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20章 杀天子
    洪辰冲过去大喝:“为什么不让他们过河?为什么要杀人!”兵士们头也不转,只有个将官穿着的人转过身子来,打量了两眼洪辰,道:“圆月佳节,这些流民非法集群,明显是要作乱,阻止他们保护城内安定正是我们治安所职责所在。”

    “他们住的地方起了大火,不逃就没命了!”洪辰望着那熊熊火海,“他们一群手无寸铁的流民,能作哪门子乱。”

    这时,桥对面的人群听到洪辰的话,纷纷呼号起来:“大侠,快救救我们!”“后面全是火,我们呛得不行了,这里有几个人已经昏过去了!”“救命,救命!”“兵老爷,您们行行好放我们过去,我们只要保命就行,绝不会犯一点事!”

    洪辰上前,对将官道:“你也听到了,快放他们过桥罢!”

    将官“锃”地拔腰间长剑,道:“你想干什么?离远一点!”

    洪辰脚步一停:“我只想你放他们过桥,他们一直被浓烟熏着,会死的。”

    将官道:“但若是让他们这些人进城,城内平民安危如何保障?流民喜好犯罪,作奸犯科着十之七八,就算他们能忍住不犯事,城内居民就不恐慌害怕吗?城内一乱,岂不是给不法之徒危害天子和群臣的机会?何况他们又不是除了这座桥没地方去,往城外逃不行吗?吾辈职责是保皇城之安,护天子之全。放了他们这几个人过桥,危害的可是整个大虞江山!”

    火势凶猛,这群兵士全无让步意思,洪辰见桥后流民一个个被烟呛得跪在地上咳嗽,没时间和将官继续辩驳,再度提刀上前。将官一眯眼:“天子脚下,容不得你逞英雄!”举剑向着洪辰刺来。

    咔!

    清脆断声响起,半截剑刃飞上天空。

    洪辰斩断将官的剑后,一脚把他踹三丈多远,又冲进那群兵士当中,刀锋几下起落,把他们的长戈铁枪和弓弩尽数斩断。没有了兵器,兵士们也挡不住要逃命的流民,被涌上桥的人们一个个推进河里,打起扑腾。

    见流民们成功逃走,洪辰才再冲进火场。如今已知晓,那治安所的兵士们来护城河这里根本不是救人的,而是拦住流民,不让他们跑进城内的。这一个桥附近的人放走了,还有其他地方呢?这还是已经逃出棚子的人,那些依然困在棚子的人呢?

    洪辰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无论是兵士,还是城内其他人,都毫不在意这些流民的生死,只因怕混乱,怕会有流民进城行不法之事,就要让许许多多无辜的人困死在火海中么?也没空去想太多,沿途一刀刀去砍棚子,里面是死人便不管了,活人就救出来,如果有伤不能走,就让另外其他活人扶着拉着抬着走。

    很快洪辰到了另外一座桥处,那里的流民已经和兵士拼斗起来,互有死伤。洪辰上前斩断了兵士的武器,流民却并没有全乘机逃走,还有几个捡起地上的断刃,要杀兵士。洪辰拦住他们,说:“你们逃就是了,为什么要杀他们?杀了人,你们可是死罪!”一个老流民红着双眼怒吼:“我爹妈被火烧死了在棚子里,老婆被烟呛死了,儿子刚刚被他们杀了,我活着还做什么?拉几个兵老爷垫背还赚了嘞!”

    “逃你的命!不许杀人!”

    洪辰也不知道怎样和流民们讲道理,只恶狠狠地吼了他们,再打掉他们手中刀剑,就冲往其他着火地方了。中途又想,那些闯入城内的流民,现在会去什么地方?又会不会真的有人趁机会偷盗甚至杀人?

