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31章 谁生死
    群侠围在崖边,对二人生死议论不休。有人觉得,魔教贼子走投无路,知道拼死也杀不出去,不想作无意义抵抗,还不愿投降,终于被逼得跳崖自尽;有人不以为然,认为两个贼子是险中求生,反抗必死,或许想通过跳崖谋求一线生机;马上又有神仙山庄的人讲,这神女崖是整座山岭最高处,四百余丈峭壁光秃秃全无可以抓握之地,正下方是一片石滩,只要摔下去,必死无疑,就算两人是铤而走险,也等于自入了死路。

    人群外,罗轻寒对旁边斗笠人轻声道:“你不去看看吗?”

    斗笠人摇头:“没兴趣。他们生死,与我无干。”

    罗轻寒瞥了一眼斗笠人手里的蛇剑:“拿着还顺手吗?”

    斗笠人点头:“顺手。”

    罗轻寒点了下头:“此间事已了,我该带你去见师尊了。”

    “终于能见到师尊了么?”斗笠人身子一颤,“师兄,师尊到底是谁?”

    两人声音细微,对话只有彼此听得见,若有旁人听到,一定惊愕得连嘴都合不上。原来罗轻寒只是代师收徒,斗笠人真正的师尊,竟然是一直不为武林中人所知的罗轻寒的神秘师尊。

    十余年前,江湖武林正道处于因与魔教大战而青黄不接的阶段,时有悍盗强匪和三教九流之徒纷起作乱,为祸天下,使各个宗门帮派又添了极多损失。如今的顶尖高手和一流高手们,当时大多尚未成长起来,朝廷也自顾不暇,所能做的十分有限。

    正在武林风雨飘摇之时,一名神秘青年剑客从天而降,一连诛灭了一十三个有一流高手坐镇的盗匪团伙,又先后斩杀了两名达到了顶尖高手层次的邪道帮会首脑,技惊江湖,名动天下。世上从此多了一个琴剑流派的顶尖剑客,其名罗轻寒。

    有关罗轻寒的身世和师承,一直是江湖人解不开的谜,有许多版本的传说,不少说得煞有介事,却从没一个能得到验证。

    “见到他,你便知道了。”

    罗轻寒笑了一声,转身往山下走去。

    飞流瀑布落下之处,是一片连着蜿蜒长河的深潭,潭边正有二十来个衣衫褴褛的流民在饮水洗脸,其中不少头发蜷曲,皮肤上有焦黑伤痕,一看就是昨夜从火场里逃出来的。

    一名矮瘦少年刚喝完水洗完脸,从怀里摸出半张凉饼准备吃,身边一个大汉却伸手过来一把将凉饼抢了走。矮瘦少年蹿起来,伸手想把凉饼抢回,却被大汉搡倒在地。矮瘦少年翻身起来,朝着大汉一个撩阴腿,对方痛得两手捂裆。矮瘦少年见他竟把凉饼放到了那地方前面,怒不可遏,迎面跳到大汉身上,用肚子和一双腿夹起了大汉脑袋,身子一弓,双手捏成拳头,疯狂往大汉背上捶打:“马勒个巴子的!让你抢我饼!让你抢我饼!我打死你!马勒个巴子的!烙饼不能吃了!我打死你,打死你!”

    大汉扔下凉饼,伸手想把矮瘦少年给拽下来,但裆里生疼,手一放开,腿就一软,带着矮瘦少年一起摔在地上。矮瘦少年依旧瞪着一双牛眼,玩命捶打大汉后背,嘴里脏话骂个不停。大汉还有俩同伴,见状忙过去帮忙,费了老大力气终于把矮瘦少年拽开。

    大汉裆里的痛缓了些,气愤更甚,骂咧咧地朝着矮瘦少年肚子来了一窝脚,痛得矮瘦少年跪在地上站不起来,接着双手抓住矮瘦少年肩膀,用力一扔,“哗啦”一下,矮瘦少年就进了水潭。

    大汉又捡起石滩上的卵石,朝矮瘦少年露出水面的脑袋扔去。矮瘦少年被砸中一下,忙往水潭更远处游了一些。大汉扔石头扔不到了,便骂:“兔崽子,有本事别上来!”矮瘦少年也在水里骂:“马勒个巴子,你爷爷就不上来!”大汉骂:“你是兔崽子,我是你爷爷!”矮瘦少年就笑着骂:“好,好,我爷爷的坟都不知道让哪条野狗给刨了!”大汉也骂:“我爷爷脑袋被马匪砍下来当球踢!”二人骂对方连带着骂自己骂了好一阵脏话,直到大汉和其他流民一起走了才停下。

    矮瘦少年眼瞅着其他人渐渐走远,一边继续游着水,一边大声骂道:“马勒个巴子,老子才不稀罕跟你们这群缺德玩意儿走,就你们这晦气样子,还想到其他城去?呸!你们路上不是让狼吃了,就是让马匪砍了。老子一个人走,天天练功,再寻个山窝窝,去那里当山大王去!”

