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14章 英雄辈
    这时候,洪辰与宁采已交手了七八十招,整个谪仙堂所有人注意力尽在二人身上。众人皆觉得二人剑来拳往,有来有回,一番打斗格外精彩,就连一众高手,也在趁机研究琢磨宁采开合有度的诗意剑法和洪辰变招迅猛的拳脚武功,双方越是僵持不下不分胜负,他们便越是满意。

    唯有素来了解宁采武功的荣蓉心中隐隐担忧:眼下二人看上去平分秋色,实际上一直是宁采在暗暗吃亏。诗剑流派,最讲求一泻千里,绵延不绝,越是停滞晦涩,就有碍一身实力发挥。宁采手中清河剑依旧快且不见散乱,从形上来看毫无问题,但个中蕴含的诗意气势随着对战,愈发稀薄式微。估计再过个七十招八十招,就要荡然无存了。

    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江湖切磋,胜败常事。但一来宁采是成名人物,对方名声不显,二来是宁采主动讨战,又是以名剑对空手。一旦输了,面子上总有些挂不住,且这又不是寻常时期,神仙大会首日东道主若败给无名之辈,还怎样让群雄信服?

    思及此处,荣蓉左右手往腰间一握一抽,阴阳两仪刀亮出锋芒,喊了句:“我看神掌无敌大侠还未用出真本事,大家看得还不够过瘾,且让小女子也上去逼他一逼。”随即冲上前去提刀参战。

    洪辰拳脚上的功夫毕竟远不如刀法,连堪堪压制宁采都要过百招,又多对上了个一流高手,顿时压力倍增。且荣蓉双刀配合,左右互补,既快又稳,相较只使用一把剑的宁采,更能制造威胁。

    洪辰原本就很稀罕荣蓉用双刀的武功,曾自己摸索尝试过,却毫无使用双刀的头绪,当下也想多见识几招,便使出狐魇步身法,疾速移形换位,对抗拆解招式时尽量只对上宁、荣其中一人,以减轻压力。

    而在他人眼里,这场比武切磋,因为荣蓉加入,变得比先前更加绚丽。三人交手比两人对抗,多了许多腾挪翻跃,招式幅度更大,身子伸展更开,添以不断回响的“砰砰”“嚓嚓”碰撞声,于在场武人而言,实属一场罕见的视听享受。

    荣蓉努力牵制洪辰,来帮宁采找回用剑的节奏。洪辰也不急着分胜负,对招同时不断在脑海里记忆荣蓉用刀的手段,那对黑白分明的弯刀,时而阴起阳落,时而阳升阴降,进退互补,直好似这根本不是两把刀,而是一把奇形两刃链子刀,以无形锁链串了起来。

    压力减轻的宁采终于恢复了起始时的气势,额上汗珠消失,精神复又抖擞,手中清河长剑起落间,延伸斩出的剑气甚至在土地上留下了近似于泼墨山水画一样的图案。

    洪辰以一敌二,却愈发神勇。狼牙拳本无固定套路招式,核心是拳掌爪互变的手段,恰如狼嘴开合间狼牙差互一般,敌强我强。洪辰越战就越酣畅,本身对挥拳用脚的感悟不断提升,脑海中忽然浮现些图景。

    身在桃源时,每日最大敌人便是村内一霸的卖鱼强,自己不是没有反抗过,某日曾以竹代刀向其反击。但卖鱼强一抬手就攥住了竹子,往后一拉,再一抬腿,一脚便狠踹在自己肚子上。师父也曾与卖鱼强理论动手,卖鱼强基本一搡一推或者再来一窝脚,保管教师父屁股着地。

    而记忆中卖鱼强的动作,此刻便成了一幅幅缀连一起不断翻动掠过的图案,在洪辰脑海当中,与狼牙拳的动作招式渐渐融合,往一套全新的武功演变。

    正所谓厚积薄发,洪辰面临两位一流高手围攻重压,自身在拳脚武功上的潜力,被进一步逼出。心有所思,行有所动,再施展出的狼牙拳,便近似于脑海中新武功的模样。

    之前还有许多招式为求多变而变化,而现在用出来的就少了许多无用变招,每次出招留给自己进一步回旋变化的余地反而因此更足。失了三分绚丽诡怪,添了五分厚重稳健。

    这种不知不觉的演变,就连洪辰自己,也是慢慢才有所察觉。而在他人眼中,更像是之前没用出真本事,此刻才开始认真,由存心刻意的炫技转往大气磅礴的迎击。

    孙兰溪向周吉力问:“周兄,你可看出此人武功来路?”

