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03章 刀帝女
    倘若说连绵青山是一名躺着的绿衣仙子,悬挂飞流的瀑布是她股间清泉,那么一条条盘旋曲折的白石阶梯便是绑着她全身的丝带,从山下一直往山上走的人,就如同爬在丝带上的蚂蚁一般。

    刘丹走过几千个石阶,尽管练武多年,两条腿还是有些发酸,但好歹终于跟着师兄师姐们到了神仙山庄的大门口。挂着“神仙山庄”匾额的高大牌楼还很新,十几名一身绿衫的山庄弟子正站在下面迎客。

    那些山庄弟子显然和师兄们都认识,纷纷打起了招呼。一名腰肢纤细,胸脯饱满的女弟子走到齐越师兄身前,一开口便是甜腻到了极点的声音:“齐大哥,我从清晨便到这儿,直等了一上午,可算把你给等来啦!”

    刘丹心中顿时起了十八分的愤怒,脸上却只笑嘻嘻模样,走上前问:“齐师兄,这位漂亮姐姐是哪位?与你关系很好吗?”

    齐越道:“她是神女刀荣前辈的二弟子‘蒋惜荷’,前几次我们参加神仙大会,都是她打点接待。”

    “原来是蒋师姐。”刘丹仔细盯着蒋惜荷的脸,无论是桃花眼还是樱桃唇,都是那么令自己感到不快,却又努力作出心平气和样子,笑着说,“蒋师姐对我们云墨派的人可真是热情呐。”

    蒋惜荷问齐越:“这位弟弟生得好俊,是你师弟么?叫什么名字?”

    齐越回答道:“这是我师弟刘单,他第一次来神仙大会。”

    “原来是刘弟弟。”蒋惜荷凑到刘丹身边,“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哦。假如在山庄里有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找我帮忙。”

    “我哪里敢麻烦师姐?”刘丹闻到她身上传来一股香味,明明是淡淡芬芳,却感觉格外刺鼻,心中不快再也忍不住了,话里猛然多了几分酸味,“你这漂亮动人的蒋师姐,多去帮我这高大帅气的齐师兄的忙就好啦!”

    蒋惜荷嫣然一笑:“哈哈,可别这么说。师姐对你们师兄弟,都一视同仁。你可别吃你师兄的醋哦。”

    “哈哈哈!”

    其他师兄师姐也只以为刘师弟在妒忌齐越被漂亮姐姐热情以待,闻言都一阵笑。

    刘丹心底愈发愤懑:这臭女人,真以为谁都能瞧得上你?我呸!

    “蒋师妹。”齐越把话说往正题,“我师父和宋霄师叔郑师弟他们应该早已到了贵庄,不知此刻在何处?”

    蒋惜荷道:“刀帝前辈他们都住在给你们云墨派安排的住处那儿呐!但这次神仙大会来的人估计比前几次多不少,所以不是前几次的地方。我主动向着师父请命在这儿迎客,其实就是为了等着你们,好及时带你们过去。”

    齐越一拱手,道:“多谢!望蒋师妹带路。”

    于是蒋惜荷带着云墨派这趟来的十几名弟子,朝着山庄内里走去。一路上,刘丹怎么看蒋惜荷的姿势,怎么是在扭腰摆臀故意勾引暗示,心中更气:“哎呀呀,这坏女人,老想着勾搭别人,真是可恶。齐师兄正是血气方刚时候,可千万别中了她的招。”但又一转念,想到了其他地方:“算了算了,齐师兄爱中招就中招,没准他还乐在其中呢!我若是打扰他好事,没准他还要说我。一路上他批评我那么多次,我才不管他。”

    穿过庭院,绕过回廊,一直到了一片精致平房,蒋惜荷才停下脚步,转身道:“这里就是各位神仙大会期间的住处,一共有八名仆人和八名婢女在此处伺候。不过此刻刀帝前辈等人应该在庄子里和师父他们一起见客,你们可在这儿放下行礼稍事休息,然后再跟我去见他们。”

    因此次神仙大会规模胜于从前,原本充裕的厢房,有些不够用。从前一人单间,现在都改成了两人一间。一行人分配房间时,刘丹走到齐越身边,说:“我要和齐师兄一间。”齐越马上道:“别胡闹。”刘丹道:“那你让我去和哪个师兄睡一间?或者哪个师姐睡一间?”

