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05章 莫多言
    讲究师业传承的宗门帮派,不同于血脉系之的世家门阀,更重男而轻女。无论是名门大派还是小宗小帮,都大抵不怎么招收女弟子,就算是收,也须得追根溯源算是自家人,且未来还得保证肥水不流外人田才行。

    比方张家闺女嫁到李家去,那么张李两家就结成了姻亲,从此武功有所共享,产业发生联合,自是一番互惠共赢。但红门和蓝宗关系就不同了,红门女子嫁给蓝宗男子,不就和自家老底全泄给了人家一样?如云墨派这样的大宗门,所收女弟子大抵是宗内人的亲属,关系最远,也得是王丽凤这种祖上沾荫的才行。

    刘世良既无法以一派掌门之尊和刘丹直接认亲,又不愿让爱女一人在外漂泊孤苦,便只好行此计策,假装从外面带回来一名身世凄苦的孤儿,实际上带回来了自己的女儿。好在她年纪尚小,只要伪装恰当,平日再注重行为,便不大会露出马脚。

    可刘丹在外自由散漫惯了,哪里肯一直留在云雾山上,做一只樊笼里的鸟儿?刚学了点功夫,就一直嚷着要下山和师兄师姐们一起去历练。刘世良只好将事情真相告诉最信任的弟子齐越,让他一路注意好刘丹安危。

    人间行路难,江湖风波恶,还要时刻注意着这样一位小姐,齐越颇觉无奈。

    刘丹是很聪明,但习武日子不太长,也就练了些基本架势,无论内功还是武学都很一般,又一接触武林就成长在十大派之一云墨派,平日所见所识都是第一流的高手,养成了眼高于顶的习惯,一向轻视江湖好汉。

    即便刘丹不理自己,齐越也得继续跟她嘱咐道:“师妹,有关蒋惜荷的事情,咱们就到此为止。我没责怪你的意思,可等到了神仙大会上,你千万别继续耍这种小脾气啦。以前接触的人里,别人都瞧你年纪小,又师出名门,不好与你计较,但神仙大会上,多的是想踩着别人往高处露脸的,你气焰太盛,很容易让大家伙陷入不好的境地。”

    刘丹不回头,道:“那我不连累你们啦。你们都去参加神仙大会,留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好啦。”随后低下头扬起手,似是在抹泪,还抽抽搭搭地说:“我娘去了,我爹不认我,现在连师兄都嫌弃我,天下没一处是我能待的地方,我不活了还不行吗?”

    齐越赶忙安慰:“师妹,我这哪里有嫌弃你的意思?只是江湖上为人处世,要时常记着不可骄躁,得给别人留下余地才行。就算心里不以为然,也不要讲出来。你以为我不知道蒋惜荷是有意接近讨好吗?我当然瞧得出来。但人家笑脸凑过来了,我揭破说破反而会引起尴尬,倒不如虚以委蛇,做足表面功夫来的好。”

    刘丹这才转回身子,脸上没一滴泪,还挂着笑:“嘿嘿,我可算让师兄把心里话说出来啦。真的,你早承认还不好吗?咱俩之间,还用得着遮遮掩掩么?我又不是瞧不出你对她的虚伪客套,就是觉得你老把我当小孩子,才故意逗你哩!”

    “唉,哪有你这样逗人的。”齐越摇头道,“你演得可太认真啦,我哪里瞧得出你是真的那么想,还是故意在套我话。”

    刘丹噘嘴一哼:“那说明你还是低估了我。我这双火眼金睛,就数看人看得最准。谁好谁坏,谁贵谁贱,一眼就能瞅出来。”

    “可别提这了。”齐越又好气又好笑,“那日你撞破人家一对私奔男女,搞得人家恼羞成怒,拿着刀和你拼命;又一日你说穿了一个小混混假冒贵公子去骗姑娘的把戏,害得那姑娘羞愤得要跳河;还一日在茶楼里听评书,大家都图一乐,你非要说开国将军欺世盗名,军功全是抢来的,还要雇人写戏本美化,实在无耻,结果人家的崇拜者听了气不过,一群人撸起袖子抄起板凳,围着咱们师兄弟们就要打……你这双眼睛是不错,嘴却没把门的,招惹出来的麻烦,还不够多么?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忘了吃幽冥鬼掌的那次亏咯。”

    “你说的前几个,我倒承认有一时冲动,可金刀门那次,不该夸我机智反应快么?”刘丹反驳说,“你们都没看出那大笑的护卫有什么不对劲,唯有我预知了他可能会搞出幺蛾子来,才关键时刻去抓他。只是未料到他武功太厉害,下手太狠而已。”

    齐越道:“有时候,反应比别人快,知道比别人多,不见得是好事。何况那个采茶人含怒一掌,简直要把你打死,恐怕有几分报复你白天奚落过他的原因在。”

    刘丹脸一绷:“师兄,你说什么呢?我就算那天奚落过他,他也听不到啊。”

    齐越一笑:“连我事后都有所猜测,我不信你没有怀疑。那天在茶摊上非要吹嘘采茶人多厉害的驼子,带着个大竹篓,说话声音故意特别呕哑难听,十有七八就是采茶人为了掩人耳目故意的伪装。你当着他的面,说他没胆子没种,人家那时候就憋了气。等要被你拽住的时候,明明用寻常开手错骨的手段就能快速挣脱,但他不惜用了会暴露身份的幽冥鬼掌,不就是想要你的命?”

    “这……师兄你这都能看出来,实在厉害啊。”刘丹没有继续反驳下去,而是十分钦佩地说,“我看江湖中人吹嘘的其他少侠,什么元帅之子方慎,燕王后裔颜桀之类的,天师师侄柳泉之流,一个个都徒有虚名,全没你厉害。”

    “风中藏虎,云中藏龙,莫要轻视天下英雄。”齐越还是一副教训口气,“哪怕以师父天下无双的武功,尚不敢自称什么无敌,第一,就算连刀帝这个名号,都不大想让别人提。因为师父知道,一旦太过高调,非要弄个刀法第一出来,先不提西凉北狄的北海昆仑宗会不会不愿意,就算咱们云墨派内部,人家夜墨江剑皇一脉也不高兴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