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26章 天之罪
    刘丹出言,全场大哗。虽然不少人觉得其话语确有道理,但言辞又格外粗鄙,何况人家伍亦思贵为十大派之一镇海宫宫主,身份尊崇,连刘世良和宋霄都没出口反驳,你一个云墨派小辈弟子,有何资格说话?至于看笑话的,那就更多了,纷纷冷嘲道:“哟,云墨派可真是会教徒弟啊!”“长幼尊卑都不知道,这话是他能说出口的么?”“这小子真不知死活,连伍宫主都敢骂!”

    不过向着云墨派的人也有许多:“云墨派弟子又代表不了云墨派。”“是啊,一人之言而已,难道你确保你们宗门就没这样的人吗?没带过来罢了!”“这刘单好歹有胆量,敢直接说呢,不知道你们多少人背地里偷偷地骂!”

    刘世良面色有些不好看,宋霄脸色已是铁青,喝道:“刘单,你小子死回来!”说着从人群间挤过去,伸出手,就要把刘丹抓回来。哪知刘丹武功不怎么样,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的本事倒挺强,仗着身矮体瘦,一会儿从这个缝里冒过去,一会儿又从那个缝里钻出来,宋霄纵然武功高,又没办法把人们都给砍了,反而追不上她。

    众人也不听台上洪辰讲话了,全都在看宋霄怎么抓刘丹,一边看一边笑。直过了好一阵子,有其他人看不下去了,在刘丹路过时,一伸手把她摁住。宋霄随之赶上,扯着刘丹就往回走,直到了伍亦思身边,道:“刘师侄,快给伍宫主赔礼道歉,说你错了!”

    刘丹别过头,不肯看伍亦思,宋霄随之抬高音量,几乎是吼着道:“刘单,你听到了没有?没长耳朵?我让你给伍宫主道歉!犯了错还不承认,你算男子汉么?”

    齐越知刘丹脾气倔强,过来轻声道:“刘师弟,你就稍微拱个手,赔个礼罢。总得让大家有个台阶下。”刘丹抬起头,冲着他道:“师兄,怎么连你都教训我?分明是这死女人一派胡言,我明明没错,赔什么礼?”

    啪!

    宋霄直接给了刘丹一巴掌,瞪着凶戾的三角眼,喝道:“再说一边那三个字,我就撕烂你的嘴!”郑吉通过来道:“师父,你且消消气,刘师弟一贯这性子嘞,你再怎么教训都没有用的,就跟狗改不了那什么……”齐越打断道:“郑师弟,请你慎言。”

    刘丹脸又红肿了,眼角挂了两滴泪,嘴上却在笑:“你们说理说不过,只会用身份来压人,用巴掌来打人,也就这出息啦。”

    宋霄又怒,扬手就要再打。伍亦思这时出声道:“算啦,宋大侠,你就别为难这位师侄了。谅他年幼无知,见识有限,驽钝浅薄,也就这样罢。”

    宋霄这才愤愤放下手,松开刘丹,道:“瞧瞧伍宫主是多么大度宽容,你自己又是多么狭隘?不觉得羞愧么?”

    刘丹毫不示弱:“我有良心,我羞愧个屁嘞!该羞愧的是她!”说完也不等宋霄出手,直接往台上一跳,几步跑到洪辰身后,朝着下方一咧嘴,骂道:“宋霄,你这条吃里扒外的老狗,叫什么义破云霄?见了狐狸精就被人家勾去了魂,我看叫色破裤裆才对!”

    一直没动静的刀帝刘世良终于开口了:“刘单,你下来。”

    刘丹道:“我才不下去。”

    刘世良脚下一动,整个人升空而起,又往前平移数丈,稳稳落到洪辰面前,朝着刘丹一伸手:“跟我回去罢。”

    刘丹一吐舌头,冷笑道:“你又是嫌丢人了,才过来劝我,对不对?没用,我就在这儿上面不走啦。我根本没错,你们凭什么教训我,凭什么让我认错?就凭这伍亦思生了一张狐狸精的脸,男人都向着她,还是说她是镇海宫的宫主,说的就一定比我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卒子对?”

