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4章 奇怪剑
    洪辰一番讲述,总算把事情经过说了个大概。

    季茶始知是一场误会错怪,但又不认是自己把别人想太坏,气呼呼道:“哼,总归是你的错,天临客栈那群伙计挨揍,委实赖不着我。”想起自己本就是去吃霸王饭的,计划是悄咪咪跳窗溜走,最终却跟人干了一仗,连着打倒十几人,好像更加威风,嘴角不由挂了笑,接着又开始懊悔——走时太急,竟忘了和独眼水怪章子追撂句“采茶人到此一游”或“采茶人吃饭便走”之类的话。

    洪辰不知客栈里的事情,说:“伙计挨揍,多半是偷懒摸鱼被掌柜瞅见,自与你无关。”

    季茶大笑:“嗯,你说得对。”

    说话间二人已一连飞跃了好几里,已至乌云城的西半城。

    季茶远远望见另一个模糊人影在房檐屋楞间跳动,身形敏捷甚为灵活,心道十有八九就是钟驼子了,脚下生风速度又快了三分,与对方距离进一步拉近。

    盏茶功夫后,二人与那人距离已拉近到十余丈,仅隔两三房屋。

    季茶终于看清,那人确是个驼子,背着个和自己竹篓差不多样式大小的竹篓,上面同样盖着麻布,里面估计装的是金刀门王远威遗女王丽凤。心想:这王丽凤又蠢又凶,长得也就马马虎虎,钟驼子冒着那么大风险去采她的花,属实没眼光。

    钟驼子也早就察觉后面有人追来,但他近日没怎么休息过,吃也甚少,腹中空空四肢缺力,刚刚又被洪辰追过一阵,此刻速度没法再快。回头一视,眼看着自己要被追上,便喝道:“后面的大侠,我没得罪过你,追我作甚?”

    季茶喊道:“我提着的兄弟相中了你背着的小妞儿,想讨她做老婆,我过来问价哩。”

    钟驼子见二人一个是天临客栈里内功深不可测的家伙,另一个亦轻功高明比自己犹有胜之,颇为示弱地说道:“大侠,你兄弟人又俊武功又高,天下怎样的佳人娶不到,别跟驼子抢食儿了罢。”

    季茶又喊:“实不相瞒,我兄弟眼瞎人傻,又老实的要命,哪家好姑娘也不愿给他做老婆嘞。竹篓里的小妞霸道跋扈,性格似犟驴,脾气如母虎,没人受得了,俩人正天生一对。把小妞儿卖与我兄弟,我给你两文大币——你亏不了!”

    “大侠,莫拿驼子寻开心。”钟驼子好像在告饶,“你和你兄弟都是武功高手,我只是一无名小卒,皓月岂可屈尊与萤火争辉?就放了驼子一马罢。”

    季茶说:“你把篓子里的小妞儿,我们绝不留你。”

    钟驼子思考了几息,似在犹豫纠结,然后才说:“好,我放下这姑娘,还望大侠饶命。”

    “没问题嘞,兄嘚。”

    季茶一口答应。

    接着,钟驼子在一处屋顶上停住步伐,季茶和洪辰则落在了旁边的屋顶上站定。

    钟驼子转回身,把背上的竹篓放下,说:“人就在这儿,过来拿吧。”

    季茶哪肯过去?钟驼子给云家搞出了大麻烦,还从金刀门把王丽凤盗走,可见身上不知有多少险恶本事。便隔着两三丈嚷道:“你把她扔过来。”

    钟驼子说:“这姑娘不知吃什么长大的,身子重的很,我扔不动。”

    季茶心中肯定,钟驼子必是想要耍弄鬼蜮手段,取下洪辰背上的竹篓,背到了自己身上,并跟洪辰说:“你去拿驼子的竹篓。”

    洪辰点头答应,迈腿一跳,跃到钟驼子在的房顶上,伸手去提那竹篓。

    说时迟,那时快,正在洪辰低头瞬间,钟驼子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形状极为奇异的剑,剑身如长蛇般弯曲,通体青黑之色,一剑刺出之时,夜幕下根本看不清形迹,刹那已至洪辰身上。

    嗤啦!

