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29章 刀之帝
    胸中烈火,尽化为刃上刀罡,洪辰挥刀愈发肆意,刀黑刃白,开合起落,几个对手和他们的兵器渐渐挡不住了。时候未几,荣蓉双刀尽毁,云默轩铁扇崩碎,方慎的短枪被削去了枪头,应海兰的铁爪碎了三个爪尖,宋霄断刀,伍亦思折剑,洪辰面前再无对手,禁不住仰头向天,横刀大吼:“你们为什么不信我?为什么?为什么!”一连串的声音穿云裂石,直吼得台上台下群侠耳膜嗡嗡作响,心神不安。

    没人回答洪辰的话,不信他的不回答,信他的不敢回答。洪辰重重地喘着气,望向宁采荣蓉等人,那些人却躲开他目光,避免对视。

    洪辰“哈哈”笑了两声,不再理他们,持刀朝着依旧在打斗的季茶与斗笠人走去,心中满是悲哀:这些英雄好汉,大侠豪杰,竟还不及昨夜三位只知道姓不知道名的义士。一刻也不想在神仙山庄多待,只愿和季茶一道离去。

    阵风拂过,罗轻寒飘到洪辰面前,抬剑拦住去路。众人见了,神色为之一振,终于要有顶尖高手之间的对决了。洪辰知道罗轻寒是难缠对手,但宝刀在手,武功比先前又有了长进变化,便也不惧,将刀一提:“你也要和我打?”

    罗轻寒微微一笑:“我只是想让那场切磋不受打扰,暂时没和你动手的意思。”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不仅讶异于门下从不收徒罗轻寒突然有了个弟子,更惊诧于一向狂傲才被称为剑狂的罗轻寒,面对别人刀锋竟然选择不战。

    孙兰溪向周吉力问:“周兄,这家伙的刀法真如此高深莫测,连罗指挥使都怕了?”

    “孙兄,罗指挥使就不能怕么?”周吉力一笑,“就算罗指挥使,也有自知完全敌不过的对手!但罗指挥使心思,咱也揣度不到,也不一定就是怕了,没听见说‘暂时’么?可能等那边分出胜负,罗指挥使就要开打了。而且,如果这家伙执意要插手,罗指挥使还能坐视不管么?”

    孙兰溪又问:“真打起来,罗指挥使会赢会输?”

    周吉力说:“输赢咱猜不到。但倘若罗指挥使输了,今天可就没人拿得住神掌无敌啦。”

    “不会吧?”孙兰溪道,“神掌无敌固然是顶尖高手,可在场顶尖高手除了罗指挥使以外,还有刀帝枪神两位前辈。”

    “你以为他们两个会出手?”周吉力一哼,“这些江湖人,精明着呐!枪神,刀帝,不仅是武功上的一代宗师,更是决定武林走向的大人物。先前那些一流高手出战,只能算对神仙山庄两位庄主的援助。可这二位若出手,岂不是说明,连武林巨擘都要彻底臣服朝廷,缉拿刺杀天子的刺客?他们可不会这么干。江湖中人虽然不敢和朝廷作对,但真让他们和咱一样为朝廷办事,也不乐意,毕竟他们搞自家产业,不吃朝廷赏的饭。”

    孙兰溪点头:“周兄言之有理。”

    “而且嘛!”周吉力又道,“他们就算想借机拉近和朝廷的关系,不也得在意个人在江湖上的威望么?就拿刀帝来讲,不去和西凉北海昆仑宗的大宗师比,起码在大虞境内号称刀法无敌。结果来了一个同样用刀的无名高手,他赢了也只不过在彪炳战绩上添一点点光彩,他输了可就要被许多人不服啦!顶尖高手,很少和人比斗,就算比斗,也不愿让人知晓比斗结果,就在于此。你一直赢,别人就一直怕你。只要你不和人打,哪怕自谦自己不行打不过别人,也约么等于一直赢。可你只要输了一次,就有络绎不绝的麻烦来找你咯。”

    孙兰溪连连点头:“周兄真知灼见!”

