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08章 看走眼
    一片称赞颂扬声里,这段寻衅一般的话,尤为尖锐刺耳,格外突兀,一瞬间整个谪仙堂都安静了一半,几百道目光朝着刘丹落来。云墨派的人也全没想到她竟如此大胆,连天涯阁都去招惹。刘世良神色一下子由淡定转阴沉,他身边的齐越立马起身,去扳刘丹肩膀,斥责道:“师弟,你胡说什么?”

    “什么胡说?我没胡说。心有疑惑,问出来而已。”场上安静,刘丹嗓门显得比之前更大,“我看天涯阁的前辈与师兄,年纪都不大,可其他门派,都少不了老头子和老太太的。好奇相询,有什么大不了的?”

    已有许多江湖人士交头接耳,讨论起这个出言无状之人身份。倒有不少人听闻过,云墨派当代弟子中,出了个爱挑事生非的刘单,碰上其他江湖人时,有短就揭短,没短也想着法子贬低。在场者便有一些曾受其害,见刘单这次连天涯阁的事儿都敢找,估计云墨派这块招牌已没法给他挡灾,一个个幸灾乐祸,准备看戏。也有不少人望向天涯阁一方,看同为十大派,面对这等质疑,会是什么反应。

    只见天涯阁其他人表情不是很友善,而阁主齐英神色不变,并未起身,就坐在椅子上开口:“人所周知,当年魔教肆虐天下,武林同道与之血战。其中我阁更是为天下先,与魔教大战多次,许多前辈在过程中牺牲或受伤致残,无法现身武林。我阁自那时起元气大伤,人才凋敝,直到近些年,才稍恢复一些。”

    有附和者道:“这小辈儿忒没见识,未曾见过魔教之凶狠,不知今日的安逸享乐,都是前辈们的流血牺牲换来的。”“就是就是,一看就是没经受过磨炼捶打的,一直有长辈们庇佑才没吃过亏。”“齐阁主不愠不怒,耐心解释,这等胸怀,实在令人钦佩。”

    “是我没及时向师弟解释清楚,搞得他自己来问了。还望齐阁主念他年幼无知,又没什么坏心思,恕他无礼之罪。”

    齐越向着天涯阁一方作揖赔罪,接着就要拉着刘丹回去。

    刘丹却不依,一边挣扎一边朝着齐英道:“齐阁主,我还有些疑惑哩。”

    齐英道:“尽管讲。”

    刘丹便道:“既然前辈们大抵是在抗击魔教的过程中牺牲的,那为什么其他宗门帮派牺牲的人,就没你们天涯阁多?是天涯阁的前辈们实力不济,打不过魔教贼子?还是其他势力的前辈比较贪生怕死,等着别人牺牲了再去揽功劳?”

    这一言宛若在空谷中掷下一颗惊雷,直把满场人都给震了一惊。有人开始觉得,这不是无知愚蠢骄矜自大之人的发问,而是云墨派刀帝授意小徒来故意折辱天涯阁的了。

    更多人等待着天涯阁的回应解释:如果天涯阁说其他人贪生怕死,那就得罪了不知道多少经历了当年大战还屹立当世的高手前辈;倘若天涯阁要说实力不济,又无异于自辱门派先人;假使直接翻脸,斥责这刘单言论无知,恐怕还要跟云墨派结一番仇怨。

    还有人等着看云墨派的反应:只让齐越或者同辈其他弟子来劝阻,诚意显然不足,倒更显得是故意让天涯阁下不来台。但要刀帝来亲自按着刘丹的头道歉,就等于云墨派在向着天涯阁服软认头。

    还未等齐英开口,刘世良腾地一下从座上起身,只往前迈了一步,身形就倏然滑到了刘丹与齐越身边,一伸手,“啪”地给了刘丹一个耳光。

    声音清脆,直让满场都听得很清。

    “江湖先辈力抗魔教,不惧牺牲,泼洒热血,止战停争。我等感怀纪念他们,不仅是为了弘扬英雄正气,更是为了警醒自己与后人不要误入歧途,而不是让你拿着比来比去,当玩笑谈资的。”

    刘世良厉声教训,有人鼓掌,有人喝彩。

    “刘掌门所言极是!大家都听好,刘掌门不仅是在训导自己的徒弟,更是在教育我等该如何面对先辈的牺牲。”

    “是啊,同为抗击魔教,不管实力高低,不管最终存活与否,只要贡献出了一份力,那就都是义士,何来贵贱之分?”

    “听刀帝一席话,远比读万卷书更让人受益啊!”

    赞声四起,无论是云墨派,还是天涯阁,依旧还是众人围拢的对象。

    刘世良对齐越说:“你刘师弟恐怕发烧糊涂了,你带着他回去休息罢。晚上宴会,他若好了,再带他来。”

    “是,师父。”

    齐越谨遵师命,拉着刘丹往谪仙堂外走。

    刘丹捂着红肿的脸,恨恨地跺脚,脸上直往下淌泪,心中却在乐:“这老头子可算生气了,应该感觉自己丢大人了吧?哈哈,活该!就知道爱惜自己名声面子,成天装模作样,还总让齐师兄看着我不让我惹事,生怕我泄露身份,辱了他大侠威名。呸!我就要给你惹事。挨这一巴掌,我也不亏——反正挨打丢脸的是云墨派弟子刘单,又不是我刘丹。”

    二人出了谪仙堂不远,和几个人擦肩而过。其中一人转头往后多看两眼,旁边人低声问道:“季护法,你认得那两个人?”

    季茶点头:“算是认得,他们是云墨派弟子,那个小的,还吃过我一掌。”

    颜桀道:“这倒奇了,瞧那个年纪小的捂着脸,好像刚刚被打过,难道这谪仙堂里,还有人敢打云墨派弟子的脸?”

    “不管是谁,都打得不错。”

    季茶想起这少年当初竟说采茶人是个不敢对名门大派下手的小蟊贼,心中不由添了几分快意。随后又看到谪仙堂里已到了许多人,暗想:“这次可得踩好点,把谁那里有好兵器都给预先打探出来,等一出手就得玩点大的,干一票就走人。不然这里的厉害家伙太多,屡次犯事的话,还真不容易溜。”

    颜桀季茶一行后面,还跟着加快脚步紧随而来的快刀无影周吉力和落剑无痕孙兰溪。周吉力看见了刘丹以后,不无自得地说:“孙兄,你瞧这长得和俊姑娘一样的小伙儿,应是被扇了耳光。我看啊,他八成不是和人比武输了,而是口无遮拦,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直接被抽了耳光,连手都没得还。”

    孙兰溪想起周吉力不久前才因别人背剑而不挎剑,不合一般江湖高手的习惯,就看低人家,故意出言讥讽,结果那人是罗指挥使,幸好人家大人大量没计较。心下不由对周吉力多了几分不以为然,道:“周兄也有不少走眼的时候,过会儿我们进了里面,问问别人,看看是否真如你所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