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07章 云海天
    原本几百来号江湖豪杰聚在一起已是谈笑风生,待到云州几个宗门的队伍来了以后,更是喧哗热闹。你示好我“贤兄一别经月,气色愈发红润,只怕内功又精进了好几层罢”;我致意你“令徒竟生得如此一表人才,看来贵宗后继有人”;彼此客套吹捧,皆是倍有荣光,心理愉悦。

    就算那些有耀武扬威想法,报仇雪恨意图的,也默默等着,攒着,此刻先将表面功夫做足够,面对关系恶劣者还要笑脸相迎,拱手客气,以彰显自己胸怀大度,可不敢拉下一张臭脸,免得让人说不识大体,变成笑话。即便是其中心思促狭者,最多闭口不语神色不变,不敢妄动妄言,哪怕自己不顾颜面,也得照拂山庄主人和江湖朋友们的面子,有什么事情,留到明日以后解决。

    茶会旨在交流,愈是有名望的大宗门周围,亲附过来的江湖人就越多。九州十大派级别的,如今只云墨派一个,弟子恰又刚来,便有许多人纷涌旁边:“宋兄,令徒王小姐身体恢复不错嘛,看来已基本康健,不知我上次送去的续骨生筋丸,是否起到作用?”“刘掌门,你这大弟子才入江湖不久,已做了好多仗义大事,愈发像能独当一面的大侠了,还和那恶贯满盈的魔教教主伐竹客多次抗衡交手,当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令人好生艳羡。”“不知贵派剑皇前辈现况如何?当年我于剑道一途有缘蒙他指点一二,至今受用不尽。”

    刘丹知这些都是小角色,个个都是来讨好谄媚的,就算一鞋底子甩他们脸上,也不见得会动怒,兴许还得赞一句“这靴子真不错,底又厚又软,想来穿着十分舒服,谢谢您愿意给我一观,不知是哪里买的,价值几何”嘞!而且即便做得过,惹怒了他们,逼着他们挂不住面子跳了脚,于赫赫有名的刀帝,依然是无关紧要的损害。便耐心等着,待有分量的人过来再出手。

    一行约么十几个蓝衣白裤,各挎入鞘长剑之人来了谪仙堂,在场人目光尽折,许多人走过去迎接招呼,连原本围在云墨派旁边的也哗一下告辞了三分之一。刘丹问齐越:“他们是哪里的人?镇海宫还是天涯阁?”齐越回答:“是镇海宫。这两家门派衣裳制式类似,但镇海宫颜色更深一些,是大海一样的蓝,天涯阁颜色偏灰偏浅,像远方起了雾的天。镇海宫是剑派,门人全都挎着剑,藏锋于鞘。天涯阁却长短兵刃都有,大多锋芒露在外面。”

    刘丹又问:“那走在最前面三十来岁,长得还不错的女人,是他们的宫主?”

    齐越小声地说:“算是,也不算是。他们原本的宫主二十年前殁于与皇天教之战,其后内部争端四起,各脉长老欲要占势夺权,却没一个能力排所有的,便只好先立宫主遗女‘伍亦思’为主。他们原本只想扶植一个傀儡,利益各自分割。岂料这些年间伍亦思武功突飞猛进,跻身天下一流高手行列,不会再任由他们摆布。但那些长老多年时间,渐渐把镇海宫经营的产业据于己手,伍亦思实际掌管的权力也有限。”

    这时镇海宫之人已经和其他江湖人士过了招呼,走到了云墨派一干人等近前。伍亦思颔首低眉地行了个小礼:“伍亦思见过刀帝前辈,宋前辈。”她轻施粉黛,发顺如瀑,胸丰腰纤,长久习武每个动作都迅速利落,抬眼转颈间的柔美却生出来千般万种风情,直引得许多男女见了心生自惭。

    刘世良回了个拱手礼,一笑道:“宫主莫要多礼,什么前辈不前辈的,你一派之尊,咱们都是同辈。”同为四十多岁的中年,刘世良生得可比旁边三角眼八字胡薄嘴唇的宋霄英俊许多,星目直眉,白面美髯,年轻时于武林中也是数得上号的美男子,直到现在一眼看他相貌,也比同龄高手们更加不凡。

    宋霄含笑道:“好久不见,伍宫主又变美了。”

    伍亦思道:“您可别瞎夸,我自是极丑的,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大年纪,连个夫君都找不到。”

    宋霄道:“伍宫主哪里的话?天下又有几个女子身份相貌能与你相提并论?找不到夫君与你自身无关,是天下男子能配得上你的太少。”其他人闻言,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伍亦思身后的镇海宫弟子们更觉与有荣焉,都不自觉地又把头仰高了一些。

    刘丹心想:“宋师叔往日辞色正正经经,总板着一张脸,可一见这伍亦思,自己身段就放下来了。难怪他门下郑师兄跟师弟们吆五喝六,跟师妹们和颜悦色,跟几位师姐又是另一种讨好谄媚,原来是门风如此。”

    附近忽然再度起了一阵喧哗,人们望过去,原来是天涯阁的人到了。最近江湖上名头正盛的方慎自是身在其中,而走在方慎更前的三十多岁英俊男子,便是当今天下最年轻的顶尖高手,天涯阁阁主,人称“枪神”的齐英。

    参加神仙大会的,大多都是虞国武林人士,其中天州更占半数。天涯阁作为天州第一大门派,在此影响力之大,更甚云墨派与镇海宫。宁采与荣蓉一齐对着行礼,全场之人都要拥过去一睹阁主风采。

    然而天涯阁的孤傲,也远胜其他。一行人等不大理会主动凑过去相迎的那群人,勉勉强强招呼了两声,就径直落座。饶是如此,其他人仍然热情。有上前问齐阁主愿不愿赐教些武功心得的;也有去结交方慎说自己父亲和他父亲曾经在军中共事的;就连天涯阁里一个八九岁的小童,也被好几个武林人士围着称赞:“小朋友,你骨骼清奇,一看就是习武奇才啊,天涯阁相中的苗子,果然是一等一的好。”

    “机会来了。”

    刘丹终于找到了个下手目标,和齐越问清哪个是齐英,哪个是方慎,便大摇大摆地走过去,冲着天涯阁的人群嚷道:“我有个问题——听闻天涯阁一向盛出年轻高手,可不知道,你们的高手年老以后,都去了哪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