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19章 夺命火
    下山路上,洪辰酒劲儿上头,跃起落地中几次脚步不稳跌了跤,直到撒了两次尿,再受冷风一吹,才更清醒一点,运起内力注入腿脚,朝着火起方向飞奔起落。

    洪辰下了山跑了段距离,已能远远望到冲天的火光,势头比先前有增无减,半边天都被烧得发红。离着棚户区尚有大几里,已能闻到浓重的烟呛味儿,再近一些,便能听到许多人在呼号。

    冲到棚户区附近时,洪辰就看到几乎大半个棚户区都陷于大火当中,目之所及,尽是大片火海,跳跃着的火焰好似正在跳舞的疯子,随着呼啸而来的西风,越蹿越大,有的棚子上起的火足有两三丈高。

    边上有不少刚从火海中逃出来的流民,一个个灰头土脸的,不少已被烧伤,基本上每个人头发都散发着焦糊味道。洪辰皱了皱眉头,撕下了块衣襟绑在头上当面罩遮住口鼻,随之往棚户区一冲,凭着记忆往曾住过的棚子那边走。

    如今整片棚户区都成了火焰覆盖的范围,许多棚子已经被烧塌了,洪辰本就醉,脑子又被烟气呛得有些懵,一时找不到火神龙他们住处。正心焦间,猛地听见近处一间正燃烧着的棚子里传来哭声,便解开消愁外面的布条,冲上前去,举刀一挥。

    木门破开,只见这棚子的屋顶早就塌下来了一半,一个人正被木柱压在下面,后面还瑟缩着一个抱着两个小孩的女人,四周全是火,浑身都被熏黑,一边哭着,一边拍打飞溅到衣服上的火苗。

    洪辰冲进屋,先劈开木柱,把被压的那个人拉起,发现这男人已不动了,又转身一刀把正在燃烧的墙给劈烂,跟那女人说:“快带孩子出来!”

    女人抱了两个小孩出了棚子,洪辰随后拉着男人出来。女人放下孩子,回身扑到男人身上便哭。洪辰听不懂她又嚎又喊地在说什么,但既然出了火场,离着外边也不太远,应能自救,就舍了他们,继续去找火神龙那间棚子。

    然而困在火场里的人为数甚多,洪辰走不多远就要听见呼救,一连操刀破门了好几次救了十好几人才发现,这些棚子的门竟是从一开始便从外面用锁上的,便问一个刚被救下来的老汉:“为什么门被锁着?”

    老汉道:“兵老爷们说我们会趁着佳节去城里偷钱惹事,就把我们全赶回棚子里,然后全锁啦,说等明天才能放出来。谁知道夜里就起了大火?有些人撞不开门,也没窗子,就只能在棚子里等死。”

    洪辰一怔:“所有人都被锁了?”

    老汉点头:“是啊,全被锁啦!也不知道多少人能出去。”

    洪辰立马冲到一个房门紧闭却也没声息发出的棚子处,挥刀一斩劈开锁链,还未破门,那门便向外一倒。洪辰一撤步,却见一个瘦骨嶙峋的人趴在门上,俯身一摇,那人没有反应,再一探鼻息,发现彻底没了气——已被呛死了。

    眼见此景,洪辰再一望周围,只见屋门紧闭的棚子还有许多,也不知有多少人还困在其中生死不知,便不再听到呼救才去破门,走过一间就劈开一间。不知道挥了多少刀,也不知道破开多少间屋子,也记不清救出来几个活人,拉出来多少死人,洪辰脑子越来越昏,身子越来越沉,待到从一间烧了一半的棚子里拉出个一动不动的老妪,一翻其身才发现她整个后背都烧焦了,肚子里顿时翻江倒海,禁不住往地上一跪,“哇”一声吐出来许多污秽。

    火越来越高,灰色的烟弥盖了整片天空,而棚户区一望无际,洪辰直到现在都没看见一个救火兵丁,而这数不清的棚子,他一人根本救不过来,咳嗽了几声重新站起,朝着南方飞奔,沿途听见有人叫喊再去破门。

    又救出来几人后,洪辰已奔出棚户区,才看见些兵士在用一盆盆的砂土和水在给最外面的棚子灭火,立即冲上去喊道:“里面房子都锁着,好多人锁在屋里出不来,快给他们破门开锁!”

