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18章 月蚀天
    “罗轻寒?”

    洪辰听到这名字,顿时想起自己和罗轻寒的几次相遇来,生恐被认出,酒劲又稍稍醒了一些,迷迷瞪瞪中用左手捂住下半边脸,身子一沉,肘部撑在桌上,继续盯向水潭中央。

    江湖群雄听到齐英和刘世良言语,又瞧水上之人弹剑手段,也纷纷认出来了罗轻寒。只是不知站在他身边的另外一人是谁。

    “不知罗大侠造访敝庄,有失远迎,望恕无礼。”宁采大方一抱拳,并赞道,“罗大侠以及旁边这位大侠漂于水面的轻功,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许多人随声点头,轻功足以踏水而行,不少一流高手甚至部分擅长轻功的二流高手都能做到。但能这么静静不动站在水面上的实在少有,众人大多都是第一次见。

    罗轻寒手上动作停止,长剑却依旧在颤鸣,开口笑道:“哈哈,宁庄主谬赞了。我这哪里是漂在水面上?只是踩在了测水位的木桩上而已。”

    潭边群雄顿时一阵哭笑不得。

    宁采脸上出现一丝尴尬,他虽知道潭中确有木桩,却只以为罗轻寒要展现高深轻功,没往这方面去想。又道:“罗大侠,水面清冷,您与另一位朋友先过来落座罢。”

    罗轻寒道:“稍等。”

    宁采一怔:“罗大侠还有什么事?”

    罗轻寒将剑往天上一抛,那薄薄的凋碧树竖着转了几圈后,正好插回背上剑鞘当中。随后才道:“天师让我来给诸位带句话。”

    此语一出,全场随之一静。大虞国,谁都知道“天师”这两个字分量有多重,甚至胜于天子。宁采惊诧地深吸了口气,道:“哦?没想到连燕天师都对敝庄的神仙大会有兴趣,不知要下什么指示?”

    “这谈不上是天师指示哩。”罗轻寒随手往山外天空一指,道,“天师昨日夜观天象,判定今晚会有异象发生,便告诉要来神仙大会的我,说八月十五亥时一刻左右南方天空将现异象,平日难得一见,大家最好都看看。”

    “原来如此,天师实在好兴致。”宁采顿了顿道,“现在应该刚到亥时,离天师所说的时候,还差不到一刻。”

    潭边众人向着南方夜空注目,只见皓月当空,无云无星,不像会出什么异象的样子。有人道:“夏夜会有流星,有时候甚至会如下雨般纷落,这八月十五难道也有流星?”又有人道:“十五发生的异象,难道是月蚀?我曾见过一次,的确是罕见异象。会在八月十五发生的月食,应该更难得一遇。”有人接着道:“日蚀月蚀,可定天下吉凶,不知若真是月蚀,对这天下是吉是凶?”

    洪辰望着天上的月亮,又有些迷糊了,口中很渴,旁边却找不到水,只有酒,便抄起手边酒杯,一饮而尽,嘴里已经麻木,感觉不到什么苦和辣了。此时风寂云清,许多念头蓦自心里蹿出:“原来酒也不是很难喝,喝多了竟挺舒坦的。我现在是醉么?那句诗怎么念的来着?‘举杯消愁愁更愁’?狗屁!我现在一点都不愁!这当大侠做英雄,可真妙,真好,只需整天与人谈笑,露两手武功,便有吃有喝,还有漂亮的妹子在一边客客气气地说话,不必如丧家犬般四处逃窜,受人冷眼冷遇。啊,酒可真好,我须得再来一杯,杯酒下肚,可一点不愁了,酒真的能消愁……唔,似乎上次季茶在白马庙马像肚子里找到的刀,就叫消愁来着……嘁,消个屁?一把我拿着都不舒服的破刀,能有酒这般好么?”

    忽然有人道:“呀,月亮真少了一小块!”众人紧紧望去,洪辰也跟着望去,虽然头脑有晕眩,仍瞧得出来大如圆盘的月亮少了一个小口,不由笑道:“季茶,记得我跟你讲过的竹鼠么?有时候喂它们吃饼子,一口咬下去,那饼子就成了这模样。”但马上回过神来,季茶并不坐在自己身边。紧接着又一惊,立马盯向旁边几人——自己刚刚把“季茶”这一被通缉的名字说出了口,可坏了!但望了望同桌和邻桌,发现没一个人对自己的话有反应,都在看天上月蚀,洪辰才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在舌头发麻发大,讲话含糊,别人注意力又全不在自己身上,谁也没听见。

    月蚀一直持续,洪辰再望向天空时,月亮已少了一小半,像条弯弯的船。身边颜桀举杯道:“洪兄弟,你今天陪着别人喝这么多,趁着天上降此异象,无旁人过来,得跟我再来几杯啊。”

    “干。”

