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06章 想法子
    “是了,是了,您说的都对。”

    纵然知道自己身上有毛病,刘丹还是很快就对齐越的说教不耐烦起来。齐越见状板起了脸:“我不是要对你摆长幼架子,只是想告诉你为人道理。无论男女,无论强弱,在这江湖间行走,都当谨于言,慎于行,对事对人,都不可妄议,不可肆为。”

    “知道啦,知道啦。”

    刘丹神情语气尽是明显的敷衍搪塞,心里却在想:“也就是你居高临下地教训,我还有敷衍敷衍的心情。这些话若搁在别人口中讲出来,我早就一张嘴回骂个狗血淋头啦。”

    齐越知道当下再劝也是无用,便坐去了一边喝水。刘丹在山上走了小半日,此刻双腿酸疼,脱了鞋在床上给自己揉腿捏脚。又过了会儿,有人在外敲门,齐越问:“谁?”外面传来声甜腻腻的回应:“齐大哥,是我嘞,惜荷。”

    刘丹斜眼盯着齐越:“人家来找你私会来啦,要不要我出去,免得打扰了你们好事?”

    齐越瞪了她一眼,低喝道:“还胡说?”接着又对门外道:“蒋师妹,有什么事?”

    门外蒋惜荷道:“齐大哥,你怎不开门让我进去嘞?”齐越便道:“屋里有些不方便,你在门外说也一样的。”蒋惜荷说:“原来这样啊。倒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来带句话。这会儿山庄‘谪仙堂’在办茶会,有许多江湖英雄都在那儿聚首。贵派刘掌门宋长老也都在,齐大哥不去么?”

    齐越想了想,道:“蒋师妹,多谢。我过会儿就与师弟师妹们一起去。”

    “那我在谪仙堂等着齐大哥。”

    蒋惜荷说完这句,就轻轻离去。

    屋里,刘丹努着嘴说:“你还磨蹭什么呐?可得快点去,别让人家等急了。”

    齐越无奈道:“快别胡闹啦,穿上鞋,再叫上其他人,咱一起去见师父。你觉得我说的话不对,到时候让师父跟你讲一讲。”刘丹一耸双肩:“我没觉得你说的话不对啊?你说的很对,但我不听你的。”

    齐越无言。刘丹自己笑了好几声,才下床穿鞋,再跟着齐越一起,去喊着同门集合,然后一块往谪仙堂方向走。路上,云墨派弟子还遇到了云州其他几个宗门的人,包括铁拳帮,玄龟派,绝崖宗,便结伴而行。

    三家宗门帮派,都是帮主掌门亲自带队,他们小门小户的,面对云墨派这种名门大派——哪怕只是一群弟子——也得讨好着以礼相待。一番吹捧自是少不了的:“齐少侠年纪轻轻,武功就超过了我等,实在令人汗颜。”“齐少侠又生得英武俊朗,老朽长着一张丑脸走在你旁边,实在是自惭形秽,在躲到后面去与用衣袖遮住脸之间,倍感为难。”“听闻刀帝前辈将年少时使用的名刀‘映雪’都赐给了齐少侠,栽培之意可见一斑。”

    齐越不得不自谦道:“前辈们实在是过奖谬赞了。晚辈不过倚仗着名师教导,才刚在武学上有了一点起色,于武林中,更是资历浅薄的少年。还须前辈们多多提点指导,晚辈才能有所精进啊。”

    你夸我谦,原本是江湖人士彼此间的心照不宣,几句话下来,原本生分的几个队伍,顿时气氛融洽起来。可刘丹偏偏就要跟他们搞个不快:“哈哈,我说你们这些老家伙还挺有自知之明的,齐师兄才刚二十出头,你们加起来都不是他对手啦。咦?你们脸色怎么变了,难道我说的不对么?有本事就和我齐师兄打一架啊!”

    别人越尴尬,刘丹越偏要撺掇火:“我说铁拳帮主,你不是号称铁拳无敌么?不知道能不能一拳砸哭我齐师兄?”又对玄龟派掌门道:“老秃子,听说你内功精湛,还擅长气功外放之术,快演示一招瞧瞧,能不能把三丈外那棵树上的老鸹窝给震下来?”马上又瞅着绝崖宗主一笑:“宗主,你怎么没带那位比你年轻二十六岁的小夫人一起过来?是怕她瞧见我们齐师兄太帅,心思荡漾么?”

    眼看着三位老前辈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三个势力的门徒弟子也全都满面羞愤,众人连忙打起圆场:“刘师弟你可别说啦!”“打住,打住!”“哈哈哈,前辈们别在意,我们刘师弟最喜欢开玩笑了。”又一个个瞪着刘丹,就差来捂住她的嘴了。

    刘丹注意力却全没在三位帮主掌门宗主身上,而将目光落往齐越,只见师兄眉宇间颇有怒意,才颇有些自得地想:“师兄啊师兄,你话说得再漂亮,事情做得再好,得罪了我,不还是要得罪别人?希望你能吸取一下教训,以后跟我说话再多客气一点,别一副为我好的口气,搞得跟我爹那种老顽固一样。这次就算小小的惩戒咯。”

    齐越猜得出刘丹想法,知道越搭理她只会越让她蹬鼻子上脸,索性不发一言。一行人也就跟着他沉默,气氛一直到了谪仙堂,才有所缓和。

    谪仙堂说是堂,其实并不在室内,而是一片院子,而这院子并非和其他院子一样以整齐石板铺就,而是借着山上的一块天然空地建成,只建了些篱笆,平了平土,再立起来一块“谪仙堂”的牌子,摆上桌椅,便成了足以容纳大量江湖人士同聚一起的大场地。

    此刻谪仙堂已落座了许多人,见有新的队伍到来,马上便有熟识者起身寒暄招呼。而东道主“谪仙剑”宁采与“神女刀”荣蓉也起身迎接。齐越往人群里一望,就见到了师父和师叔,马上带着师弟师妹们过去。

    早已等候的刘世良与宋霄见弟子们到来,自然也十分高兴,起来迎接。

    刘丹眼看着齐越向着自己满面红光的父亲行礼作揖,心里更加生气:“你们两个,真和亲爹亲儿子一样,我反倒成了外人。哎呀哎呀,实在是气死我了。不行不行,一会儿就得想点法子,让你们都下不来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