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23章 风起山
    见天子已逃,路仁无心恋战,捡起攮子,飞出马车,先帮了洪辰摆脱三名九剑天卫,二人再一起把三名身受重伤依旧力战的同伴救出。路仁扛了两人,洪辰拉了一人,施展轻功飞跃楼阁,后面的人只追了一段见再追不上,便不追了。

    洪辰与路仁直又奔出去了好几里,到了一片无人野地,才来得及停下查探受伤三人的伤势,而此时三人当中有两人已经完全没了呼吸,再仔细一瞅,发现他们身子从上到下全是伤口,连肚子都被捅破了,一路上把洪辰与路仁都染得浑身血腥。

    只余下一个李姓好汉还活着,但也出气多进气少,眼看着就不行了。路仁紧紧攥着他的手,眼里含着泪,道:“是我不好,害了你们。”

    李姓好汉满脸是血,咧开嘴,露出丝难看的笑:“我遇上您之前,只是个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粗人,遇上您之后,方晓得变革天下的重要,今日能为天下大计尽一条命,也算不虚此生。只希望来生所见的世道,不再如……”说到此处忽一阵咳嗽捯气,眼睛一翻,几下蹬腿,一命呜呼。

    路仁把脸埋进李姓好汉的血手里,一阵恸哭。洪辰站在旁边亦是怅然,三位好汉牺牲了性命,天子却没杀成,这次刺杀失败,不仅是错失一次良机,估计还会让天子增添身边守卫戒备,就算以后再有机会,刺杀难度也大大提高。

    这时外面忽起嘈杂之声,似有大量兵马在奔跑。路仁止住悲伤,站起身,把脸上的血一抹,向着洪辰道:“洪兄弟,天京禁军已被惊动,估计整座城都要鸡犬不宁了。我有许多兄弟还在散落各处,须尽快会和他们一起离开。洪兄弟愿跟我一起走么?”

    洪辰本欲直接答应,但又一想,神仙山庄上还有许多英雄好汉,加起来也是难以小觑的势力,自己与其跟路仁一起走,不若去联合他们,把天子暴行告诉他们,相信这些英雄好汉一定愿意共起大义,便将自己想法告知路仁。

    路仁却摇头:“洪兄弟,那些人不堪……”正当此时,远处火光亮起,一群人叫嚷着举着火把往野地搜查而来,路仁一拍洪辰肩膀:“我们有缘再会!”随后就以矮小身子搬起地上三人尸身,纵步跃起,消失在苍茫夜色当中。

    见路仁离开,洪辰便直往北去,踏上了回神仙山庄的路。路上又想起皇帝身边的那名黑衣高手,其武功之高简直超乎自己想象,不知是什么人,为什么有这么高的武功不去匡扶正义,反而为天子卖命?

    秋风料峭,深夜微寒,洪辰走在山路上,凉意袭身,原本只剩两分的酒醉也已消除,回头再望天京城方向,只见大火已熄,灯会尽灭,只有星星点点微光来回闪耀,想来是禁军在四处搜寻刺杀天子之人。今夜死了好多人,可这偌大一座城,似乎和从前相比,并没发生什么变化。

    洪辰忽觉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袭上身体与心头,不愿再走,往石阶上一坐,抱着怀里的刀,望着天上的月,头脑越来越沉,眼皮渐渐合上。

    破晓之时,城东一座深山里,正有一直长长的队伍迤逦而行。路仁走在最前,身后是他连夜来得及召集到一起的同伴,还有一些自愿加入他们队伍的流民,天京再无这群人的容身之处,但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路仁身边跟着一个铁塔一样的大汉,非同一般的身高体壮,比常人都高出三四个头,比路仁更是高出一倍多来。大汉背上是一把阔如门板,厚逾半尺的重剑,肩上抗着一个昏睡着的少年,每走一步,地上都会留下他深陷的脚印。

    铁塔大汉向着路仁道:“既然那个洪辰武功甚高,为什么不带着他?是还不信任他?”

    “我相信他并不会有害我们的心思,但他的心还不够坚定。”路仁摇头道,“现在的他太迷茫,对这个天下认知也还不够,出于一时义愤当了我们的朋友,可能否一直和我们走一条路,还是未知。若是寻常人也罢了,慢慢引到即可。而他身份武功都不一般,留在身边,实在是个太大风险。待他识得天下的真面目,再拉到我们战线之中,依旧不迟。”

    “您说的对。”铁塔大汉回望了一眼身后长长队伍,“相较于一个未知的高手,这些愿意跟随我们的人,才是今后的发展根基。他们都深深吃到了这不平的世道带给他们的苦,愿意和我们一起来改变这世道。”

    路仁摇头道:“当年皇天教盛极一时,历朝历代间又有多少穷苦流民轰轰烈烈起了义?却谁也没能夺取到最后胜利。这都是前人留下来的教训,我们还要学习很多,发展很多,才能完成心中宏愿。”

    正这时,铁塔大汉肩膀上的少年忽然动了动身子,醒转过来,刚一睁眼,就张着嘴伸着手脚,大喊:“大哥,三弟!你们在哪里?”铁塔大汉一把将他从肩膀上捋下,提在手里,问:“什么大哥三弟?你小子昨天昏在护城河畔,老子把你捡起来的。”

    少年怔怔地盯着铁塔大汉,问:“棚子的火熄了没有?”铁塔大汉点头:“这会儿也该烧完啦!”少年攥紧了手,咬紧了牙,鼻涕眼泪直往下流。路仁开口道:“路上我问过了,其他人谁也不认得你,也没你的大哥三弟。但我相信,只要心里惦念着彼此,有朝一日,你们总会团聚的。”

    “你不必安慰我。”少年的手忽然松开了,“他们若死了,我便要为他们报仇。”

    铁塔大汉道:“你知道要向谁报仇吗?”

    少年道:“放火的人。”

    铁塔大汉疑问道:“你知道放火的人是谁?”

    少年紧吸了口鼻子,一咬牙,咽下两缕鼻涕,道:“放火的人,不是某个人,而是这个国家。”

    铁塔大汉脸上表情顿时十分讶异,连路仁都惊奇地忍不住道:“你小小年纪,何出此言?我们都是这个国家的人,你恨所有人么?”

    “倘若父母不把孩子当人,孩子也不必把父母当成父母。一个国家不把子民当成人,子民也不必将国家当成自己的国家。”少年低着头,闭着眼,“这个天京,这个国家,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已经和他们的良心一起腐朽,变得比茅厕里的秽物更让人作呕。”

    路仁面色肃然:“蒙汗,把他放下。”

    蒙汗将少年放在地上,少年踉跄了两步,跟在路仁身边一起走。

    路仁用左手攥起了少年的右手,问:“你叫什么?”

    少年答:“风麒麟,狂风的风,麒麟的麒麟。”

    路仁点点头,把手上下晃了晃,道:“风兄弟,你年纪虽小,见识却远比许多人更加卓绝。成为我的同伴罢!我愿和你一起,和天下千千万万人一起,推翻腐朽的王朝,建立起属于我们的,崭新的,自由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