    此时台上,洪辰提刀静静站着,却并不是忌惮于罗轻寒,不去强行插手,而是季茶吼了句:“不用来管,我马上就能结果这小子!”洪辰才停步不前,与罗轻寒一起等待二人斗出个胜负。

    季茶眼见洪辰一连击败九名一流高手,自己却久久拿不下一个只用左手的无名小卒,愈发心焦,只想着以凌厉剑势破开其防守,可对方的剑却像一条滑溜溜的蛇,总能贴着自己的剑卸去大半力量,自己出一招,对方就接一招,倘若说先前还占着优势,现在已落于被动下风。

    季茶剑法有些凌乱趋势,斗笠人抓住一个破绽,剑尖贴着蛇剑边缘滑过,直切向季茶右手。季茶翻手变招,蛇剑将长剑向着旁边一格,并继续直刺下去,攻向斗笠人身体右侧。斗笠人却倏然收剑,撤身中抬脚一个勾踢,正中季茶手腕。

    这一脚沉重无比,季茶吃痛,手不由一松,斗笠人一甩右边衣袖,竟把蛇剑直接给卷了走。季茶失了蛇剑,顿时把手按往腰间的碎清风和逐流光,但一想到使出这两把特征极为明显的刀立马就会暴露身份,只能暂忍下来,朝着斗笠人一伸手:“我输了,把剑还我。”

    斗笠人却不言不语,把长剑往地上一丢,左手拿起蛇剑,凌空挥舞了几下。

    洪辰见状道:“胜负已分,请把剑还给我们罢。”

    斗笠人终于开口,却是冲着台下的齐英和刘世良:“枪神前辈,刀帝前辈,这二人便是魔教的洪辰和季茶,证据就是这人腰间双刀是‘日月无双’,拔出来灌入内力验证便知。魔教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还望二位前辈出手降服。”

    整个神女崖上的人都因斗笠人的话语一惊。他们一开始并未往魔教身上去想,毕竟有个神掌无敌是拳脚高手的先入为主印象,就算神掌无敌用了刀法,也没令他们想到伐竹客身上去。哪怕云默轩,宋霄,宁采,荣蓉还有方慎等人,因为洪辰展现出的刀法和在天威将军府时多有不同,也没认为是同一人。

    可当斗笠人一语说出之后,人们对洪辰和季茶疑心大起,纷纷看向季茶腰间双刀:“那两把刀就是日月无双?”“我看像,两把刀都用布条缠着,一般人哪有把随身刀剑捂得这么严实的?”“他不敢拔出来验证,一定就是了!”

    季茶和洪辰都对斗笠人的话始料未及,并不知道此人是如何知道的自己身份,但知道此刻身份被揭破,麻烦可比先前大太多了。

    于武林中人而言,刺杀天子的刺客,和魔教教主,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并不影响自身利益,天子死了还有其他天子出现。但后者不一样,当年皇天教出现,打着的旗号不仅是要推翻朝廷,还要将宗门帮派们也一个个连根拔起,才终为天下群雄所忌,联合剿杀,轰轰烈烈出现,凄凄惨惨退场。

    洪辰面色大变,绕过罗轻寒就往季茶身边赶。罗轻寒并未阻拦,而是笑吟吟转身,正看到另一个人影拦到了洪辰身前。

    一道刀光自身前亮起,洪辰下意识将消愁一挥,刀锋互碰,顿觉巨力袭身,一连退了三步才堪堪撑住,再一看,站在面前的竟然是刀帝刘世良!

    早在湘云城时,洪辰就听季茶提起过刀帝,当时自己对江湖懵懂,一无所知,把“刀帝”听成了“稻弟”,以为是种稻子的弟弟。得知其是天下刀法至强者后,就心生神往,希望有朝一日能亲眼见识到刀帝的刀法。等到了神仙山庄,亲眼见到刘世良容貌甚伟,谈吐不俗,不由添了几分好感。及至刘世良劝开自己与两位庄主冲突,更是钦佩不已,以为是天下一等一的人雄。

    现在,刀帝就站在面前,提着长刃,双眼冷冷地盯着自己,道:“年轻人,你若真是魔教余孽,今日可插翅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