    洪辰暴退数步,差点从屋檐跌下,身上衣袍已被划了老大一个口子,肩膀和胸膛都露出来了。

    钟驼子拿剑以后,与先前未拿剑时相比,简直彻底换了个人。他相貌其实不丑,只是驼背佝偻,才显得猥琐,现在一味俯身向前执剑猛攻,眉宇间杀气凛然,倒多了几分英气。

    钟驼子出剑如行云流水,毫无停滞,把洪辰逼得在房顶上一直倒退。

    怪剑格外锋利,还笼罩着一层内力汇聚成的罡气,洪辰就算躲开了剑锋,身上也留下了道道血痕。

    见洪辰陷入劣势,季茶从竹篓里取出伐竹刀,扔了过去,哪知钟驼子挥手一剑,把伐竹刀直接荡飞。

    季茶连忙从屋顶跃出,拿住了伐竹刀,随即脚运真气,倒挂一踢,硬生生在极短的距离间转过身子,复又把伐竹刀疾速掷出,但这次并不是掷向洪辰,而是掷向装着王丽凤的竹篓。

    钟驼子听得伐竹刀在身后带起风声,只得弃了洪辰,回身一剑去保王丽凤的竹篓。

    铛啷!

    金铁交击,怪剑打飞了伐竹刀。洪辰适时蹿过来,一把将伐竹刀握住。

    有刀在手,洪辰立刻转守为攻,挥刀便斩。钟驼子执剑回击,一时间刀剑齐鸣,黑夜中尽是一对兵刃碰撞产生的火花。剑极快,刀虽不快却挡住了剑所有的攻势。钟驼子只觉自己每一剑都刺到了一块坚不可摧的顽石之上,一连碰撞了十多下后,握剑的手,从手掌到整条手臂乃至肩头都被震得麻木。

    又过招几个回合,在虎口崩裂,怪剑差点从手中飞出后,钟驼子再不敢和洪辰对招,提剑快步退身,仰面翻了两个跟头,直到了七八丈外的另一个屋顶上,也不再管王丽凤,自顾逃了。

    季茶觑眯着双眼,望着钟驼子逃窜的方向,并未去追,心道这驼子武功着实不低,若非碰到的是洪辰,寻常江湖高手绝难将其打退。能从云州最有名望的武林世家“云家”全身而退,着实不是个简单角色。

    这时,洪辰把伐竹刀插回腰间,一手把钟驼子留下竹篓上的麻布给掀开了。季茶凑过去看,只见一个少女蜷缩其中,似在熟睡,但一脸苍白毫无血色,身上还散发着一股血腥味,应该是晕厥过去了。

    洪辰盯了王丽凤一阵子,开口道:“她好像生病了。”

    季茶拧了一下洪辰的胳膊:“小姑娘生病,你心疼人家啦?”

    洪辰认真道:“生病就要尽快看病才行。你会看病吗?”

    季茶吐了下舌头:“我才不会嘞。就算会,我也不给她看病。”

    洪辰又说:“我们带她去个医馆,找个大夫瞧病。”

    季茶讶异:“你还知道医馆和大夫呐?”

    “以前去过的几个城,我见过有人去医馆看病。里面的大夫握着别人的手腕,就知道得了什么病,要吃什么药,好神奇呢。”洪辰提起医馆和大夫,眼睛放着光,看上去十分神往,“他们管这个叫‘号脉’,真厉害,桃源的大夫就不会。”

    季茶眼珠溜溜一转,笑道:“正巧我知道乌云城有一家很不错的医馆,我们带王家小姐去那儿,不管有什么病,里面的大夫保准给她看的好。”

    “好哇。”洪辰立马把装着王丽凤的竹篓背了起来,“咱赶紧去。”

    季茶又拧了他一把:“这么急就把人家背起来,真以为治好病以后她就给你当老婆啊?”

    洪辰疑惑:“我干嘛要她做我老婆?”

    季茶白了他一眼:“切,也就她做你老婆,别人才不做你这傻瓜的老婆呢。”言语间,瞥见洪辰身上被怪剑斩伤的地方渗出许多血来,又从袖中取出个纸包,打开倒了些药粉,给他的伤口逐一敷上。

    敷完药后,二人又在乌云城民宅区的房顶上跳跃了好一阵。直到了城西北一处所在,季茶才带洪辰落到街上,站到一个稍显破旧的二层楼阁之前。楼阁白墙黑瓦,却挂着一个朱红色的匾额,上面写着两个金字——“断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