    兵士们却不理洪辰,一个个继续不紧不慢地灭火。洪辰奔到一人面前,问:“你听不听得懂我说话?救人要紧!”那兵士伸手就往洪辰胸前一搡,喝骂道:“哪里来的醉汉,持刀阻挡我们救火?滚边儿去,小心把你抓起来关牢里!”

    洪城瞪着眼道:“快去破锁救人!现在还有不少棚子没被烧到,里面的人却一个个困在屋里出不来,先救了他们啊。”那兵士道:“你懂救火还是我懂救火?他们锁起来又怎样?只要火灭了,还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再者说,我们是救火兵丁,那些棚子都是负责治安的人锁的,你让我们过去,我们也开不开啊。”

    洪辰便问:“开锁的人在哪儿?”兵士不耐烦道:“在治安所。”洪辰问他治安所位置,那兵士却抱着装砂土的木盆跑了。洪辰去找另一个兵士问,那个却也不答。洪辰气急:“人命关天,你们只管自己眼前的事儿么?连说句话都不肯!”接着一刀往地上劈开一条深沟,大喝道:“治安所在哪儿?你们说是不说?”

    这群救火兵丁被洪辰震住,终于说了治安所位置。洪辰穿过护城河,往治安所飞掠,途中看到城区大街小巷许多人还在赏花灯,男女老少笑容洋溢,所有人都沉浸在节日气氛当中,仿佛完全不知道几里外的棚户区在发生什么。

    洪辰忍不住上了街,大喊:“北边着火了!去帮着救火啊!”

    然而大部分人好似没听到一般,依旧在看自己的,玩自己的,笑自己的。离得近的几个看向洪辰,目光却像看一个傻子:“着火便着火了,值当什么大惊小怪?”“城区和那边隔着护城河,火反正又烧不进来,瞧你急的这个劲。”“这人也是个流民吧?不是流民都被锁住了吗?怎么还有上街的?都看好自己东西,别被这些手脚不干净的人偷咯!”还有人喊:“是得回家啦!估计会有流民趁着混乱跑进城里,抢劫偷盗。”

    洪辰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觉得自己是醉得太厉害,在做一场离奇的梦。明明几里之外就有许多活生生的人面临着吞噬生命的大火,这些人怎会无动于衷?就像同伴在旁边被宰杀,依然在心安理得啃竹子的竹鼠一样。

    跑过这条街,又去了下一条街,那一条街的人反应也没什么区别,还有几个人要去报官来抓制造恐慌混乱的洪辰。洪辰不再对这些人抱希望,狂冲着跑去治安所,对门口值夜的兵士说:“你们的人呢?城北起火了!”

    值夜兵士说:“你这家伙慌乱什么?大家伙都已经去了护城河那边啦。”洪辰一愣:“已经去了?”那兵士道:“早就去了。”洪辰问:“为什么我从护城河那边过来没看见?”兵士道:“兴许你过来的那块火大,没人。”

    “这样么?”

    洪辰再一望治安所,只见里面黑灯瞎火,果然不像有人样子,便安了些心:我来的地方正是火势最大之地,困在里面的人大多都死了,他们去救了其他人也好。不过人手够吗?

    洪辰便掉头转往城北方向,从其他的街往棚户区跑,到了一座桥旁边,却见一排兵士如墙一般堵在桥上。桥另一边站满了人,后面就是越烧越旺的火海,浓烟熏过来,他们咳嗽个不停。

    兵士们口鼻上都罩着湿润的白手巾,一个个举着铁枪长戈阻挡想要过桥的人。有人跳下桥想泅水上岸,便有兵士弯弓搭箭,将他们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