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11章 作文章
    周吉力与孙兰溪暂且按捺不动,只静静观察。胡茬江湖客走到了颜桀一行附近,率先看见他的是胖子王换代,惊道:“啊?你来了!”其他人闻声,目光也纷纷落到其身上。季茶顿时从座位上起来,顾不得咽下嘴里正在嚼的萨其马,“呸呸”两口全都吐掉,伸手往其衣袖上一拉,大笑道:“哈哈,就知道你会到这儿来见我们。”

    颜桀也道:“洪兄弟,先坐下罢。这两日你都去了哪儿?”虽然此行同伴都已知,红茶和纪尘实际上就是伐竹客洪辰和采茶人季茶,但周围还有许多生人,耳目杂乱,是故颜桀没有以教主相称。

    胡茬江湖客自然就是洪辰。先是深夜跟秦红玉踪迹却遭遇了敌人,又到棚户区躲了几天并收了三个徒弟,今日早起便带着秦红玉母子俩往神仙山庄赶,到了以后打听到小燕王等人已去参加茶会,欲要前往却被指错了路,于是掺和进了那些江湖客们与神仙山庄弟子的恩怨纠缠。几多波折下,此刻终于见到一别数日的季茶等人,心情颇有一番激动,本有许许多多的话想讲,一开口却只道:“啊,也没去什么地方,就是想着你们会来这儿,便来了。”

    “这里说话不便,具体的话晚上再讲。”刘仪之说,“洪兄弟,你先坐下,我来给你介绍介绍,这茶会中,都有哪些重要人物。”

    李改朝和苟或已搬了椅子过来,洪辰与秦红玉母子便都坐下。

    刘仪之指着茶会众队伍,向着洪辰挨个介绍:“那边是天涯阁的人,坐在中间的那个,就是枪神齐英,天下顶尖高手里,数他最年轻……唔,应该是第二年轻,皇天教教主也是顶尖高手呢。再瞧那边,是云墨派的队伍,正被人围起来请教的,便是刀帝刘世良,刀法号称天下数一数二……不过我觉得这有点名不副实,有皇天教教主在,他充其量是数二数三。再看另一边的镇海宫宫主,她叫伍亦思,虽是一介女流,也算不上顶尖高手,却与武林中许多有名侠士们交好,不论是年青少侠,还是中年大侠,抑或是老前辈们,她都有所来往,江湖人称她‘冰海美仙’。”

    季茶一手拿着萨其马,一手拿着玫瑰饼,逗起了小宝儿:“你说这俩哪个更甜?说对了就能吃。”小宝儿是认得糕点的,指着玫瑰饼说:“饼子更甜。”季茶听了立马咬了一大口玫瑰饼,小宝儿急了:“你干嘛吃?”季茶道:“我说的是说对了就能吃,是我自己吃。可没讲说对了给你吃。”小宝儿便哭,季茶便笑。

    “小宝儿跟着饿了一天什么东西都没吃,你别逗他啦。”

    洪辰闻声转过头来,将季茶手里的萨其马一把夺过,递给小宝儿。

    小宝儿啃了一口香甜的萨其马,马上破涕为笑。季茶不乐意道:“我就是逗他开心玩一玩,你说的跟我故意不让他吃东西,多恶毒一样。”洪辰说:“你那是逗他开心么?自己开心还差不多。”季茶一瞪眼,道:“你见了我,一句话都不跟我说,我没法拿你开心,能怎样?算了算了,你快去关心那什么大美人儿伍亦思罢!”

    洪辰有些无法理解季茶想法,又不好继续拌嘴吵下去,便干脆不搭理,继续去听刘仪之介绍比较重要的武林人士。季茶更气,不自觉地把手里的半块玫瑰饼都捏碎了。颜桀见状递上一杯茶,道:“季兄弟,你先喝口茶,润润嗓子。”

    一直沉默着的秦红玉忽然道:“季大侠,你听过首诗么?”

    季茶接过颜桀的茶,象征性地呷了一口便放在一边,问秦红玉:“什么诗?”

    秦红玉道:“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季茶道:“听过听过,不就是让人别贪恋荣华富贵,趁着年轻,多做大事的么?”

    “也不见得是做什么样的大事。”秦红玉摇头,“有的时候,属于你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一定要及时抓住,不然一旦错过,再追悔也来不及。”

    季茶怔了下,随后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文人整的这些酸腐东西,最没用了。你也别拿诗词教训别人,诗词给你自己的教训还不够么?”话已出口,又觉失言,紧接着解释道:“啊,秦嫂子,我不是故意……”

    秦红玉却打断道:“没关系,这几天,我已想开了。识人不明的错已不可挽回,但生活总要过下去。”又怜爱地抚摸了一下小宝儿的脑袋:“我怎么也得让小宝儿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长大才行。”

    颜桀不是很清楚二人在讲什么,但见季茶和秦红玉间气氛有些尴尬,便接着刚才的话茬道:“说起文人酸腐,作诗词的倒还好,那些作骈文大章的,的确往往舍本逐末了。为求字韵生搬硬凑,写出来的文章空有华丽辞藻,却无实质内涵。然而本朝文人尤其喜欢整这些东西,经常车轱辘话一遍又一遍地讲,通篇都是套话,看着教人生气。”

    刘仪之这时刚和洪辰粗略讲了另几个重要的高手人物,听到颜桀言论,凑过来道:“这其实也不全怪那些文人,实在本朝严抓太狠。道理来说,写诗作文章,往往心有不平,才能诞生佳作。可本朝文人稍微写点东西流传出来,有人就要抠字论句,说某某地方借古讽今,辱骂当今天子,用心恶毒无比,一定是敌国收买的奸细云云。更有甚者,连别人往来的书信都要偷去拆了看,稍有谤讥嫌疑的地方,便断章取义,添油加醋,告人家个妖言惑众,妄图颠覆朝廷。如今文人墨客人人自危,不敢越雷池一步,写不出来前朝那样的佳作,自是正常——信不信我刚刚说的这一段话,被人听了去,也得告我个毁谤朝政,不服管教?”

    王换代插话低声道:“刘老,可小点声,那边周吉力和孙兰溪都看着咱呢,也不知听不听得到。”

    “两个竖子,不足为虑。”刘仪之语气轻蔑,“九剑天卫里,就这二人纯为凑数。真要提防的,不是他们。”

    季茶忽道:“刘老,你意思是,此刻关注着我们的,除了他们两个,还有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