    刚说完这句,身后忽然“扑通”一声巨响,浪花直炸了几丈高,矮瘦少年顿时吓得心脏狂跳,脸色煞白,还以为后面的山倒了。再一转头,只见一圈圈荡开波纹的中心处冒出一串白泡泡,又心生好奇,一个猛子扎下去,睁大眼往水里望,只见一个人影正往潭底落去,心中惊奇:“马勒个巴子的,这人从天上掉下来的?要是从山上跳下来,最近的地方离着这儿也老远呢啊!”

    矮瘦少年忙朝着那人游去,却见那人虽然呛水,却还努力摆动着手往上游。矮瘦少年怕那人到不了水面就憋死了,便奋力游到那人身后,左手拉住他衣领子,右手划着水,帮他往水面游。不过还没到水面,矮瘦少年就先憋不住气了,气一吐,嘴一张,水就疯狂往口鼻里灌。

    落水之人转而提着矮瘦少年浮出水面。好在矮瘦少年呛水不多,只被拍了两下后背,吐了两口鼻涕和水混杂的东西,就顿感神清气爽,再一回头,看清楚落水人的样貌,禁不住一惊:“老师!”

    落水人也一愣:“你是老三……叫什么来着?”

    “我是雷飞凤!哈哈哈!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雷飞凤狂喜无比,昨夜大火,他和大哥二哥各去帮棚子婆救人,结果乱中失散,谁也找不到谁了。棚户区又被禁军封住,不让流民回去,雷飞凤便只好伙同一帮子不认识的流民往西北走,期望先找另外的地方安身立命一阵子,以后再去寻两个兄弟,却不曾想竟能在这水潭里碰见先前跟着学武功的老师。

    洪辰自然也想不到会碰上雷飞凤,但马上又意识到还有更重要事,也顾不上和雷飞凤说话了,双脚踩水,双臂拍水,身子跃出水面,紧接着踏着水一直往东面冲,一直到了岸边石滩上,又前行几十丈远,上百丈远,四处张望,好像在搜寻什么。

    雷飞凤游上岸,跑到洪辰身边,问:“老师,你在找什么?”

    “找人!”

    洪辰又跑到绝壁之下,向着上方望去,却只能看见光秃秃的岩石和萦绕在悬崖上的浓重云雾,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雷飞凤过来问:“人?跟你一起的么?”

    洪辰点头,又摇头,脑海中逐渐回忆起方才情状。

    那会儿与季茶一起坠下悬崖时,洪辰已抱着共死念头,但刚落下不远,季茶却触动了什么机关,从其背后衣服中射出一只连着绳子的箭矢,扎在了岩壁上。但箭矢甚短,扎进岩壁不深,绳子又极细,根本撑不住坠落的两人,季茶只借了一瞬间的力气,绳子就崩断了。

    但这次借力让二人坠落方向发生了极大改变,原本是直着往悬崖下落,变成了水平方向上也有了一个速度。季茶又狠狠拍了毫无防备的洪辰一掌,两人顿时向着相反的两个方向分离出去,洪辰斜着往外落的角度更大了,季茶却回到了原来下落的方向上。

    直到再往下看见到下方水潭之时,洪辰才意识到,季茶是先后两次让自己多了横向的速度,往外多落了几乎有将近百丈距离,才掉进了远离神女崖的瀑下水潭。

    出了水面后,洪辰第一件事就是来寻找季茶,却没在石滩上看到,如今往岩壁上望,同样也一无所获。心想:“就算他摔死了,也该有尸体在。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是去了什么地方?”一时间迷茫无措。

    再一细想:“季茶若活着,为什么不在附近等着我?啊?难道他摔死在了峭壁上的某块凸起的石头上?”忽觉心里一凉,甚至能感受到从手腕处流过的血都是冷的。

    雷飞凤见洪辰一直不说话,一开始还老老实实地跟着洪辰走来走去,到了后面终于沉不住气,开口道:“马勒……麻辣兔头你喜欢吃么?老师?”

    洪辰听到“麻辣兔头”,又想起季茶有次讲过,西南荒州之地有名城“荒蓉城”,其中居民嗜辣好麻,常以红油为底烹煮食材,称之“火锅儿”;或以竹签串起食材放入红油锅中涮食,名为“串串”;还有麻辣兔头,辣子鸡,鱼香肉丝,毛血旺等名菜。

    说起荒蓉城时的音容犹在心间,其人却生死未卜。洪辰悲从心来,眼泪夺眶,禁不住往地上一蹲,忽觉得肚子一硌,伸手往怀里一掏,却把用布条缠着的“覆水”给拿了出来。

    “这把短剑……季茶说让我交给羌州的某个人……”

    洪辰仔细回忆了一下,想起那人名叫“白独狼”,是季茶师父另外的弟子,季茶嘱咐之时,连说“切记”,可见对此事的重视。便一抹双眼,重新站起:“就算季茶死了,我也要把他要做的事给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