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02章 棚子婆
    妇人又狐疑地问了好几句,诸如“姓甚名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瞧着人模狗样地干嘛不去住旅店”等等。洪辰答得含糊,只道:“人生地不熟,大黑天没地儿去,随意找来住下而已。”妇人又颇为轻蔑地看向抱着小宝儿在哭的秦红玉:“果然年轻漂亮的,心一定不安分,但眼睛也得擦亮了点啊?偷汉子还偷了个连舌都学不清的蠢人。眼下这状况分明是你自找的,还哭个什么劲,哭有屁用啊?”

    洪辰解释:“你别误会,我和这位嫂子才刚认识几天嘞。”妇人马上就笑:“才刚认识几天就能带着娃娃跟着人跑路,她老公头顶不知早就戴了多少绿!”洪辰情急,大声道:“你什么都不了解,就别一张嘴污蔑人家!她是个本本分分的人,是被见异思迁的老公抛弃了,她老公还要杀她呢!”

    秦红玉哭得更甚。妇人神情一下子僵住了,由笑转哀,慢慢走到秦红玉身边,轻拍了拍她背:“大妹子,算我冤枉了你,你可别哭啦。你哭又有什么用?不如一刀剁了那负心汉的命根子,让他一辈子做不了男人。”

    这时候,火神龙风麒麟雷飞凤全都回了棚子,老大火神龙和老二风麒麟手里各捏着几个黄黄的窝窝头,老三雷飞凤抱着一瓦罐的水。他们见了妇人并不意外,喊道:“死婆子,你什么时候来的啊!”“你咋把人家大媳妇弄哭了?”“吃饭,吃饭!”

    妇人也道:“大妹子,先坐下来吃点东西罢,我看你家娃娃也饿得很,这里吃不够,再去我家吃。”秦红玉总算稍微止住了泪,抱着小宝儿一起坐到席子上。

    几人把火神龙和风麒麟带来的窝窝头分着吃,又轮流捧着瓦罐喝水。

    洪辰从没吃过这么粗陋的食物,只觉窝窝头又粗又干,无甜多苦,实在难以下咽,只能和着水一起往肚子里吞。但再一看其他人,他们却吃得开开心心,心中又多几分感慨:“多少人挑肥拣瘦,连口稍微腻一点的肉都扔掉不肯要,他们吃窝窝却甘之如饴,是窝窝头多么好吃么?应当不是。他们吃了窝窝,才有力气干活。”

    妇人吃了一个窝窝头,喝了两口水,便抹嘴道:“小瘪三们,这个月的房钱先给为娘的结上。”雷飞凤喝道:“你这老娘们儿,以为我们兄弟算不清日子?今天明明才十三,过两天才到了交租时候。”

    妇人起身一把揪起雷飞凤衣领,将他整个人提到了半空,嘴里喷着吐沫,骂道:“你当老娘家搞救济的?都到八月十五了,老娘不提前置办点吃穿?你们这个不交那个不交,老娘一家子喝西北风去啊!何况原本一直都要初一交租,我瞧你们仨娃娃可怜,给延长到初五又到初十现在又到十五,早就仁至义尽啦。”

    火神龙和风麒麟也各自骂:“老娘们儿,你要不要脸!”“不义富且贵,于你如浮云,说好十五交就是十五交,你这么爱财,可不是君子之道。”妇人扔掉雷飞凤,两手各一抓,拎小鸡一样将火神龙与风麒麟提起:“要脸能当饭吃?君子谁爱当谁当,老娘才不当。”

    洪辰忙又拿出些碎银:“大姐,你别为难这几个孩子了,您瞧这些够不够?”妇人却不接:“我要他们自己给我钱,你给的算个屁?”洪辰一怔:“我的钱就不是钱么?”

    妇人道:“你以为我只要钱么?我是防着他们走歪路!这仨小瘪三儿成天想着攒钱买刀买剑去当山贼,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多大点本事,还没入伙就得让人一刀杀咯,我怕到时候他们尸体都没人收,现是给他们预备点棺材钱哩。”

    雷飞凤忙去席子底下摸出了一大串钱:“你把我大哥二哥放下,我就把钱给你。”妇人将火神龙与风麒麟往地上一扔,雷飞凤却把钱往门口一甩,大叫:“打棚子婆!”火神龙和风麒麟瞬间从地上爬起,三人学着洪辰昨天教的狼牙拳朝着妇人身上招呼过去。

    这妇人生得高高瘦瘦,手大腿长,三兄弟最高的火神龙头顶也就刚过她的腰,而且似乎也会点武功,抬脚踢腿,伸手落掌,十几个回合后就把三兄弟打的鼻青脸肿趴在地上,然后捡了那串钱扬长而去。

