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10章 人再遇
    这邋遢胡茬江湖客一出手,便让方才还恃武扬威的神仙山庄弟子手中只剩下了断刀断剑,一个个呆怔在了原地。其他江湖客见同伴里竟有这么厉害一人,也纷纷吃惊。那会儿大家结伴前往茶会途中,纷纷自吹自擂,尽量给脸上多添几分光彩,就只有他不言不语的,带着对女人孩子跟大家伙一起走,本以为是山野懒汉来蹭饭吃,此刻方知是真人不露相。

    蒋惜荷反应还算快,手中弯刀断掉之时,猛地后撤,一转身对齐越道:“齐大哥,帮帮我们!”

    齐越疾步上前,利器出鞘,刀身如雪,肘抬腕甩,锋若鸿翼起,刃似隼爪击,动作不知比神仙山庄这几名弟子利落到哪里去。然而即便如此,也没撑过八招,就被胡茬江湖客将刀拍落。也亏得这把“映雪”是百炼精钢打造的名刀,才没落个折断当场的结果。

    胡茬江湖客随后一转身,道:“我这本事,够了吗?”

    蒋惜荷这才如梦初醒,回过神来。单见此人这一身空手断白刃的功夫,就已是江湖罕见水平,连齐越都没在他手下撑太多招,可见至少是个一流高手。也便不敢继续得罪下去,欠了下腰身,低声下气道:“是晚辈有眼不识泰山了,您既然有这么厉害的功夫,当然是真英雄。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过了两息,胡茬江湖客才道:“我乃‘神掌无敌’是也。你们对我无礼,我断了你们兵器,算是帮你们长个教训,可别让我赔啊。”

    “是我们修艺不精,才断了这些刀剑,哪敢让前辈赔偿?只是我这几名师弟都年纪尚轻没什么阅历,才错把高人当成寻常,还希望前辈千万要宽恕他们无礼罪过。要责备,就责备我便好。”

    蒋惜荷一边赔着笑道歉,一边在脑海中穷尽记忆来搜寻,也没想起这“神掌无敌”是江湖哪号人物来,忽然闪过一丝灵光:这外号格式倒有些熟悉,所耳闻过类似的有什么银钩无理,铁爪无情,落剑无痕,快刀无影……难道此人竟是九剑天卫之一?

    蒋惜荷心中立马添了几分凛然:九剑天卫平时名字流传比较多的那几个,都是实力相对弱一点,常在江湖走动的,其中神龙不见尾者却少有人知。而这“神掌无敌”的名字,又是“神”又是“无敌”的,乍一听挺俗,但一细思,岂不是最返璞归真的至强者?

    这时胡茬江湖客又道:“所以,那茶会地点到底在哪儿,能告诉我了么?”

    蒋惜荷忙道:“当然,当然!让我亲自带您过去罢。”

    胡茬江湖客便去领那抱着孩子的女人,而其余江湖客也颇为自觉地跟在了胡茬江湖客的后面,一个个竖着大拇哥称赞:“兄弟,你好有本事!”“都说高手在民间,你这下可帮咱们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啊!”“咱们沾这位兄弟的光,也去那茶会,看看神仙山庄认可的那些英雄,都是什么样子。”

    蒋惜荷一心想着这九剑天卫可是不好得罪的主儿,一时竟把齐越和刘单给忘了,等到转身之时,才见齐越正在捡起地上的映雪。便取出一块帕子,帮齐越擦去刀上沾染的脏污,并露出来一丝娇憨笑容,道:“齐大哥,我得为这位前辈去茶会引路。你先带着刘师弟去休息罢,一会儿别忘了回谪仙堂找我。”

    齐越跟蒋惜荷道了声谢,再将映雪收回刀鞘,又向着胡茬江湖客拱手说了声“得罪前辈了”,才继续带刘丹走。刘丹乐得见神仙山庄弟子吃瘪,打开纸袋,拿出其中一个黄色方形糕点尝了尝,发觉十分香甜,应该就是“萨其马”了,就又取出一块来,递给齐越,并开口道:“师兄,你可别在意刚刚的输。那人也就是武功邪门,又仗着内功强,攻人不备,才赢了你。若是你过几年内功到了第五重,一刀就能斩了他的狗爪子。”齐越没回话,只吃起了萨其马。

    那群江湖客已兴高采烈地跟着蒋惜荷与胡茬江湖客往谪仙堂方向走。他们原本已和茶会无缘,甚至还要被赶下神仙山庄,但由于胡茬江湖客之故又得以参加,自是在心中把其当成了个老大哥,一口一个兄弟,越喊越亲。

    有人问:“兄弟,这二位是嫂子和公子么?嫂子长得可真俊,公子也口齿伶俐,未来一定文武双全啊。”

    胡茬江湖客道:“不……嗯,是。”接着也不多话,无论旁人怎么套近乎,问出身啊问姓名啊,总闭口不言,偶尔“嗯嗯”“是是”几声,模糊应付。

    蒋惜荷更觉此人神秘,进一步加深了对心中猜想的判断,并暗忖:一会儿到了谪仙堂,可得尽快将此人身份禀报给师父。这神掌无敌极有可能是九剑天卫里位列前三的存在,造访我们神仙山庄,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一到谪仙堂,蒋惜荷先跟江湖客们道:“各位朋友随意落座,茶点们尽快品尝。”随后就去找宁采和荣蓉了。江湖客们也没见过武林高手齐聚一堂,站在原地,一时竟不知道要往哪里坐。

    胡茬江湖客扫视谪仙堂里众人,目光落到某个方位时,面色忽然一喜,拉着抱孩子的女人就往那里走去。

    快刀无影周吉力刚刚验证了自己关于“那个捂脸的人挨打一定是说错了话得罪了人”的猜想,更加得意,正眉飞色舞地跟落剑无痕孙兰溪批判着旁边某某宗门的刀法实在太慢,不如趁早解散,余光一瞥,正瞧到胡茬江湖客走过,连忙一拉孙兰溪衣袖:“孙兄,你看,那家伙竟来了!”

    孙兰溪闻声转头,也看到了胡茬江湖客和他身后抱孩子的女人,低声道:“周兄,还真是那天夜里的家伙。你说怎么办?”

    “我觉得正好趁着一群江湖人在此见证,再来几个高手做帮手,把这二人当场拿住,看颜桀他们怎么办。”周吉力说,“那女的不是什么人贩么?还抱着孩子,咱们来个人赃并获,再说小燕王手下竟和人贩勾结,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目的,正好方便给天师一个查缴归燕园的借口。”

    孙兰溪听了直摇头:“你听那陈叔夜瞎胡说呢?这女人看上去一点武功都不会,孩子任她抱着还不哭不闹,怎会是人贩?何况就算她是人贩,身边的男人就会承认是小燕王手下么。就算小燕王手下和人贩有关系……小燕王有赦免万罪的铁券丹书,大可把罪责揽自己身上,说他就是贩卖小孩儿来挣钱。我们轻举妄动,只会打草惊蛇,还是继续观察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