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13章 拳脚功
    作为山庄主人,当世名侠,宁采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自然受着许多人关注,这一段音量拔高的挑战言语,更是让他们注意力集中过来,其他原本并未关注他的人,瞧见别人反应,也纷纷侧目以视,互相询问议论。

    “宁庄主要领教的那人是谁?”

    “与小燕王认识,似乎号称神掌无敌,但江湖上从没听过。”

    “不过遇了几个无礼小辈而已,两位庄主话都说到那份上了,这家伙依然不报姓名,一副爱答不理的姿态,可见心胸不怎么宽广。”

    “心高气傲,也得有真本事才行哩!”

    “刚刚听宁庄主的话,似是云墨派大弟子齐越也在这神掌无敌手下吃了亏。”

    “那可不仅是吃亏这么简单。齐越被视为刀帝一脉未来接班人,刘掌门连昔年佩刀‘映雪’都赐给了他,神掌无敌却把映雪从他手里打掉了,不知云墨派那边作何反应。”

    果然,刘世良从座上起身,和云墨派其他人也走到了小燕王一行近前,开口问道:“不知我门下弟子与阁下生了什么嫌隙,乃至动手?”

    荣蓉抢着道:“其实令徒是一片古道热心,见惜荷她们吃了亏,便出手相帮而已。若论过错,也全在我与宁哥对弟子教导不严身上,与令徒和这位大侠,都没关系。”

    刘世良道:“即便如此,我也想见识见识,能将齐越手中刀打落的武功是什么样子。”顿了一下,又道:“不过我门下弟子已属齐越刀法最强,其他人更不如之,我与宋师弟年纪又长出太多,不好与这位神掌无敌大侠较量。方才宁庄主说有领教兴趣?我便和云墨派其他人站在一边,做个见证罢。”

    一直观望此处情景的周吉力和孙兰溪正窃窃私语。周吉力笑道:“孙兄,你瞧这宁采和刘世良,先不论武功咋样,若是去玩蹴鞠,可都一定是一流好手。”孙兰溪疑问:“周兄此言何解?”

    周吉力解释道:“宁庄主说自己有兴趣领教神掌无敌的本事,中间非要提齐越被拍掉了刀,分明是想把火往云墨派身上引,还刻意讲明是名刀映雪,不就是逼着人家刘掌门来发声么?他自己想试探神掌无敌,又怕担输阵风险,有意向云墨派借刀杀人,可不就和蹴鞠里踢球一样,来了发传球?嘿嘿,但刘掌门也是个人精,借着荣庄主两句客套话,三言两语就顺势来了个反脚一踢,把球又传回宁庄主这边来啦。”

    “的确如此。”孙兰溪觉得还算有理,“只是不知宁庄主要怎样应对。”

    “能怎么应对?硬着头皮上呗。”周吉力又是“嘿嘿”两声笑,“反正和咱没关系,就等着看笑话罢。”

    孙兰溪问:“为什么是笑话?”

    周吉力道:“大名鼎鼎的一代剑侠谪仙剑,倘若折在名不见经传的邋遢小子手里,可不就是笑话?也不是我瞧不起他,虽号称谪仙剑,也就钻了诗剑流派日渐式微,没什么人撑门面的空子,实打实论起来,剑法比孙兄还要逊色三分嘞。”

    孙兰溪眉目有些喜色:“嗯,我也认为如此。咱们俩那日都在这神掌无敌手上吃了个暗亏,宁采七八成不是对手。”

    周吉力“嘁”了声:“孙兄,你想象得还不够嘞。宁采一个人打不过,可不就得上夫妻档二打一么?到时候赢了还能勉强维持个门面,若是输了……哈哈哈。”摇着头,一阵笑。

    此时洪辰那边,自是对继续挑战的宁采一阵推辞,但他越不愿动手,反而越激起宁采心中不忿,乃至于愤愤道:“原来阁下这一身催金裂铁的武功,只是用来欺负年轻弟子的。”

