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12章 暗伺人
    “是啊。”刘仪之点了下头,道,“上山时我便觉得,除了周吉力和孙兰溪以外,还有人在暗中窥伺我们,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现在都未曾消失,及至洪兄弟到了以后,甚至更强烈了一些。季兄弟也有所察觉罢。”

    季茶说:“一开始只隐隐觉得有些不舒服,却又说不出这种不舒服从哪里来。刘老提及以后,我才猜测是这样。”

    “什么人会在窥探我们?”颜桀微微皱眉,“难道朝廷还派了其他人来?”

    “有七八成可能。”刘仪之道,“以往神仙大会规模小的时候,都会有朝廷暗探过来,刺探各方情报。这次神仙大会规模空前之大,归义司那方,肯定派了更厉害的人物来。只是不知道,是紫衣卫那边的人,还是御剑堂的。无论是哪一方,来人一直在观察我们,我却找不到他们,要么隐形藏身的本领强,要么是境界到了十分高深的地步。”

    “连您都说境界高深……”苟或禁不住道,“难道是紫衣卫的正副指挥使,或者九剑天卫里的前三卫这样的人物……”李改朝,王换代也皆露凛然神色。

    他们这些燕王一脉的家将,皆知刘老不仅资历老,学识高,一身武功也早已到了出神入化地步,只是由于特殊原因不轻易出手。小王爷外功杂糅九州百家,但最关键的一身精纯内功却是由刘老亲自传授。

    刘仪之倒语气十分淡定地说:“既来之,则安之。即便燕双飞亲自来了也无妨,我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不给他们太明显的把柄抓,谁也奈何不了我们。”接着又看洪辰和季茶:“还望两位,多多配合。”

    “嗯,明白。”

    季茶和洪辰都点了点头。

    于爱好武功的小王爷而言,结交江湖群侠,十分正常。但若是和皇天教勾结,就是个大麻烦。所以自己身份,万不可泄露出去。

    正在此时,两道身影来到了一行人面前。

    “宁庄主,荣庄主。”

    颜桀和其他人纷纷起身,行了个礼。同时心生好奇:刚刚来时,已经和这两位庄主打过招呼,怎的他们又单独过来,想要说些什么?

    宁采和荣蓉各自回了个礼,目光却未往颜桀或刘仪之身上落。宁采盯着洪辰,微笑着开口道:“这位朋友,你就是‘神掌无敌’?”

    洪辰点了下头。季茶颜桀等人不明所以,也不插话,只在旁边默默观望。

    “敝人便是宁采,神仙山庄的主人。”宁采打量着洪辰,继续道,“方才几位不肖弟子得罪了朋友,还望朋友不要放在心上。都是敝人疏于管教,让他们眼高于顶,瞧不起出身毫末的各路江湖好汉。但这并不代表我们神仙山庄的态度,事实上,我与内人召开神仙大会,对宾客的要求,不分出身贵贱,不分出身高低,只要义字当头,便是我们的朋友。”

    “嗯。”

    洪辰又点了下头。

    宁采有些不快,自己都折节到这份上了,你连自报个姓名家门都不行吗?但方才弟子蒋惜荷又说此人可能是九剑天卫之一,便不好给以脸色,只能继续赔着笑,道:“还望朋友报上姓名,到晚宴时,敝人也好将朋友介绍给诸位武林英雄们。”

    洪辰说:“我就叫神掌无敌,姓神掌,名无敌。”他一向不擅长诓人,遇到这种情况只好少说话。这神掌无敌的外号,本就是搪塞蒋惜荷时随意所取,现在索性就当名字来用了,和那次的“南山刀圣”一样。

    宁采却听得恼怒:哪有叫这种名字的人?旁边荣蓉这时开口道:“朋友,你年纪不大,却武功高深,于惜荷她们而言,已算江湖前辈了。还望不计晚辈过失,方显高人大量。”

    季茶这时候笑:“你瞧他长得高么?就高人大量。”

    颜桀问:“宁庄主,荣庄主,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说来惭愧,其实都是我几个弟子惹出来的事情。”

    荣蓉叹了一声,说了一下事情的大概经过。只不过隐去了弟子指错路的动机,只说成了弟子糊涂失误,之后误会升级,互不相让,才最后刀兵相见。说完这些后,又忽闪着双眼,低眉垂首,道:“看样子小王爷与这位号称神掌无敌的朋友很是相熟,还望帮我们多美言几句。我与宁哥都是江湖上有名好客热心的人,从来都只有朋友,没有仇家。”

    颜桀心知是个和神仙山庄拉关系的好机会,便向着洪辰道:“洪兄弟,你就看在我面子上,别计较两位庄主几个弟子过失了罢。”洪辰配合着点头道:“可以。”颜桀又向宁采和荣蓉道:“这位洪兄弟真名一向不为外人道,连我都不知道他真实名字,又不喜多言。他不报姓名,并不是心怀不满,针对两位庄主。”

    “多谢小王爷开解。”荣蓉道,“久闻小王爷不仅武功好,为人更是一等一的不错。今日所见,果真名不虚传。连神掌无敌这样江湖上不曾风闻的一流高手都愿与您结交,便可见一斑。”

    宁采的火气却越烧越旺,暗想:小燕王一直为朝廷所忌,能和小燕王关系好的,八成不会是九剑天卫。可能这神掌无敌,是燕王旧交,甚至根本就是以前燕王府的某位家将也说不定。

    再想起方才有个小燕王手下话语里还暗讽刺了一下他的身高,宁采对自己的猜测就愈发肯定,也愈发恼火:若是个江湖隐世高手也就罢了,我道歉他不接受,别人只会说他骄矜自贵,不长眼力。可区区一个家将,奴才一样的人,也配我折腰赔礼?这要是传出去,可要大大坏了我“谪仙剑”的名声。

    心思一微妙起来,宁采就非马上找回场子不可,嘴角忽勾起了丝笑,声音比先前提高了好几分,道:“不过这位洪兄弟自称神掌无敌,那会儿更是以一双肉掌折断了我们山庄好几名弟子的兵刃,连云墨派齐越师侄的名刀‘映雪’都被他打在了地上,可真是厉害,让敝人都起了几分领教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