    洪辰也不客气,一杯杯地与颜桀喝酒,心里又平白起了几丝恼恨:“你这小王爷,明明可以过安稳日子,享富贵生活,却不知足,成天想着复辟自家王朝,去当皇帝。非要和魔教季茶走得这么近,我瞧你早晚要被带沟里去。”

    胸中有气,洪辰和颜桀喝得更快,几乎一杯完了就接着下一杯。刚刚静下来才消去的几分醉意,这时又起来了。

    天上月亮越来越细,从小船成了弯镰,再从弯镰成了女人的眉毛——洪辰先想起的,却不是今日见到的蒋惜荷和伍亦思,而是第一次学骑马时身边的季茶,想到季茶,平白又添了股怒气——然后从眉毛成了细细的钩子,有点像紫大娘缝竹鼠皮用的弯针。

    明月终于消失,只留下圆圆的红红的影子。群雄一阵喧哗:“红了红了,你们看,月亮彻底红了!”“别大惊小怪,有时候月蚀是月全蚀,月亮就是会变红。”“我听闻月全蚀月亮会变成古铜般的颜色,可这次月亮竟变得血一样红,不同以往啊。”

    洪辰也暗暗惊奇,想起身在桃源时听掌柜所言,这天上若是发生月蚀,短则两个刻钟,长则两个时辰,不知这次月蚀会持续多久。强撑着涌上头的醉意,瞪眼望向天空,等着月蚀结束。

    但红的不仅仅有月亮,连夜幕上都映出了红光,洪辰以为是自己醉得眼花了,却听颜桀道:“城内起火了!”顿时仔细看去,只见从山顶远远能望到天京城里许多灯光,应是圆月佳节灯会,可在天京外围,原本不应有灯会的地方,也起了一大片亮。

    不少人注意到了异状,议论道:“哎,这大过节的,怎么就有地方着火了?这月蚀果然凶相,灾祸来得这么快!”“似是城北着火,那里大多是些木棚草屋,这要是烧起来,可一烧就是一大片啊。”“哪个臭玩意儿点的火,人家救火兵不要过节的么?”

    望着那片火光,洪辰记忆中似有根弦触动,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曾见过一场大火,但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又忽意识到:“城北棚户里,住的可许多都是连水都得省着喝的穷苦人,这火一下子烧这么大,救得了么?”

    接着便想起在棚户区收的三个弟子“火神龙”“风麒麟”“雷飞凤”来,还有那个瘦瘦高高凶巴巴的棚子婆,酒劲一下子醒了一半:“这大火,他们几个躲得过去么?哎呀,听说棚子婆养了好些行动不便的孤苦老人,想必棚户区类似的人不少,我得快去看看!”

    洪辰腾地一下站起,摇晃着便往山下走。颜桀见状问:“洪兄弟,你往哪里去?”洪辰答道:“回城里!”颜桀又问:“回城里做什么?”洪辰只答:“着火了,救人。”

    此时正路过的桌上,座上一名江湖客伸手朝着洪辰衣袖一拉,道:“神掌前辈,那里都是些流民,平日经常作奸犯科,估计一把火下去,十个人里有九个是该去坐牢的家伙,没什么好救的。”洪辰一下子挣开:“那里有我认识的人。”

    宁采见洪辰欲走,也过来道:“神掌大侠,你喝得这样醉,等到了那,火都烧完啦。救人的事,自有救火兵丁去做,用不着咱们。”洪辰闻言停了一下,但一想还是觉得不行,不去看看没法心安,便道:“我得去,宁庄主勿要再拦。”

    其他人虽也都看见了火情,但一来路途遥远,等赶到时候火要么被灭要么烧停了;二来都喝了些酒,不想动弹;三来,就算没醉,这夜宴可是和许多江湖英雄豪杰拉近关系的好时机,区区棚户区发生的小小火灾,根本不值当抽身离开。

    洪辰又走了几步,感觉一个人跟在了自己身后,一转头只见是季茶,便道:“你跟着我做什么?”季茶道:“跟你去救火啊。”洪辰心中攒着的火气终于开始往外边喷:“魔……魔头!你别跟着我!谁要你去救火!滚开,我不要看见你。”

    季茶也瞪大双眼:“你说什么?”洪辰没再喊“魔头”,只嚷道:“我不要和你一块,给我滚。”

    季茶哪受过洪辰这等责骂羞辱,一转身就要离开。但洪辰忽又道:“且慢!”季茶立马停住脚步,心中发喜,道:“后悔了?”洪辰摇头,一摊右手:“滚之前,把我的刀还我。”刚起来喜悦之火的季茶直感觉被泼了一大盆冰水般,喝骂:“哪有你的刀,滚啊!”

    洪辰伸手去夺,季茶加快脚步往回走,同时按住腰间日月无双,防止洪辰来夺。洪辰冲了两步,一个踉跄,反而顺手一抄,将季茶背上的消愁给摘了下来。季茶感觉背后先是一重随后一轻,忙一转身,却见洪辰已夹着被布条裹着的消愁,飞跃着消失在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