    刘世良摇头道:“浪子回头金不换,你肯回去改正,一切都来得及。认错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不要为了一时错误而执迷不悟死走下去,等以后追悔莫及。”

    洪辰忍不住道:“刀帝前辈,虽说这位刘兄弟的确说话不大好听,但道理却是对的。伍女侠所言,我也无法苟同。”

    台下又是一片哗然,一个个皆心想,一个不成器的云墨派弟子刘单故意和伍亦思为难作对也就罢了,你神掌无敌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为什么也当众不给伍亦思面子?而且还是对刀帝讲出来的。

    周吉力贴着孙兰溪耳朵道:“孙兄,这神掌无敌实在是个奇葩人物,我现在看他,倒不像是小燕王的家臣手下了。颜桀就算要挑起大家对朝廷不满,也不会选这么个不会说话,公然和两个十大派掌门作对的人物。”

    孙兰溪听得点头:“周兄实在聪明,我也觉得如此。”

    刘世良摇头道:“对错且不分辨,刘单我要带走。”刘丹道:“我不跟你这不辨是非的老混蛋走,我要跟着神掌无敌!”洪辰又转头批评她道:“你怎么能说刀帝前辈不辨是非呢?只是我还没把话讲完而已。相信等我将一切都说清楚了,刀帝前辈和伍女侠他们知道了真相,自然就会改变看法。”

    刘世良忽说了声“朋友,失礼了”,接着一手去推开洪辰,另一手去拉刘丹。洪辰觉一道劲风袭向胸前,下意识一招大力神掌回击过去。只听“砰轰”一声炸响,双掌互碰,空气爆鸣,洪辰被刘世良劲力直震得向斜后方退了五步之远,刘世良也退出一步去,接着拽住刘丹,脚尖一点地,回到台下。

    洪辰站稳身子,只觉体内江河翻涌,直往一阵麻痒的掌心去蹿,暗想:刀帝前辈果然功力深厚,这一次对掌我虽是仓促相迎,但他也没用上全力,真要面对面对上掌,我恐怕还是要吃亏。就是不知道我二人若是以刀对战,谁强谁弱?倘若我胜了他,是不是也能捞一个厉害点的名号?“刀圣”便不错,听起来很有气势。

    刘世良带着刘丹回到原处,一只手拉着刘丹胳膊,刚刚和洪辰对掌过的另一只手却背到身后,紧紧攥了起来,但神色还很轻松,向着台上道:“朋友,你继续说罢。”

    洪辰回过神来,讲道:“诚如刚刚那位刘兄弟所言,治安所虽有过错,但尽怪听命行事的他们也不合理。至于部分流民纵火,更是莫须有的强加。这场火灾的背后主使之人,真正的罪魁祸首,才是最要追究的对象。”

    有人道:“神掌大侠,你这一身血,是罪魁祸首的么?”

    洪辰摇摇头,道:“我的确去杀罪魁祸首了,但血并不是他的,他被人救了。我身上的血,有的是罪魁祸首的手下的,但大部分都是与我一去前去的朋友的。”说到这里,又忍不住哽咽两声:“可惜三位壮士牺牲性命来助我,我却眼睁睁看着罪魁祸首逃走了。我这次回来,就是希望各路英雄好汉能够助我,杀掉罪魁祸首,为死去无辜之人复仇。”

    台下人纷纷道:“罪魁祸首是谁?”“搞出这么多条人命,一定要他血债血偿!”“听神掌大侠所讲,那人有许多厉害手下。”“呵呵,厉害手下又能厉害到什么地方去?咱们这儿多少武林高手呢?连十大派掌门,都有仨!”“不用刀帝枪神出手,就宁庄主荣庄主带着天州云州几个宗门的人一起,天下又有几个势力几个人能挡住?”“管他是大官还是豪强,见了咱们这群神仙,是龙它得盘着,是虎它也得卧着!”

    洪辰见众人一个个愤愤不平,叫嚣着要拿罪魁祸首杀头问罪,心道大家果然一个个都是英雄豪杰,神情振奋,一拔消愁长刀,大声喝道:“罪魁祸首便是当朝天子,大家伙一起杀去皇城,摘他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