    齐越一怔,然后道:“那你一个人一间,我去和别人挤一挤。”

    刘丹道:“单单我一个人搞特殊,那怎么可以?”又一跺脚:“你不让我和你一间,那我这就下山自己玩去!”

    齐越无奈,只好道:“好,好,那你和我一间罢。”

    刘丹又道:“我和你一间的话,会不会影响那位蒋师姐大晚上来找你啊?”

    齐越神色一下子严肃起来:“不许胡说八道。你那会儿的说辞已经过分,这种玩笑更是开不得。我自己的名声不要紧,可蒋师妹冰清玉洁,一旦名誉受损,未来在江湖中行走,将要受极大影响。”

    刘丹瞪着一双大眼:“你就这么在意她?”

    “我哪里很在意她?”

    “你分明在意她,要不然为什么只因为区区的玩笑对我生气?”

    “我明明没有生气。”

    “你就是生气了,或者说,我刚刚说的,根本就不是玩笑,你早就和她有一腿了!”

    “嘘……小点声。”

    “好哇,原来真有一腿。”

    “我只是让你别嚷嚷搞得被人误会,怎么就成了和人家有一腿?”

    “哼,你是被我说中,心虚了。”

    齐越倍感头大,道:“我是在认认真真跟你讲话,求你不要再胡搅蛮缠,无理取闹下去好不好?”

    “你竟说我胡搅蛮缠,无理取闹?”刘丹眼睛都快要红了,“我要向着爹爹告状,说你欺负我!”说完转身就要跑。

    “哎!可别!”齐越忙拉住刘丹胳膊,道,“好啦好啦,我明白你什么意思啦,从今以后,我尽量不和蒋惜荷说话行不行?”

    “什么叫尽量?”刘丹回过身,“是一句话都不许说。”

    “江湖人打交道,哪能一句话都不说?那我岂不是成了人家的仇人?”齐越道,“这样如何?我就算和她说话,也要保持三尺以上距离,而且不假辞色。”

    刘丹这才笑了:“你现在才知道作保证,早想什么去了?噢,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舍不得和人家蒋师妹谈笑?非要被我逼着才肯放弃?”

    “你又在胡说。”齐越将刘丹拽入房间,接着道,“这次带你下山前,师父可给我留了口信,让我一路上注意你的言辞举动,倘若你比之前依然没有长进,今后就要在云雾山后面的山崖关禁闭。本来我见你表现比从前是好多了,打算和师父讲你有了长足进步,以后可自由下山行走江湖。但你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缠下去,我可真不得不向着师父禀报你的种种事迹了。”

    刘丹眼里又含了泪:“你在威胁我。好,好,你让爹爹关我禁闭好了,这样你就能去找你的蒋师妹双宿双飞去啦。”

    “我和她明明半分关系都没有,言行从来止乎于礼,你为什么就爱浮想联翩?”齐越叹道,“我向你保证,只要你别接着闹事情,我就不向着师父报告你路上有些出格的言行,也不会再和蒋惜荷多说话,可以吗?”

    “哼。”

    刘丹坐到一张床上,扭过头去,背对着齐越生闷气。

    齐越自是拿她无可奈何——毕竟她可不是一个寻常师弟,而是师父的女儿。

    云墨派分为刀剑两脉,其中刀帝一脉世居云雾山上。自从前代刀帝于二十年前失踪,刀帝位置便由当时刀帝一脉的青年高手“刘世良”继任。刘世良娶了一位武林世家闺秀为妻,生了两个儿子。但刘世良还曾有一段露水情缘,且那位农家小姐为他生下一女,刘世良得知此事时,女儿已经十岁了,不好将母女接回云雾山,便只能抽空偷偷探望。

    后来那位农家小姐生病去世,刘世良便想了个法子,让原名刘丹的女儿化名为刘单,以少男身份拜入云墨派,而她的真实身份,整个云墨派中知情者除了父女二人外,便只有齐越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