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22章 踏月行
    长街上终于有了风声以外的声音,洪辰已能听到靴子与马蹄铁和石板路碰撞的声音,以及随之而起的车轴吱呦声和车轮骨碌声,低声对路仁道:“天子应该来了。”路仁先后拍了一下三名同伴肩膀,向他们重重点了下头,才与洪辰一起悄无声息半飞蹿半攀援地站到一座五层高楼的顶上。

    洪辰望到一队身披铠甲,步伐整齐的卫兵,护卫着一辆异常宽大的马车往街上行来,马车上站着一圈披坚执锐的近卫,想来便是天子御驾,皇帝身在其中。除了这些卫兵和街上原本森严戒备的兵士以外,另有几个骑马的人行进在马车前后,身上并没穿多厚重的铠甲,瞧样子是护卫皇帝的高手。

    马车靠得越近,洪辰就将手里的刀攥得越紧,心中忽有一丝前所未有的紧张,乃至于整条右臂都在抖。路仁轻轻摁住了他的胳膊,道:“放轻松一些,以你我的武功,一定能杀了狗皇帝。”洪辰瞥了一眼路仁,点点头,又见他手无寸铁,不禁有些好奇:他是身上藏着兵器,还是想徒手去杀皇帝?

    天子銮驾终于到了近前,伏在胡同里的李张王三名好汉暴起杀出,两人持双刀,一人轮双斧,瞬间就砍翻了好几名兵士,冲到卫队之前,又一连砍了四五个卫兵。卫队顿时停步不前,但也未大乱,一名骑在马上将军模样的人大喝:“保护圣上!”随即一群卫兵围到了车驾旁边,车上近卫也举起了盾牌和长枪短剑,将军则亲率大量手执长兵器的卫兵向着三人围拢过去。

    路仁低喝:“洪兄弟,你再去吸引那几个高手注意力,只要拖住了他们,那些普通近卫不足为虑。”洪辰一点头,攥着长刀一跃而起,身子向着下方飞落过去,于空中大喊:“狗皇帝,纳命来!”

    下方人闻声往天空望去,只见天上明月之下,一个漆黑的身影如掠空蝙蝠般扑下,同样漆黑的长刀上唯有刃锋闪着银光,就恰如蝙蝠张嘴时露出的獠牙。

    洪辰凌空挥刀,一道银芒刀气飞射而出,直往马车劈落。就在触及车顶之前,忽有一道金光乍然而现,却是一柄金枪将刀气横着刺了个粉碎。金枪紧接着往上一挑,枪尖正拦在洪辰下落方向。洪辰又一挥刀,刀锋和枪头下三寸枪杆处狠狠一劈,本以为一刀足能能将长枪劈断,却只将金枪给劈弯。

    用枪的人“呔”地大喝一声,用力一抡枪杆,两柄兵器产生的巨大弹力,把他自己和洪辰都弹离了车顶,各一翻身,分别落在马车两侧。

    洪辰见状挺刀直向马车,突然觉察到身边右侧来了敌人,刀锋方向突转,横手一劈,劲还未使实,刀身却被什么东西给钩住一样,去势一下子就被止住了。左方又来一道风声,洪辰猛一抽刀,刀身从钩子上滑脱,身子一转,刀锋却劈了个空,一道人影正从刃前闪过。

    整个交手只发生在三四息时间当中,洪辰已觉三名对手是少有的强敌,虽不依旧及罗轻寒,却也比宋霄,云默轩,黄笑生等交过手的一流高手强多了,再一看他们兵器,心中已有猜测:这几个保护在天子身边的,应当便是金枪无命赵燎原,玉箫无心林天寒和银钩无理吕素缣,果然比排位靠后的铁手无情应海兰,落剑无痕孙兰溪和快刀无影周吉力厉害不少。

    对手越强,洪辰越有战意,尚未解去的酒醉的确让他有些地方反应不及,可手上一握起刀,许多动作根本不用刻意去想,几乎单凭身体的本能就能做出来,而且心中愤怒,杀意燃烧,出手便不和从前那般总束手束脚,冲向马车一阵劈砍抽削,不仅逼得三名九剑天卫必须全力以对,还顺便杀伤了不少近卫。

    由于洪辰出现,保护天子的阵型也终于乱了起来。前方三名好汉虽然负伤依然苦战,卫兵们不仅要围攻他们,还要想着要赶来马车这边护卫车驾,有往这跑的,有往那奔的,一时间竟有不少卫兵自己人和自己人撞在了一起。

    唰!

    一道散落的刀气劈到了天子銮驾的一匹马屁股上,那马受伤而惊,扬蹄而奔,任车夫去拉也拉不住,但其他马恰又驻足,一冲一拉,车厢就摇晃欲坠,上面的近卫也站不稳了。

    这时路仁终于等到了最佳良机,从楼顶跃下,凌空中从双手往怀里一摸,各拿出一截银闪闪的短金属棍,两个大拇指分别往棍子上的机关一按,各有一个棍尖“嚓”地弹出来一截雪亮利刃,棍子便成了攮子。

    路仁直接落到了车顶,伸脚猛踏,“哗啦”一下车顶碎裂,身子随之落进了车厢,右手攮子往前一伸,本以为一刀就能刺进狗皇帝身体,可刚刺出去一尺就再也刺不动,仿佛钉在了一个铁壁上。

    “车内还有高手?”

    路仁这才看到有一人站在自己面前,心底一惊——那人挡住尖刀的不是盾牌,而是两根手指!

    不过路仁也看到了天子所在,就躲在那个高手身后,顿时将左手攮子朝其头颅一掷,然而这柄利刃也被另外两根手指夹住了。路仁知这高手近战武功出神入化,靠这一对攮子是杀不了狗皇帝了,张嘴发出猛喝:“啊吼!”他内力已入第六重境界,施展起虎吼功,直可比刀帝刘世良的“云龙吟”,剑狂罗轻寒的“离恨苦”,狗皇帝就算不被震死,也是重伤。

    然而吼声刚起,便有一声突然响起的轻咳震得路仁浑身内力一乱,刚发出的虎吼功直接被打断。路仁弃了攮子,拼着经脉里内力不畅,双掌朝着那高手胸前狠狠拍出,浑厚掌力直印其身,高手一个闪身,双手丢下攮子,一手抓住了天子,一手拍碎了车厢,脚尖在破碎的车上轻轻一踏,便带着天子飘向了空中。

    外面正与三名九剑天卫战在一起的洪辰听到銮驾响动,以为路仁刺杀成功,惊喜转头,却见一个黑发飘扬的黑衣之人带着一个穿着金色龙袍的男子飞到了空中。那黑衣之人明明没有长翅膀,却似乎会飞一般,双脚也没任何踏空动作,带着龙袍男子越升越高,飞过了五层楼阁,还在往更高处飞,仿佛要登上那明晃晃的月亮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