    周吉力道:“他之前的招式,很像南方青州一门叫狼牙拳的武功。可到了现在,却又不像了。他出招没有固定套路,单从形迹上根本无法判断来路。不过嘛……”说到这,故意拉长了声音,久久不接下面的话。

    孙兰溪又问:“不过什么?”

    “不过待我多看看,一定能瞧出什么来。”

    周吉力一副认真口气。

    在颜桀眼里,洪辰变得更深不可测。任何一门武功的演变,都非易事。哪怕大力神掌这种粗浅的入门功夫,其招式动作和运功路线,也是经过了武林前辈们多少年的实践,才确定下来。颜桀自诩武学天赋惊人,博采众家之长后常对武功作出某些改动,但最多也就是风格变化,用起来更自然顺手,而非洪辰这种改动后如脱胎换骨,添了几分威力出来。

    使了一阵子新狼牙拳,洪辰愈发得心应手,与宁采荣蓉又过招了三百多个回合,依然丝毫败相未露。后两者未再落下风,也不想就此罢手,显得和认输了一样。三人勉力续战,直打了好久功夫。

    忽有劲风起于一侧,唰唰唰三道刀气分别袭向三人。洪辰以掌接下后退两步,宁采侧身一剑荡开,荣蓉双刀交叉将其格碎。而刘世良不知何时已站在三人中间,才抽出一半的刀“嚓”一下完全落回刀鞘,淡淡开口:“三位一番献技实在精彩,不过再继续打下去,这茶会恐怕就开不下去啦。”

    洪辰与宁采荣蓉这才有机会四下望去,只见周围十几丈处已一片狼藉,桌椅碎裂,果盘覆地,点心散落各处,精致茶杯茶壶倒在泥里。

    四周响起一片掌声与喝彩:“两位庄主剑法通天,刀法无双,神仙侠侣,名不虚传。”“这位神掌无敌,也称得上名副其实,我实在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拳脚武功。”“真要追溯起来,上一位能有如此拳脚造诣的,还是当年名动天下的白大侠。”“此来神仙大会,单是见识到了这一场比武,都值了啊!”

    宁采收起长剑,宁采插回双刀,齐齐向着洪辰一拱手。宁采又恢复了平日中的大气:“阁下不吝赐教,展现出来的武功,实在让我们夫妇二人大开眼界。从今以后,阁下便是敝府最为尊贵的宾客之一,礼以十大派掌门级别相待。”

    洪辰如今知道十大派掌门是什么样的人物,如刀帝剑皇都位列其中,大多是天下顶尖高手,不禁受宠若惊,道:“宁庄主,您太瞧得起我了。”

    宁采却一摆手:“阁下愿意将最为高深的武功展现出来,才是真正的慷慨大方,相比起来,敝人这点礼节待遇又算得了什么?让天下英雄齐聚一堂,各显本领,共图进步,本就是神仙大会召开的初衷。”

    洪辰闻言,心中起了几分佩服。以往和自己动手的人,大多恨自己恨得不行,鲜有打完之后还能如此和颜悦色的,这宁庄主心胸可真是宽广,称得上光明磊落,英雄好汉。他身边的荣庄主,也是一样的女中豪杰。

    又一望刀帝刘世良,只见此人容貌甚伟,器宇不凡,也暗生敬意:若不是他出手中断了比武切磋,这里不知还要生出多少破坏。我没怎么接触过这些江湖大侠,总听季茶说他们多么多么虚伪狡诈,如今看来却一个个识大体,给人留余地,比处处不饶人的季茶大气了不知道多少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