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03章 神仙会
    八月十五,在大虞名为中秋节,在西凉叫拜月节,于南越又称月夕。无论叫法,无论国别,这个节日在九州都象征着收获与团圆。故而今日天京的街道,比往日更加热闹。

    才刚清晨,便有许多街道上扎起了花灯,来给夜晚的灯会作准备。许多点心铺子在紫甲外置摊面上摆起了一块块刚烤好的圆形糕饼,热烘烘的,香气能传老远。也不乏赶早市的人来买畜肉鲜鱼,绿菜红椒,来预备今夜的团圆饭。

    就连衣衫褴褛的棚户流民,也有不少揣了沉甸甸的铜板,从鱼市上弄来一木盆蛤蜊,待到沙子吐净,扔锅里一煮,随便撒点调料,便是一年间最难得的珍馐美味。

    一行只有七人的骑马队伍绕开热闹街市,往北行去。最前边骑着一匹枣红大马的,正是小燕王颜桀,其余几人,分别是刘仪之,妙手仙医付行空,李改朝,王换代,苟或,以及季茶。在这骑马队伍后面十来丈的地方,还有另外两个骑马的灰袍人在跟着。

    季茶回望了一眼那两人,又看向颜桀,说:“小王爷,那俩家伙跟得还真紧。我估摸着咱们是甩不掉啦。”

    “也没必要甩掉。”颜桀显得很轻松,道,“就让他们跟着我一起到神仙山庄好了。到时候天下高手云集,其中对朝廷不满者肯定有不少,保管能让他们两个吃个亏。”

    刘仪之策马赶上来,说:“季护法,倘若洪教主真如你所言,也会去参加神仙大会,你可千万得找机会告诉他,一定别泄露身份。你们前几次行踪暴露,除了罗轻寒外,并未碰上天下最顶尖的高手。可神仙大会,起码天涯阁,云墨派以及江河帮,都会来至少一位和罗轻寒同级别的人物,或许还会更多。我想,洪教主纵使神功盖世,真遇上剑狂刀帝这样的人物围攻,恐怕也危险啊。”

    “洪教主把身上最有辨识度的刀都留给我了,只要不出手,想露身份都没得机会。”季茶一拍悬在腰间的日月无双,笑着道,“就怕咱们后面那两位和洪教主打过照面的,到时候要找他麻烦。到时候逼得洪教主用出天下无双的刀法,身份想遮掩都遮掩不住啦。”

    刘仪之也往后回望了一下,淡然道:“这‘快刀无影’周吉力和‘落剑无痕’孙兰溪,都只是九剑天卫里的垫底人物,到时候真若找洪教主麻烦,小王爷与我都能将他们收拾住,自然用不着洪教主出手。何况神仙大会也有神仙大会的规矩,自然由不得他们两个人信手胡来。”

    “如此便好。”

    季茶点头点得很痛快,心中却在想,洪辰此刻到底身在何方,会不会去神仙大会?

    那日醒来,发现洪辰失了踪,又听说秦红玉和小宝儿也不见了,季茶第一反应是这厮十有八九是带着这母子二人去找陈叔夜了,但又瞧着日月无双刀没被带走,又不似是去杀人算账的样子。

    及至昨日,周吉力和孙兰溪亲自登门,说巡查天京街道时,发现几个可疑人物似是自归燕园离开,不仅抗拒执法盘查,还打伤了紫衣卫一名副统领陈叔夜,今日特来问小王爷是否知道他们身份。季茶这才大概猜到,秦红玉应是晚上从后山偷偷溜走去找陈叔夜,洪辰是心中起疑去查探母子二人情况,才仓促得连刀都没带便去追,结果遇上了归义司的人,起了冲突。

    但洪辰终究是没回归燕园,季茶也不知道他到底会去往何方,但自己不可能为了去找洪辰而浪费神仙大会这一偷取夺取大量神兵利器的宝贵机会,便只好对颜桀说“洪教主肯定也会到神仙山庄去”,来让他们继续带自己入队,以方便届时行事。

    “这个崽种,别是瞧着秦红玉颇有一番成熟风韵,便和人家私奔逃跑了。”季茶暗暗地想,“真要是这样,我骑十年毛驴也得追上砍死他!”