    洪辰又把火神龙三人扶起来,一问方知,这高瘦妇人是周围一片棚户的房东,从前是个布商家的夫人,早些年守了寡,膝下又没儿女,又恐公婆和叔子来谋夺家产,便及时卖掉了城里房子,到棚户区买下来百来个棚子,靠着收租过活,而三兄弟从前年相遇时,便开始租她家棚子。

    洪辰好奇:“那这么说来,她一家子不是只剩她一个么?且她有百来个棚子,两天工夫也不差你们这一棚子的钱吧。”火神龙又道:“其实她人不错,刚刚我们只是不愿把才攒够了买刀的钱给她而已。别看她棚子多,其实她家里还养了二十来个年纪比我们小得多的孤儿以及十七八个连下地做事都难的老头老太太呢,开销大的很。”

    洪辰听得一愣。秦红玉也惊讶:“啊,那她真是个大好人。”

    风麒麟“呸”道:“好人又怎样?好人有屁用!年初时,她公公婆婆还过来了,说连棚子婆带这一片棚子都归他们儿子遗产,要来抢人抢房,被咱们兄弟乱棍打跑。后来她公婆又气势汹汹带来了一大伙子人,咱哥仨打不过,又唤来棚子婆许多租户,其中几个老大哥拿着刀子要玩命,才吓走他们。从那以后,常有官兵来棚子婆这找麻烦,今天说棚子防火不好要拆除,明天说某某租户犯了事其他人也得一并调查什么的,搞得棚子婆生意很不好做。”

    雷飞凤冲着洪辰嚷道:“你这人也是不行,教武功不肯好好教,那些杂七乱八的招式都什么玩意儿,我们三个学之前还能跟棚子婆打一阵子,学以后连几招都撑不过去咯。”

    洪辰自身武艺虽已是天下高手难敌,但对武术认识很是粗浅,所教授的狼牙拳是内力越高用起来才越顺,对这几个没练过内功的小孩子而言,无异于术高莫用,临阵中远没寻常武师教的擒拿格斗手段有效。

    此刻洪辰却只道是自己没把狼牙拳练到家,所以教给别人别人才更用不好,便拿起地上一根棍子,道:“我拳脚功夫一直不大行,现在教你们用刀罢。”

    火神龙疑问:“你会使刀?”

    洪辰道:“当然。”

    “既然是使刀的人,为什么你偷人家老婆出门,身上连把刀都不带。”风麒麟道,“就你会的这点拳脚,万一被人家追上岂不是惨了?”

    “忘了拿。”

    洪辰始想起出来得匆忙,将日月无双扔在了归燕园的房间里。心中又想:“我这会儿若带着秦大嫂回去,指不定要遇上归义司在那附近设卡盘查。正好后日就是八月十五,依照小王爷计划,是要去神仙大会的,到时候我带着秦大嫂一起去神仙山庄,与他们会和就好。”

    接着将那会儿拿出来的银子往火神龙手里一塞,对三兄弟道:“我教你们练刀,这些银子你们也手下,我和秦大嫂以及小宝儿今天明天就都在你们这儿住下,等八月十五再走。”

    三兄弟见钱眼开,又听有刀法可学,便一口答应。洪辰以棍代刀,传授的并不是自身刀法,而是与云墨派、金刀门、逐光门等门派高手和弟子交手中见到的刀法。事实上,自身的刀法就算想传授,也传不出来——无招无式,连自己都不知道怎样学会的,谈何传授?

    但就算只是交手中见到的那些刀法,经洪辰由记忆转化成招式,也远胜武林中平常刀法武功了。何况洪辰已称得上天下顶尖的刀客,同样的招式用起来,比研习了它们十多年的各门派弟子还更标准娴熟,三兄弟学起来自是受用不尽。

    两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洪辰教刀法,火神龙风麒麟雷飞凤就如饥似渴地学,他们越练越觉得这位老师厉害,即便手里拿的是棍子,出招时的气势,也和握着天下最锋利的刀一般。

    秦红玉还沉浸于悲痛中,抱着小宝儿终日以泪洗面,洪辰没什么好安慰的,只能说:“事情已经发生,人总要好好活下去。何况陈叔夜他们对小王爷定有不利企图,到时候我带你和小宝儿去见小王爷,看他怎么安顿你们吧。”

    “我还是想不通,三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人。”

    秦红玉满腔幽怨未减一分。但有关男女之情的东西,洪辰更无法向她解释了。

    等到了八月十五那天,洪辰一大早就带着秦红玉和小宝儿出了棚子,火神龙风麒麟与雷飞凤都很不舍:“老师,你什么时候才来教我们武功?”连日相处,他们也知洪辰并非偷人老婆的奸邪,而是见义勇为的侠士,心中更添敬佩,也不等洪辰同意,就齐齐磕头拜师,乃至于连这位老师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