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22章 双子谋
    那长须老者朱丕抚了一下白花花的胡须,说道:“我等早已厌倦武林争斗,就算这些不成器的门人来寻,也不打算再出山了。只不过我等也适才从他们口中听闻,最近这江湖又有波澜,恐有大事发生,才没把他们立刻逐出去。”

    另外那名秃顶老叟陈剑天则语气不善道:“你个老朱,分明就是想出山去护犊子,拉偏架了吧?我们碧海派这次可是受害者,我都没有一点点表示要出山的意思,啧,可你要真想去横插一杠的话,我奉陪到底!”

    朱丕吹胡子瞪眼起来:“你怎能含血喷人……我哪里说过要出山?”紧接着面色忽又平和下来,嘴角一撇,发出一声冷笑:“呵,我明白了,你污蔑我,是找个由头,自己想出山吧!”

    “老不死的,你竟敢侮辱陈祖师,找死!”

    碧海派的凌波仗剑而起,而桃柳门的陶路遥也掣刀而出,向他迎去:“你敢对我门朱祖不敬?”

    嘭咔!

    两股指芒劲气从王侯右手弹出,把凌波的剑和陶路遥的刀都打掉了。

    “年轻人,这里可轮不到你们来耍剑弄刀。”王侯说着话,眼睛瞟了朱丕和陈剑天各一眼,语气颇为不满,“你们两个也是老大年纪的人了,如此沉不住气?”

    侯王也不屑地“哼”了声,伸手捋了一下自己黑白相间的头发。

    朱丕和陈剑天都不作声,凌波与陶路遥各自捡起兵刃,讪讪退到角落。

    王侯接着同洪辰道:“其实我们虽隐居在五阳山,却也并未与外面断绝来往,正如今日的碧海派和桃柳门一样,不时都会有各家的门人弟子,好友熟人之类,前来寻访。有时会接待,有时会避而不见。但归根结底,我们隐居的目的还是不想再参与到江湖争斗当中,免得空有一身武功,却沦为别人利用的棋子。”

    洪辰心有微触,不禁感慨:“是啊,一个人武功再厉害,很多时候也身不由己。相比之下,还是这山中生活最无忧无虑。”

    陈图直摇头:“武功那么高了,还变成别人的棋子,说明脑子不够用。”

    全屋的人都齐刷刷地盯向陈图,有几个已经怒目圆睁,朱丕的胡子又被吹起,陈剑天秃脑袋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王侯却一笑:“这位小友说的话不是很好听,却是实话。当年所谓的灭魔大战,就已把我们害惨了。”

    “这灭魔大战,还有什么隐情么?”

    洪辰忙问道。

    自与季茶相遇以来,洪辰听过数人提起过那场影响整个武林乃至整个天下的大战,虽然立场不同之人说辞也不同,但矛盾总归是明确的——皇天教想除去天下的朝廷官府乃至武林门派,所以受到朝廷官府与天下武林的联合绞杀。

    “什么隐情?我也不知道。”王侯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空洞起来,语气也愈渐苍凉,“但那日五阳山大战后,我望着那满地尸体扑倒,听着枯树上乌鸦啼叫,忽然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人在笑,我转过头去,却什么都没看到。我想,皇天教的人都死了,武林上的高手们也死了个大半,在笑的,只怕是虞凉越三国的皇帝群臣罢。”

    洪辰初听时也觉得有股悲凉,但很快又皱起了眉:“你看不惯他们,杀了他们便是,一群人缩在这山沟里,算什么本事?”

    “可笑。”

    沉默半晌的侯王在一边张了张嘴,崩出两个字。

    “杀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杀谁都一样。”王侯摇头道,“杀了皇帝怎样?杀了所有的官又怎样?没了朝廷,这天下百姓很快将无人管理,你抢我我抢他,你杀我我杀他,武林高手会武功,丝毫不会治天下。”

    洪辰想了想,点了下头:“你说的有道理。”

    “红茶盟主,你这一身内功刀法纵横捭阖,似群山万壑,又似大海无量,大致猜得出你的师承。如此人才,几乎是老朽生平仅见,万万不要入了歧途。”王侯正色道,“一年前,魔教复辟再起,今年,又有九煞岛重现为祸,天下又要陷入动荡当中,你若有志匡扶正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自无不可,但万万不要与朝廷沾边,无论是与他们为敌还是与他们为友,都是祸患。”

    “嗯,你说得对。”

    洪辰道,同时心中想,这胖老头儿真能看得出自己师承?应该看不出来吧,毕竟老师教自己的东西,可和群山万壑,大海无量没什么关系。只怕这胖老头儿把自己当成从北海昆仑宗下来的人了。

    但洪辰又懒得去说明,也就任由他接着误会下去。

    “时候不早了,师兄,送客罢。”侯王这时忍不住道,“这两人终究来路不明,尽快让他们出去罢!”

    “哦?你让我们走,我们就走啊?”陈图开口讥讽道,“我偏不走,有本事你把我还有我红茶兄弟给打出去啊?”他瞧得出红茶一人就可力敌这王侯双侠,自是有恃无恐,而且在得知这里都是二十多年前的武林高手后,更是打起了他们兵刃的主意,哪肯轻易从五阳派离开。

    “来者是客,留这二位两日也无妨。”王侯摆了下手,“王非王,侯非侯,你们两个带他们去谷边木屋住下。”

    “多谢。”

    洪辰起身拱手,正好自己也有意在这隐世之地多呆呆——这里有一种和桃源较为类似的感觉,但又及不上桃源让人亲切。

    陈图打了个呵欠:“也好也好,明天再来和这些人谈事儿,先去睡了罢。”

    二人跟着王非王与侯非侯这对双生子去谷边木屋住下,一路上陈图自是少不了借机挖苦二人的武功,以报那会儿受到的巨石惊吓之仇。侯非侯脸色是越来越难看,几欲发作,王非王拍了拍他肩膀,让他冷静。

    等到他们送洪辰和陈图住下后,返程途中,王非王才说:“对付这俩小子,不急于当面硬碰,等他们一会儿彻底睡着,才算有他们好看的。”

    “你的意思是……”

    侯非侯觑眯起了眼睛。

    他们两人虽是孪生兄弟,但自幼性格便有不同,侯非侯骄躁似火,王非王阴沉如冰,两人若一起行动,王非王才是拿主意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