    “我与您那几位弟子动手,原只为知道茶会的确切位置而已。何况我也没伤到他们,算不得欺负。”洪辰根本不理解宁采心中的弯弯绕,只以为他是在为弟子出头,分辩道,“若是庄主在意他们折断了的刀剑,我赔便是。”接着将钱袋提了出来,心想:我要赔你钱,摆明了在服软,你总不好再找我打架罢。

    可这一举动,在旁人看来哪像服软?神仙山庄家大业大,谁会在乎几柄刀剑,拿银钱出来,反而像在故意羞辱。宁采原本一直能保持淡定神情,这时也终于勃然色变,腰间长剑“呲吟”一下从鞘中抽出,压抑着语气道:“朋友,咱们胜败也不计,就当茶会上献给在场诸位英雄好汉的异常助兴表演,如何?”

    洪辰还是不愿接战,月前在天威将军府与宁采交过手,知道他内功到了第五境,剑法玄妙厉害,属江湖一流高手,比陈叔夜之流高明得多,“清河剑”也是把锋利宝剑。自己若用刀就会暴露身份,若不用刀,仅凭新学的几样武功,心里又没底。

    可正筹备说辞的工夫,宁采已然长剑一抖,直刺而来。洪辰闪身躲过,出去两步后一回身,将钱袋提在面前,道:“宁庄主,别和我打,我给你钱。”宁采大怒,转身奋剑一挥,剑身上裹挟的剑气瞬间把钱袋斩了个四分五裂,白花花的银子哗哗掉了一地。

    “钱!钱!”

    小宝儿认得银子,兴奋大喊起来。

    宁采挺剑再刺,一泓长剑浮掠空中,似长河从天而落。洪辰躲闪几次,渐渐被逼到人群桌椅密集之处,愈发难以寻找落脚位置,不还手也不行了,只好抬起双手,拳掌变换,寻找将清河剑从宁采手中震落的机会。

    早在练习狼牙拳的时候,洪辰便发现伴随着内力催动,一双肉掌之上,能覆盖一层淡淡罡气,有这层罡气在,寻常刀剑锋芒便伤不到皮肉,先前折断陈叔夜的刀,神仙山庄弟子们的刀剑,也都全都倚仗于此。

    此刻与宁采交战起来,这罡气竟依然能撑住清河剑的攻击,甚至还能把覆盖在剑身上的那层剑罡给拍碎,手掌硬撼剑身,震感藉由剑柄再传到宁采手掌手腕手臂乃至肩上,使其动作稍有停滞,并发生细微变形,剑法威力便被限制了三分。只不过并无法如使刀时一样,把一次一次地把震感给增强,震得他长剑脱手。

    饶是如此,于一众武林人士面前,这一身功夫也足够惊人了。江湖侠客不似那些教人强身健体的武师,多习便于作战的刀剑兵刃,少有专练拳脚的。就算有,也多是二三流人物,少有一流高手。

    故而洪辰这一套“狼牙拳”下来,已让原本抱着看戏心态的人们,多了好几分认真,用心观摩起这少有的神掌功夫。

    但在场人里,真论心中惊骇,还当属颜桀最甚。眼瞧着洪辰许多动作,都脱胎于自己传给季茶的狼牙拳,若自己使一趟子出来,恐怕双手已让宁采给切断了,不由叹服想道:“世上武学到了高深地步,影响最为大还是内功修为。一旦内力上去了,招式威能自成。我靠招式克制取巧,在二流高手里逞威还行,一旦面对厉害一流高手,就敌不过。不过我修习这些招式,也并非无用,内功若是同等,可不还是谁招式更厉害谁能赢么?可见二者还是缺一不可。”

    至于为什么洪辰用的是狼牙拳,颜桀也没多想,只以为是这位魔教教主怕一身魔教武功被人认出来,才故意用这样的武学掩人耳目,又暗道:“他究竟多大年纪,内力就已恐怖如斯?魔教功法要真那般厉害,我可否想办法,让他传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