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24章 听一言
    山间起风,一片黄叶从枝头挣脱,飘下,落到洪辰头顶上。洪辰终于醒来,抬手拂去落叶,起身而望,只见一夜之间,漫山石阶上便积了许多叶子,站起身时,见脚旁石缝中钻出来一朵小小的新菊,正随着秋风摇曳。

    鼻中蹿来一阵腥臭,洪辰一抹脸,只觉黏糊糊的,才发现手上脸上全是血,便提着刀几步跳跃,到了自上方往下流山泉的处,摘下蒙脸布,放下手中刀,浣面洗手,连带着头发都涮了一通。

    衣裳上依然还有许多干成了黑色的血污,但好在味道不重,洪辰也顾不得洗了,捧了两口凉水喝,润了润发干的嗓子,接着提上长刀就往山顶赶。瞧太阳高升,金光耀眼,已不是初晨,神仙大会估计已经开始了,洪辰沿着石阶疾步上奔,脑仁还有点隐隐作痛,肚子也相当难受,暗道酒真不是好东西,以后还是能不喝就不喝,不能不喝也得少喝。

    洪辰到了山门外,有两名值守山庄弟子见有个头发凌乱,胡子拉碴,衣衫不整,浑身血污的家伙上山,还以为来了个悍匪,拔剑就道:“此乃神仙山庄重地,贼人速速退去!”

    洪辰道:“我不是贼人,我是神掌无敌,你们庄主的座上客。”

    其中一弟子道:“什么神掌无敌?我还是仙剑无双呢!速速离去,不然休怪我们手中长剑无情!”不同昨日迎宾的蒋惜荷等人,今日神仙大会正式开始,来驻守山门的两人只是神仙山庄最底层的弟子,平时就是打柴挑水,好不容易才有个带剑守门的机会,平日并接触不到什么人,根本没听过神掌无敌的名号。

    洪辰急着去见众位英雄,不愿和他们多纠缠,两步上前,左手一探,把二人手中长剑都给拽下扔到地上,道一声“得罪”就继续往山庄里面赶。两个守门弟子捡起地上剑,一边追一边大喊:“有人闯山啦!有人闯山啦!”

    山内一队巡守的弟子听到他们呼声,顿时围拢过来,他们同样不认得洪辰,只见一个身上衣服都是血的邋遢汉子被两个弟子追,便纷纷拔剑抽刀相助。洪辰直接施展轻功,从他们头顶跃飞出去。于是这队弟子也举着刀剑开始追洪辰。

    洪辰还往昨日英雄潭方向去,到了以后才发现英雄潭已经人去地空,只剩下一些弟子在指挥仆人使女收拾杯盘。洪辰到了一弟子面前,刚一开口,打算问众人去哪儿了。后面的人却已追了上来,大嚷:“歹人闯山!快抓住他!”

    稍微有点资格的弟子,都去围观神仙大会了,这些负责收拾宴会杯盘的,也和先前的弟子一样,只当洪辰是来为非作歹的,纷纷加入围攻。洪辰一边挥刀斩开他们的攻击,一边气急道:“我是神掌无敌!宁庄主在哪儿?我要见他!”

    这次好歹有个知道神掌无敌名头的了,是个年纪稍大的男弟子,开口喝住众人:“先慢着动手!”众人纷纷一听。这弟子又看向洪辰,目光带着疑惑:“你就是神掌无敌前辈?为什么不去参加神仙大会,非要闯山?”

    洪辰解释道:“我昨夜下山,今日返回。但我一上山时,就被当成贼人。我说我是神掌无敌,但没人听我的。”那稍大弟子瞥向众人,呵斥道:“神掌前辈与十大派掌门一样,同列山庄上宾,你们连他都拔刀相向,实在胆大妄为,看我禀告庄主,让他治你们的罪!”

    稍大弟子显然身份资历比其他人更足一些,这一嗓子直让那些弟子尤其是一开始把守山门的两个弟子脸色大变。洪辰道:“算啦,不知者无罪。你能不能带我去找宁庄主和其他英雄?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稍大弟子自告奋勇:“宁庄主和各路英雄好汉此刻正在‘神女崖’,我可以带前辈过去。”

    稍大弟子在前,洪辰在后,往神女崖赶去。一路上那弟子侃侃而谈,说自己在神仙山庄呆了多少年,如今武功修业有多大成就,不过庄主对他不甚重视,希望神掌前辈能多在庄主面前说些好听话等等……洪辰却只想着怎么把昨夜的事儿跟大家说明白,“嗯嗯哼哼”地对他说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冒,连他姓名都没记住。

    还未到神女崖处,洪辰已听到远方传来的呼喝叫好,心知离得近了,便运起轻功飞奔过去,后面那弟子连连叫嚷:“前辈等等我!前辈等一下!”

    过了一片树林,洪辰终于看到了一大群武林中人人山人海地聚在一起,中间垒起一个丈许来高,二十丈见方的大石台,有两人正在上方交手。洪辰一跃而起,凌空踏步,从人群头顶飞过,落在台子上。

    众人见比武擂台上忽来了一人,无不诧异,还以为是来搅局的。有人仔细辨认,认出来这人是神掌无敌,纷纷道:“咦?这不是昨夜中途离宴,下山救火的神掌无敌么?怎么回来以后,身上沾了这么多的血?”“神掌无敌前辈,现在是小辈在比武,你和他们抢什么风头啊!”“神掌无敌,快下来罢!”后面两个正在比武的少侠也都停了动作,好奇地盯着洪辰。

    靠近擂台的前排处,颜桀转头问身边的季茶:“洪兄弟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想到洪辰以救火为由下山,回来时却这副样子,再一联想到魔教中人的身份,颜桀不免心里有些忐忑,猜想洪辰该不会是修炼魔功趁火杀人去了,现在连血迹都不清洗就回了神仙山庄,莫非是走火入魔了?

    季茶忆起昨日欲要想帮,却被洪辰痛骂,心中愤怒不快,摇头道:“我哪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子?或许是疯了吧!”本是气话,颜桀却以为真,更加惊惧,撤了两步,对刘仪之小声说:“刘老,这洪教主只怕是练功走火入魔疯掉了,咱们怎么办?”刘仪之道:“暂且观察观察,若他真疯了,或许是小王爷在群雄面前表现的契机。”

    面对众人目光,洪辰把刀往腰间一别,拱手道:“在下有一言,请诸位静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