    种种事情盘旋在本就不甚清醒的脑子里,洪辰越来越烦躁,越来越愤怒,只想将所有的东西都砍光。方砍开一个棚子,拉出来其中两个咳嗽不停的老人,洪辰就听见后面传来一阵人声喧哗,转头看去,却是一群脸上蒙着湿布,手中拿着钢刀铁斧的人也在其他棚子处破门救人,看打扮只是寻常市井之人,可动作干脆迅速,分明都身怀武功。

    那群人当中为首的,似乎是一个个子小小的人。那小个子人看到洪辰,只迈出三两步就飞跃到了洪辰面前,微笑道:“小兄弟,我听逃走的流民说有个用刀的大侠一直在救人,原来就是你。还记得我么?我曾要请你喝口茶的。”

    “你是……”洪辰仔细想了想,终于记起对方自己初来天京时,在大街上遇到过的小个子货郎,“啊”了一声,道,“你怎会在这里……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救人的人。”小个子货郎道,“小兄弟,闲话不多说了,救人为上。”

    “是!”

    洪辰点头。

    跟着小个子货郎的人,足有十七八个,虽算不上什么武林高手,但持刀破门还是能轻松做到的。有了这些人帮忙,被破开的棚子越来越多,救出来的人也越来越多,洪辰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他们除了解救棚子里的人,还会到护城河的桥上,让被堵着的流民突破兵丁封锁,逃进城内,然后再折回去救其他人。救人时,众人当中也有人烧伤,但都强撑着继续救人,其中有个人被断下来的火柱砸断了一只手,也没有跟着流民们逃走,用另一只手继续救人,让洪辰心生佩服。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洪辰与小个子货郎终于一路救人救到了棚户区北边,把所有还能救的人都救了出来。许多被救出来的人和自己逃出来的人站在那里,呆愣愣地望着正在燃烧的家园。洪辰在人群里扫了好几遍,都没发现火神龙师兄弟和棚子婆他们,又记不起在火场中到底经过了三兄弟的棚子没有,只好安慰自己,他们都会些武功,应该早就逃了。

    小个子货郎放下一个大罐子,让他同伴用里面的膏子去给烧伤比较严重的人涂上。又走到洪辰身边,问:“小兄弟,你身上好大酒气,是和什么人在一起这么高兴,喝了这么多?”

    “一些英雄……好汉。”

    话刚说一半的时候,洪辰就有些犹豫。下山之前,以为那些人都是大英雄,真好汉,盖世的豪杰,但英雄好汉不该急公近义,救人水火么?缘何都只顾着酒宴,不来救人?但转念一想:毕竟大家也料不到火会烧这么大,也不知晓棚子都被锁上了,怪不得他们。

    小个子货郎道:“别人是不是英雄好汉我不知道,小兄弟你一定是了。敢于直接和治安兵丁们动手,等明日,天京城里就要全都是你的通缉画像啦。”洪辰摇头道:“我蒙着脸,他们没人看到我面容,拿什么通缉我。”

    “哈哈哈!好一个蒙面!好一个没人看到!”小个子货郎忽然大笑了好几声,道,“那小兄弟要不要跟我去做大事?”

    洪辰问:“什么大事?”见小个子货郎领着一帮手下救了足有成百上千人,洪辰心里对他已是十分钦佩,而且救人过程中也瞧得出,这小个子货郎身怀绝技,是个厉害高手。他嘴里说的大事,会是什么事?

    “今夜有月蚀,当今天子亲率群臣去了城东观星台观月蚀。”小个子货郎抬起头,望着天上玉盘一样的明月,“如今月蚀已尽,酒宴已毕,正是天子起驾回宫之时,我愿手刃这造下万千杀孽的天子,小兄弟可愿随我一道?”

    洪辰听得心头直惊,虽已知这其貌不扬的小个子货郎不是个简单人物,但他一开口就是要杀天子,怎能让人平静接受?洪辰如今知道天子分量有多重,是整个云州天州海州加起来身份最尊贵的人,手下有许多臣子大将,统治着无数百姓。

    “小兄弟听到我要杀天子,吓到了吗?”小个子货郎忽将手捏得咯咯作响,盯着还在燃烧的火海,咬着牙道,“但你若知道,今夜葬身在火海中成千上万的人,都是为天子所杀,你愿不愿跟我去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