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28章 刀之怒
    听到季茶言语,洪辰又添一丝绝望:原来连这位宁庄主都是故意诈我!不再犹豫,和挥剑又刺的宁采交战起来,心中忿懑难平,手上也不再留有余地。

    宁采只以为洪辰是一双拳脚厉害,哪曾想其刀法精深,当世少有敌手?这把消愁又是天下最顶尖的神兵利器,昨日赵燎原林萧寒吕素缣三名九剑天卫联手才能挡住,交击没几个回合,宁采就右臂一酸,手中清河剑差点飞出去。

    见宁采快要抵挡不住,荣蓉掣出阴阳两仪刀又来助战。而在她之后,从人群中又飞出两人,袭向擂台上的洪辰,正是快刀无影周吉力,落剑无痕孙兰溪。

    既然对方已承认自己是刺杀天子的刺客,作为归义司辖下御剑堂九剑天卫,焉有让别人抢功的道理?周吉力抽刀在左,孙兰溪持剑在右,刀光闪,剑影烁,一时围攻密集。

    擂台上四名一流高手围攻洪辰,洪辰一人一刀却丝毫不落下风,甚至于怨愤之下一刀比一刀更凶悍,从刀刃上绽放出的罡风将擂台上的石板尽数轰击碎裂。状态本就不佳的宁采终于握不稳清河剑,“嚓”的一声,长剑在空中划出弧线,插进台上,宁采跃过去一拔,这把名剑竟“咔”一声断为两截。

    清河剑一断,台下众人纷纷惊呼,更加确定神掌无敌是西凉或南越来的奸细,不然为什么之前只展露拳脚功夫,把最厉害的刀法深藏不露?方慎、云默轩、应海兰等几名一流高手这时也跃上擂台,替代宁采围攻洪辰。

    不少人目光往颜桀身上投来,昨日所有人都见神掌无敌和颜桀交往甚密,此时不由怀疑起他来。并且由于其燕王一脉特殊身份,神掌无敌的行为似乎更说得通了——这小燕王,想要搞前朝复辟了!

    李改朝,王换代及苟或等人见其他人神色有异,不由朝颜桀靠近了一些,手都往随身刀刃上按,颜桀却很淡定,低声道:“不必惊惶,就算是天子要治我谋逆,也得罗织起证据罪名来。我与洪兄弟只是萍水相逢,算不得什么。”心中却在盘算:“皇天教是有力的帮手,朝廷是永恒的敌人,若不然,今天我也直接跟着反了?可面对群雄围攻,洪教主本人也凶多吉少啊。”

    颜桀身边,季茶双眼直勾勾盯着擂台上的洪辰,心中尽是气:“这家伙,就会去多管闲事,去火场救人就得了,还非要去杀皇帝?他娘的,以前我就和他说着玩玩,他还真敢去这么干,这是要把天都给捅破啊!”同时又很焦急:“这神仙大会上高手如云,逃走不易。得想个法子,让他们投鼠忌器。”

    正思量间,季茶忽觉身后有人袭来,先迈出一步,随即转身一掌,“嘭”地一下打在一只化爪为拳的手上,双方各退了一步。季茶定睛一看,只见此人是昨夜跟着罗轻寒一起出现的另一人,戴着有帘的斗笠,脸上还蒙着一层薄纱,看不清面容。

    那人右手一直耷拉在身边,左手从背后抽出一柄长剑,朝着季茶刺来。季茶一皱眉,运起身法躲闪。颜桀眼见季茶遇袭,立马抽出佩剑相助,刚和那人交击两下,又有一柄剑凭空般出现,将颜桀的剑给格开了。

    罗轻寒不知何时到了人群当中,挡下颜桀攻势的同时,左手拂出一股劲风,将季茶和斗笠人都从地上吹起,落到了擂台上,并向着颜桀一笑:“小王爷,那位是我新收的弟子,找到了对手,正想切磋一下,还望小王爷不要插手。”

    见罗轻寒来了,颜桀原本那一丝出手相帮洪辰季茶的心思也烟消云散了:如今保住自身方为上计,皇天教的朋友你们自求多福罢!

    擂台上,除了围攻洪辰那一群人外,又多了相斗的斗笠人和季茶。几个回合下来,季茶见斗笠人招招都是夺命之式,哪有什么切磋样子,便不再躲闪,伸手从背后取下蛇剑,和对方比起剑招来。

    几下交击,包裹蛇剑的布条就缕缕碎裂,露出来黝黑坚硬的剑身。季茶用起蛇剑无比趁手,自负对上大部分江湖二流高手都可占上风,然而斗笠人左手剑法格外飘忽诡异,季茶纵有些许优势,也无法立刻取胜。

    被多名一流高手围攻的洪辰好几次险象环生,幸赖之前修习了狐魇步这等身法,面对群攻就派上了用场,尽量同时只对上最多两人,避免陷入彻底的包围之中。与洪辰交手的人们也不好过,不仅面对那愈挥愈烈的刀法压力极大,上百个回合交战下来,他们发现自己手中的兵刃,也开始出现损毁迹象。

    孙兰溪对周吉力道:“周兄,我的剑都有了三个豁口了,要不要下去换把剑?”周吉力道:“换什么剑?我刀都少了小半截啦,不还在撑着?”话音刚落,“砰嚓”脆响,洪辰将消愁劈到了周吉力的刀身上,周吉力的半截刀顿时变成了一堆碎片。

    “孙兄,你先撑一会儿,我去下面借把刀!”

    周吉力一跃出了战圈,到了场台。

    孙兰溪马上也支撑不住,带着剑刃卷起的剑下了台。

    少了两名同伴,余下围攻洪辰的高手压力倍增,这时镇海宫伍亦思,云墨派宋霄也飞上台来,一人用剑,一人用刀,正好接替了先前孙兰溪和周吉力的位置。

    宋霄与洪辰一交手,便觉此人刀法和伐竹客刀法有些类似,都是一波胜过一波,然而伐竹客刀法偏于持久守成,如海浪蓄势,才形成一次比一次汹涌的潮水,神掌无敌的刀法却疯狂猛烈,好似随风而起的火越烧越大。

    洪辰自己,也感觉到使出的刀法和以前的不一样了。脑海中忽回想起在桃源刚学着去伐竹时,师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同一柄刀,同样的力气,你情绪不一,挥出去斩下来的效果便不同。你越懊恼丧气,挥出去的刀就越没用。你越平和淡然,挥出去的刀就越稳健。是人影响刀,而非刀影响人。你骄傲,刀就轻飘飘;你苦闷,刀就沉甸甸;你喜悦,刀就灵动,你愤怒,刀就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