    后面跟着小燕王一行的周吉力与孙兰溪,只瞧得见前面的人在说话,并不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周吉力皱着眉道:“燕天师让咱俩来监视着他们,实在太大材小用了。分明指派那宇文三兄弟就可以,出动咱们,是多高估这群人的能耐和胆子?难道这小燕王还敢趁机跑回天幽城不成?天子一句话,便有百万雄师兵发北方,直接灭了他。”

    孙兰溪说:“周兄,话不能这样讲。其实这也是燕天师愿对咱们委以重任的体现,也是给了咱们一个立功的大好机会。小燕王为什么要去参加神仙大会?还不是要趁机结党,勾结江湖武人,企图作乱?咱们只消察言观色,探清楚各路人等对小燕王的态度,到时候回禀给燕天师,那都是一大功。”

    周吉力想了想,道:“孙兄说的极是,愚兄还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孙兰溪听得很不乐意:你自称“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合着是说我“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呢?但又素知周吉力自高自大的德性,也不当面计较,只煽风点火道:“其实这也是周兄正名的好机会。听说燕天师的师侄柳泉今天要代表行云书院参加神仙大会,那估摸着一直对他穷追不舍的应海兰也会前往神仙山庄。届时正好趁此机会,改一下九剑天卫的排名。”

    “那是自然,区区一个女流,也想站在我上面,实在滑稽。”周吉力一直对应海兰很不以为意,道,“她一向没什么和同阶高手的战绩,能在九剑天卫里排上第七,全靠冷美人的名声加成。听说上次在天威城,还被戴万山那老家伙打伤了,和她同列九剑天卫,都是咱们的耻辱啊。”

    二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跟着小燕王的队伍走,穿过长长街道,又行过一片郊野之地,到快中午时,终于到了一片山峰之前。遥远看去,已能望到一条飞流垂下的瀑布,仿佛挂在山间的玉带。而神仙山庄,就坐落在瀑布之旁,模糊中可望见个大概轮廓。

    而山峰之下,有一大片马棚,十几名同样打扮的人正抱着草料忙里忙外,应该是神仙山庄的仆人,里面已经栓了不少的马,想来都是来参加神仙大会之人的坐骑。周吉力和孙兰溪下了马,把马匹交给一名山庄仆人,接着便跟在同样下马的小燕王一行上山。

    一路上,他们又遇到了许许多多的江湖人士,孙兰溪常常见人就要观察一番,去推断他们武功师承,周吉力却不屑一顾:“这些江湖武人有什么可看的,大抵都是二流高手,哪怕一流的里面,也是徒有虚名者居多。什么‘义破云霄’,‘云海蛟龙’等等,大抵都是他们互相吹捧。从没见他们杀过什么厉害家伙,个个只会找更差的去虐菜,然后门人弟子一通吹嘘,就显得多么厉害似的。依我看,除了什么刀帝剑皇之流尚可在意在意,来参加这神仙大会的人,连让咱们多看两眼的价值都没有。”

    “那人背着剑,步伐轻盈,应该是个用剑厉害,轻功也强的高手。他旁边的人好似久病初愈,走路摇摇晃晃的,竟也来参加神仙大会,不知是什么人物。”

    孙兰溪望着斜前方的石阶说道。

    周吉力循着他目光望去,却见是两个头戴斗笠的人正在拾级而上,轻蔑一哼:“一个江湖剑客和一个病秧子有什么可看的?江湖上不自量力的人多的是,都想着借神仙大会成名立万,博得什么刀神剑仙的称号哩。”声音故意嚷得不小,就是说给别人听见的。

    话音刚落,那个背剑的斗笠人忽一回头,从孙周二人所在位置正好能望到他的脸。孙兰溪脚步一滞,目光涌动。周吉力一张脸唰地白了,嘴唇一哆嗦:“罗指挥使恕罪!”

    (第二卷《天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