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17章 酒醉人
    洪辰跟着人群到了举办夜宴的英雄潭,发现这英雄潭还真有一个大水潭,有二三十丈见方,水面上飘着许多用纸围着蜡烛扎起来的灯,更兼悬在四周的许多灯笼,照得周围很是光亮,站在此处,还能听到远方瀑布落下哗然之声。

    潭边摆了上百个桌子,千来把椅子,神仙山庄弟子引领众人各去就坐。洪辰本来跟在颜桀等人旁边,哪知那蒋惜荷又到了旁边来:“小燕王,神掌前辈,我们庄主请你们二位到上位三桌落座。”

    颜桀欣然:“那再好不过。”接着对一直跟在旁边的钱雪松一抱拳,道:“钱老前辈,本想夜宴中再与您多交流一会儿,看来只能过后再聊了。”钱雪松笑着摆手:“无妨无妨,年轻人还是多去结识一下厉害人物罢,能被邀请去上位三桌的,可都不是一般人。”

    洪辰本欲推辞不过去,但又觉得再和季茶坐在一起十分尴尬,便只好和颜桀一起跟着蒋惜荷去了紧靠潭边的上位三桌。此时他们还是最先到的,但坐下片刻后,便有更多人到来入座。

    新来的人里,其中许多洪辰已在过往就认识,或者下午听刘仪之介绍了:除了宁采荣蓉两位庄主及几位弟子外,还有天涯阁阁主枪神齐英,其弟子方慎,镇海宫宫主冰海美仙伍亦思,云墨派掌门刀帝刘世良,长老义破云霄宋霄,云州云海蛟龙云默轩及几位江河帮长老等许多高手。接触交手几次的行云书院柳泉,御剑堂铁手无情应海兰也在。

    另外洪辰见那夜和自己过招的两名灰袍人同在此列,向着颜桀一问,方知二人一个是快刀无影周吉力,一个是落剑无痕孙兰溪,见他们外号格式统一有趣,又顺道问了一嘴其他九剑天卫的绰号名字。

    颜桀道:“前三卫名号鲜有人知,我亦不晓。余下六卫分别是‘金枪无命’赵燎原,‘玉箫无心’林天寒,‘银钩无理’吕素缣,还有你已知的应海兰,周吉力,孙兰溪。他们六人都是江湖一流高手,各擅不同兵刃武功。”

    洪辰道:“我以前听九剑天卫名字,以为是九个用剑的人护卫天子,还奇怪为什么应海兰用铁爪,原来用剑的只有一个。”

    颜桀笑道:“御剑堂与九剑天卫里的‘剑’,都是象征意义。以‘剑’来命名,实取仗剑倚天之意。御剑堂,是专为天子办事的组织。九剑天卫不是用剑的人,而是九个人实为天子之剑。”心中却思量:这洪教主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不知道和我逗着玩?

    这时宾客已到了个差不多,宁采荣蓉起身开场致辞,其中许多言语洪辰都听不大懂,但什么“义士”“英雄”“大侠”还算清楚明白,不禁逸兴遄飞:我从江湖出来这么久,终于看见了各路侠士们的真容,他们虽对魔教之人心狠手辣,待自己人却宽容大度,义气慷慨,倘能和他们走一路,必比整天过偷盗逃跑的日子强多了,不必再惶惶不可终日。

    接着有些懊悔愧疚:“想来我从前和季茶一起偷盗掠抢的那些兵刃,原主人全都是英雄好汉,我那么做实在是非不分,太不该了。”又开始思量考虑,怎样才能洗清自己身份,告诉别人自己并非魔教教主,是被人带到了歪路上,以及,做什么事才能补偿那些失去神兵利器的英雄,得到他们原谅。

    可又转念一想:“季茶固然可恶,却也帮了我好多忙,我若出卖季茶,同样不是英雄好汉之举。”一时又陷入内心挣扎犹豫当中,连宁采荣蓉致辞完毕,大家开始动筷吃饭举杯饮酒,都没意识到。

    “神掌前辈,神掌前辈?”

    一连串的呼唤,将洪辰从出神中惊醒。

    洪辰抬头一看,只见蒋惜荷端着酒杯,站在自己面前,含羞低头,笑靥如花:“神掌前辈,惜荷来敬你赔礼酒啦。”

    洪辰匆忙从座上起身,而一旁颜桀已给他斟满了一杯酒,便拿起来道:“蒋姑娘,不知者无罪,既往之事,一概不究方好。”这话语明面上说的是蒋惜荷,却是对自己未来境遇的暗暗希冀,期望有朝一日自曝身份之后,江湖群侠别太追究自己从前过错。

    “谢谢神掌前辈原谅,惜荷先干为敬。”

    蒋惜荷甜甜一笑,将白瓷的酒杯凑到红润嘴唇旁边,旋即衣袖掩面一仰头,再将空空的酒杯向着洪辰一展示。

    见她饮尽杯酒,洪辰也不好意思不喝,举杯一闷,便将一杯酒尽数灌进腹中,马上觉得喉咙里火辣辣,舌头尖上有种说不出的苦,肚子也难受得要命。

    蒋惜荷之后,又有好几人前来敬酒,一个个舌灿莲花,几乎将自己对神掌无敌前辈崇拜之情说成海枯石烂也不会消失。洪辰说不出漂亮话,又不想拒绝示好,便只得一口一杯,没多少工夫就干掉了一坛烈酒。

    酒入肚肠,里面的醉力却被浑厚内力消弭了个七七八八,洪辰只难受及想尿尿,却不发晕。附近其他人也一个个过来举杯,从宁采荣蓉,到宋霄方慎,再到云默轩伍亦思等人,整个上位三桌的人,除了齐英刘世良这样的顶尖高手,快要和洪辰轮着喝了一个遍。

    洪辰本就暗暗钦佩这些英雄豪杰,又心怀内疚歉意,只好拼着难受,也要不断地把酒给喝下去。然而他全凭着一身内力在支撑,并不会其他人那种主动消解酒力的手段,轮番闷灌之下,终于起了醉意,脑子愈发昏沉,只知道有人过来,自己便举杯就喝,其他什么都意识不到了。

    众人见神掌无敌喝酒甚快,脸也不红,话也不多,只以为其自负解酒手段高明,忍不住生了些挑战之意,一轮过后又来一轮,然后再来一轮。洪辰越醉越厉害,纵然内力高深到能自行抵消蒙汗药,可喝进肚子里的这些酒不用解酒手段,别说一个人了,就是十头公牛都能醉倒,何况一个从不喝酒的少年?

    其他人彼此间的觥筹交错,谈笑风生,洪辰一概听不到,只知道杯子里一旦灌上了火辣辣的酒,自己就得喝下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被颜桀扶着去尿尿估计都有七八次了,忽然一阵清脆铮鸣忽然入耳,自水潭上空袭来的凉风吹过额上,洪辰才觉得些清醒,定睛往声音传来的地方一望,却见两个人影,正站在水面中央,都穿着长袍,戴着斗笠,其中一人手上握着一柄反射着光芒的长剑,刚刚声音正是他以指弹剑发出的。

    不仅洪辰看见了,江湖群雄也都看见了,一开始以为是宁采与荣蓉安排的助兴之演,但就连这两位庄主也是一头雾水。那弹剑的人又伸手指敲了好几下剑身,悦耳剑鸣霍然传遍整个山顶,齐英与刘世良最先反应过来,齐声开口:“‘剑狂’罗轻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