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27章 心冤屈
    整个神女崖因洪辰一句话陷入了彻底的死寂当中,方才还吵吵嚷嚷的人们一个个惊得连嘴巴也合不上了。和洪辰一起站在台上的宁采,伸手撩开被风吹到额前的鬓发,带着些难以置信的神色,率先开口道:“神掌大侠……你是认真的?”

    洪辰转头道:“当然。其实我们差一点就能成功,可惜天子身边有一个武功深不可测的高手,带着天子逃了。但再厉害的高手,也挡不住咱们几百上千的英雄好汉。”

    “哈,哈哈!”

    台下传来几声冷笑,却是伍亦思在摇着头,道:“我原以为这位神掌无敌大侠拖拖沓沓这么久,必有什么高见深论,没曾想竟只是个没头脑的莽夫在大放厥词。先不论天京禁军十万,个个披坚执锐,我们武林中人武功固然更高一些,正面对阵却占到什么优势,单要杀进皇城,就不知要死伤多少人,遑论去杀天子了。单说这场大火,干天子什么事情?敢问神掌无敌大侠,是亲眼看到天子去纵火,还是亲耳听到别人说眼见天子纵火了?”

    洪辰道:“伍女侠,火自然不会是天子亲手放的,但一定是天子下的命令。天京如今繁华完善,原本奉献廉价劳动能力的流民如今没了价值,甚至还成了影响天京运转的负担,朝廷便引以为忌。若非天子下令,我想朝廷里那些大臣,也不敢擅作主张。”

    “呵,说你蠢你还不自知。”伍亦思往左右转了下头,大声道,“各位都听到了吗?刚刚神掌无敌说的这一串是什么?不是什么眼见的事实,都是他一人的猜测而已。真是可笑,无凭无据,竟敢造谣天子纵火,还妄图引大家伙去做大逆不道之事,这神掌无敌只怕是南越或者西凉派过来的拙劣奸细罢!自己小算盘打得挺妙嘛,让我大虞国江湖和庙堂拼个两败俱伤,好让他家主上坐收渔翁之利。可惜可惜,他实在太过蠢笨,想不到各位远比他聪明多了,谁也不上这低等阴谋的当。大家说,是不是?”

    周围立马一阵赞赏之声:“是!”“那是,那是!”“伍女侠果真智慧超群!”

    宋霄在旁一拱手,道:“伍女侠不仅貌美绝伦,独秀武林,更一语道破奸邪阴谋,避免许多江湖朋友陷入危机,智勇双全,实在是天下一等一的女侠。”

    伍亦思淡淡道:“小女子只不过说了些大家都知道的话,不足为道。至于容貌,宋大侠更不要谬赞安慰,小女子若真生得美丽,又怎会至今没人瞧得上呢。”

    这时,什么铁拳帮帮主,玄龟派掌门,绝崖宗宗主也都凑了过来,不住恭维道:“伍宫主这么谦虚做什么?您这姿色身段要是没人瞧得上,天下就没一个不丑的女子啦。”“老朽活了这么大年纪,窃以为伍宫主,实在是天底下最出众的女子之一。”“对啊,伍宫主您眼光忒高,普天下的男子,不知什么样的才能入您的眼?”

    几名自觉年轻有为的少侠也走过来,纷纷道:“多谢伍宫主提醒,不然我一腔热血,真要被那神掌无敌给骗了去。”“伍宫主,您记得八年之前东海之滨您遇到的‘仙雀侠侣’一家么?那时候我还只有十二岁,没想到再见伍宫主,您还和当年一样美丽漂亮,脸上没有一点岁月痕迹。”“晚辈许久之前就听说伍宫主是天下女侠翘楚,今日一见,终觉所闻非虚啊!”

    还有一些武林名宿和崭露头角少侠也想过来,却被前面这些人挤在后面,一个个急切无比,恨不得现在就要到伍亦思面前,说出心中仰慕崇拜。

    台下对洪辰更是骂声一片。云墨派郑吉通大声嚷道:“神掌无敌,你里通敌国之行已然败露,还呆在台上做什么呢?还不快滚走!”蒋惜荷也向着周围神仙山庄弟子道:“昨日我就看这神掌无敌獐头鼠目,不像是个好人,才不愿让他到茶会去。如今一瞧,果然没错。还想撺掇大家去犯上作乱?真是用心险恶。”

    乱哄哄的声音蹿进耳朵里,洪辰只觉脑子发懵,心中郁气。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大家都是英雄好汉,为什么不听自己所讲的实情呢?就算自己说天子纵火的证据不够,这些人又凭什么自己是目的不纯的别国奸细?

    洪辰不是没被冤枉过,之前被王远威冤枉成与人勾结偷刀,被金刀门和云墨派的人冤枉成杀害王远威的凶手,虽然心中不是滋味,但总有“我找到证据终能证明我清白”的希望念头。

    可这一次,洪辰抱着对诸位英雄好汉的期待,才讲出了刺杀天子的事,却不曾想每个人都不相信自己。单不相信也就罢了,还要说自己是敌国奸细,想害所有人。洪辰更是分外气不过——自己分明是想救人!皇帝今日烧死了流民,明日就不会烧死其他人么?

    明明出于心中正义所为,却被歪曲成意图祸乱天下,洪辰从未感觉过如此憋闷委屈。

    宁采靠近洪辰道:“神掌大侠,我相信你并非抱着坏心。但眼下群情激愤,你还是尽早离开为妙。”

    洪辰闻言,心中一暖:终于有了一个愿意相信自己的人。便对宁采道:“宁庄主,是我考虑不周,就上来说话,给你带来麻烦啦。”

    宁采摇头一笑:“哪里哪里?”说着伸出左手,似要和洪辰握手样子。

    洪辰同样伸出左手去握手,忽听台下响起一道熟悉声音:“小心!”当即心下一紧,动作一顿,紧接着手背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擦着过去一般。

    “啊!”

    远处人群发出一道惨叫,似乎有人被暗器击中。

    洪辰手中消愁一横,刀身正挡住了宁采的清河长剑,诧异道:“宁庄主,你做什么?”

    台下季茶又喊:“你他娘的傻啊?他都射你暗器了,分明是想擒住你这个刺杀天子的刺客,向着朝廷领功呐!还废话你他娘啊,砍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