堂小燕王麾下,也会和拐卖幼童的女人贩有一腿。”接着又退两步,到了余下五人身边:“几位大人,此人一定是女人贩帮凶,务必要将他拿下。”

    宇文猛听得出来陈叔夜话里有蹊跷,并不认为这女人就是人贩,但既然来人是小燕王手下,正愁没借口抓一个回去,便扔下火把,掣出双锏:“老二老三,抓住他!”天云三猛惯于联手,一声落下,宇文刚扔掉火把抽出双戟,宇文勇甩走火把举起铜锤,直接跃来将洪辰与秦红玉围住。

    洪辰和天云三猛交手不止一次,一见三人上前,便脚动身移,拿手中抓着的半截刀刃挥砍。先前一被三人围住,洪辰的斩击会被他们分别接连接下,一重一重叠浪般压垮对手的手段便发挥不出来。

    可洪辰如今学了狐魇步,虽尚算不得大成,但凭着本身过人力量和速度,已能做到飘如鬼魅,冲若雷霆,用出来比苟或和小王爷都要强得多。天云三猛再想用联手合击方式应对,已不可能。

    洪辰先专攻动作相对最慢的宇文勇一个,只要另两人到了身边,马上闪身绕开,就像认准目标的猎手,紧咬一个不放,丝毫不顾其他。一刀又是一刀,一刀紧跟着一刀,随着身子的旋转,跳跃,每一刀都要劈在宇文勇铜锤之上。

    洪辰刀法中裹挟力量之猛烈,连宋霄,云默轩,宁采那等高手交手几十回合都要支撑不住,败下阵来,比他们更差之远矣的宇文勇,又哪里吃得住?只七八个回合,他手臂就酸麻无比,一对百斤重的铜锤再也拿不住,扑通扑通砸落在地。

    没了一个宇文勇,剩下宇文刚与宇文猛于洪辰而言,更无威胁。但正在这时,洪辰瞟到陈叔夜正拿着断刀去砍秦红玉,秦红玉跑着躲闪,趴在她背上小宝儿吓得哇哇大哭,也不再和天云三猛纠缠了,一甩手将手中断刀掷了出去。只听“唰”一下破空风声,紧接着“啊唷”一声急厉痛呼,陈叔夜右边胳膊自手肘处齐齐断掉,血喷了老远。

    余下的两名灰袍人,见天云三猛都败了,也都扔了火把,一人抽刀,一人拔剑,一齐攻向洪辰。洪辰惦念着秦红玉和小宝儿安危,不肯恋战,连刀也没拔,半俯下身子,一双肉掌左右各挥,给他们小腹处各来了一招大力神掌,接着也不看他们状况,运气轻功飞掠到秦红玉身边,一手揽了她的腰,一手提着小宝儿衣领,直往山下冲去。

    两名灰袍人连忙往洪辰离去的方向追,天云三猛自知追不上,便回头去看陈叔夜,只见他断了半条胳膊,此刻撕下衣袍下襟,来给断处扎住止血,一张脸苍白得吓人。

    宇文刚上前道:“小陈啊,你这伤可重的很,治是没法治好啦。”

    宇文勇道:“怎的没办法治?回去找燕天师,他有天一样大的本事,一定能给小陈接上胳膊。”

    宇文刚摇头道:“燕天师就算有天一样大的本事,能给小陈接上胳膊,那也肯定有多般不便,算不得治好。”

    宇文勇说:“你又不是燕天师,怎知道他没法让小陈胳膊完好如初?”

    宇文刚马上道:“你又不是我,怎知道我知道不知道燕天师有没有办法让小陈胳膊完好如初?”

    宇文勇接着道:“你也不是我,怎知道我知不知你……”

    宇文猛一下打断他们讲话:“别废话了。今日夜探归燕园估计是没戏了,先带小陈回去见燕天师。”随后看向陈叔夜:“你把断手捡起来罢,过会儿求着燕天师,只要他愿意为你出手,你起码还能做个四肢健全的人。”

    “嗯。”

    陈叔夜满头冷汗,接着去捡起断手以及断掉的刀,夹在腋窝里,跟着天云三猛下山。

    路上,陈叔夜问:“万一两位御剑堂的大人追上那人,会怎么处置他们?”

    宇文猛道:“当然是活捉为上,杀掉次之。不过我瞧着逃走那人武功高强,两位大人不见得能追上。”

    “他们可是御剑堂的‘九剑天卫’,归义司最厉害的一批高手了,连带着一对妇孺的人都追不上?”陈叔夜忍着痛,又很诧异地问,“燕王手下,除了刘仪之外,还有武功这么强的家伙?”

    “不然呢?”

    宇文猛语气很不快,陈叔夜当即不敢再问。

    宇文刚却道:“小陈,你好笨啊,那两位大人虽然是九剑天卫,却只排九剑天卫里的第八和第九,他们若是一人和我们三个打,是肯定打不过的。而刚刚那人很快就能打败他们三兄弟,放在九剑天卫里,那也是排行前五的。”

    宇文勇插话说:“二哥,你也好笨啊。两位大人虽然只是第八第九,但两个打一个,总不见得打不过吧?”

    宇文刚喝道:“老三,小陈笨,你也跟着笨?两位大人要打过那人,不得先追上他?大哥都说啦,他俩不见得能追上人家。”

    这时,前方两道人影走来,正是刚刚去追洪辰的两名御剑堂九剑天卫。宇文猛向着他们一拱手:“周大人,孙大人,那逃走的贼人怎样了?”

    “跑得太快,被他逃没影了。”使刀的那名九剑天卫脸色阴沉,“他那一掌,震得我现在还有些难受。想不到小燕王手下还有这样的年轻高手,竟一直隐藏不露,其谋逆之心可见一斑。”

    陈叔夜知道此人名为“周吉力”,于九剑天卫中排行第九,外号“快刀无影”,一向自负的紧,不肯承认自己是九剑天卫里的末尾,总说天卫排行不代表实战之力的高低,他自己绝对比铁手无情应海兰要强,此时却说出交手中吃了亏的隐情,可见带走秦红玉之人的武功,一定远超了他。

    另一九剑天卫是排行第八的“落剑无痕”,同时亦是早在加入归义司前便已在天京扬名的剑客,名为“孙兰溪”,这时也露出叹服神情:“那人轻功远在我和周兄之上,纵然是提着两个人,速度也超过了我们两个,我们只追了一里地,就失了他们踪迹。”

    天云三猛见两个九剑天卫也吃了个闷亏,心中隐隐有些得意高兴,又不敢表现出来。宇文猛清了清嗓子,道:“两位大人,我们今日不必再去归燕园了,先将此事回禀燕天师,说小燕王手下有在我们情报之外的大高手,再看燕天师如何定夺。”

    周吉力和孙兰溪都点头表示同意,几人连同断了手臂的陈叔夜,都加快了步伐,到不远处上了来时骑的马,往天京内城疾行而去。

    天京城北的棚户区,浓郁夜雾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身影,看上去像是一个人背了一个人,上面的人又背着另外一个人。这个身影走到了一个棚子外面突然停住,伸脚往门上踢了踢,问道:“有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