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25章 上下辩
    台下依旧有许多人私语议论,神掌无敌这一副样子究竟是什么情况,一片嘈嘈杂杂。宁采见状跃到台上,先欠身伸手,让被打断比武的两位少侠下去歇歇,待他们下了台,又转过身,对着下方大声道:“各位英雄好汉暂且安静一会儿,神掌兄弟登上台来,一定有什么要紧事和大家讲。”

    宁采一发言,众人果然安静了许多,没什么人言语了。洪辰感激地望了一眼宁采,宁采往后退了两步,笑道:“神掌兄弟,有什么事要告诉大家,就快讲罢。”

    “多谢宁庄主。”洪辰转向台下众人,拱手道,“各位大侠好汉,虽然我尚未全部认得你们,但我知道,你们都是个顶个的大英雄,个顶个的真豪杰!”脸上假皮已用了些时日,昨夜又经历了火烤血溅,今早上用凉水一洗,变得比从前僵硬呆板了许多,自身神情又格外严肃认真,于是下方人看到的洪辰的脸,就是眼眉皱到了一起,嘴角咧得很低,快哭了一般的模样,顿时一阵哄笑。

    洪辰只以为他们是被夸赞自豪的笑,低沉着声音,继续道:“接下来这件事,大家听了一定会义愤填膺。”一旁宁采问道:“是昨夜天京城火灾的事么?”洪辰点头道:“是。”宁采又问:“难道是有人刻意纵火?”

    “这……”洪辰沉吟了下,道,“此事说来话长,得从头解释。”

    宁采道:“神掌兄,你慢慢讲,不急,大家都听着呢。”

    洪辰“嗯”了声,又对众人道:“昨夜天京城北,流民所住的棚户区,发生火灾,死伤惨重。我身入火场,亲眼见到的死者,便不知有几百上千之数,总的死伤,就更不晓得有多少了。原本就算发生大火,他们也有机会逃生。可偏偏就是昨日,圆月仲秋的佳节,朝廷为了防止流民蹿入城内作乱,派人亲手锁住了他们的棚子,导致火灾一起,住在里面的流民几乎无法逃生,强壮者可以破门,可那些体弱者及老幼,若无外人来救,只能呛死或烧死在棚子里!”

    听闻此言,下方人顿时一阵惊愕唏嘘。一声女子长叹响起,在其中显得格外突出,洪辰循声望去,却见发出叹息的是那位镇海宫宫主伍亦思,便道:“伍宫主,你也觉得那些无辜流民十分可怜罢。”

    伍亦思点头道:“的确,住在那里的流民并非全都是犯罪乱纪之人,做坏事的始终只是一小部分。唉,只因为-些人的过错,却害得其他人都牵连遭殃,真是可恶极了。”

    她旁边不远处便是宋霄,立马附和道:“伍宫主所言极对。而且我一想到那些逃出火海的人里,或许还有许多奸邪之徒,更感愤怒,恨不得操刀立往,将他们送进阎罗地狱。”

    洪辰听得一怔,道:“伍女侠,宋大侠,事情还远非意外这么简单,怪罪也怪罪不到些流民头上去,你们听我继续讲。”二人都点了点头。

    洪辰又道:“棚子虽多是纯以草木建成,一旦燃起来就流窜蔓延极快,可在场有些痕迹证明,并非流民使火不当引发火灾,而是有人故意纵火,先把几个棚子从外面点着了,大火才烧了整片棚户区的。”

    伍亦思忽一跺脚,一蹙眉,喝骂道:“那些歹民真是可恶,竟想趁圆月佳节之际纵火抢夺,牵连了这么多人,简直万死都不足以赎罪。”马上就有许多人附和同意,与她一起痛斥歹民罪恶。宋霄又开口一叹:“只可惜我昨夜没与神掌兄弟一齐下山,不然一定要追查到那些歹民,抽其筋,扒其骨!”宋霄本就生了一对三角眼,此时咬牙切齿,更添凶恶面相。

    刘世良皱眉道:“宋师弟,注意一下言辞,别动不动抽筋扒骨的。就算是歹人,这等折磨也太过灭绝人性,将他们捉住送官,官府自会判给他们应得的惩罚。”宋霄忙道:“师兄教训的是。”其他人纷纷道:“还是刀帝前辈深明事理。”“刀帝前辈还是有些仁慈了,对于歹人我也恨不得食肉寝皮呢!”“宋霄前辈号称‘义破云霄’,一副真性情,激动之下,表达太过也能理解。”

    洪辰道:“大家别急,先听我讲完。”等众人闭口不言,洪辰才道:“刚刚提到官府?这件事的发生本就和官府脱不了干系。治安所不仅给棚户们上了锁,火灾发生之后,兵丁差役不仅没深入火场去救火,而是拦在护城河的桥上,阻拦流民往城里逃!有的流民,就被生生呛死在桥前;有的流民想要硬闯,被他们直接刺死;有的流民跳河逃生,一根根羽箭夺走了他们生命!”

    洪辰讲到这里又想起昨夜护城河畔所见惨状,有人逃出了火场,却死在了刀剑之下,一时哽咽,接下去便说不出来。伍亦思又开口道:“其实,治安所也有一定苦衷。流民蹿入城区,谁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他们保境安民,维护稳定,其实也是职责所在。不过有些当事差役十分愚钝,死脑筋,干出错事,是该重罚。不知神掌大侠,有没有将这些事向着他们的长官禀报?”

    这次跟随她的附和还未起,忽来了两道骂声。

    “死女人,你扯什么犊子呢!”

    “你他娘的放什么狗臭屁!”

    其中后面那道声音洪辰听得熟悉,自然是季茶,前面一道声音也似曾听过,望过去只见是云墨派一名弟子,就站在刀帝刘世良身边。

    齐越见刘丹出言无状,立马去捂她嘴:“刘师弟,你说什么呢?”

    刘丹却一矮身躲闪开来,并钻进人群其他地方,接着大声嚷:“伍亦思,你这死女人,有没有良心?别人其他流民八竿子打不着呢,一上来就给人家泼脏水,官兵动手杀人,你却说得轻描淡写。还重罚差役?差役听的不是他们长官严令?我云墨派刘单在这儿打包票,他们长官保准说过‘谁也不许放一个流民进城,违者重罚’这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