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32章 套马杆
    思及神女崖上的人很有可能下到崖底来,不宜在这里停留太久,洪辰问雷飞凤:“还记得我落进水潭的什么地方么?”雷飞凤点头:“记得。”

    二人回到水潭,洪辰按照雷飞凤指引,到了先前落水之处,深吸一口气,潜入水底,过一阵子又浮上水面,来来回回了合计上下了四次,才总算将一起落水的消愁打捞上来。

    回到岸上,雷飞凤见这把长刀黑身白刃,又长又直,十分喜欢,道:“妈妈的,老师这刀可真鸡儿好看!”洪辰将刀一甩,其上沾染的水尽数飞出,一滴不剩。雷飞凤更是瞪直了双眼:“窝草!这刀好几巴牛批!”

    洪辰皱了下眉,道:“老三,你说话怎净是污言秽语。”

    雷飞凤道:“老师,我和人打架老打不过,又不想白受气,就骂他们,嘴上过把瘾。不然可真太憋屈了。”

    洪辰问:“为什么老和人打架?和气一点不好么?”

    雷飞凤回答:“你跟别人讲礼貌,人家却拿拳头打你脸,你接着讲礼貌有用么?什么礼节规矩,那他妈妈的都是主人训奴仆,老子训儿子用的。我没老子,又不当别人奴仆,才不讲究这些。不瞒老师说,你已经是我除了大哥二哥以外,说话最客气的一个人了。”

    洪辰本欲驳斥雷飞凤的歪理,呃话到嘴边,却又完全没了讲话心情,“唉”了一声,提着刀就往前走。

    雷飞凤赶忙追上:“老师,你往哪里去?”

    洪辰道:“羌州。”

    雷飞凤又问:“老师去羌州干鸟……干什么?”

    洪辰道:“我去给一个人送一样东西。”

    雷飞凤道:“我跟老师一起去罢。”

    洪辰摇头:“算了罢。跟着我,你一身都是麻烦。”

    洪辰自觉被大虞国举国通缉,谁跟在身边谁都得倒霉,雷飞凤却听错话会错意,以为洪辰是嫌自己麻烦累赘,连忙道:“老师老师,我不骂人了行不行?我保证我不骂人啦。我不仅不骂人,我还会生火,做饭,保证让老师吃得香,睡得暖。”

    洪辰心情烦躁,也不多解释,任由雷飞凤在后面巴巴地跟着。

    羌州在什么地方,洪辰也不知晓,只知道那地方在天州的西边,便一直往西走。两个人穿过石滩,越过河流,深入山林。到了晚上,雷飞凤饿得走不动了,在后面直叫唤“老师老师”,洪辰也不忍把他一个人扔下,就停下来,折木取火,又爬上树摘了两个果子,塞给雷飞凤,跟他道:“等到了有人烟的地方,你就找个地方做工落脚罢。我身份特殊,一路上会遭遇许多敌人,你跟着我太危险。”

    雷飞凤啃着果子,道:“老师,你果然还是偷了别人老婆!”

    洪辰也不争辩,抱着长刀,倚树睡下。翌日清早,再睁开眼时,只见雷飞凤正往火堆里加柴,自己身边则多了一堆各种各样的不知名野果。

    雷飞凤见洪辰醒了,高兴道:“老师,你马比……呸呸!老师,你可算醒啦。你昨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呐,这些果子你赶紧吃了罢。”

    洪辰也觉腹中空空,就拿了一个大红果子吃。果子又脆又甜,但洪辰心里依旧没带着雷飞凤一起走的心思,不过见这老三心地不坏,自己又背着个老师名分,便下决心在一起的日子里,怎么也得把他照顾好了。

    正值秋季,山林里小兽禽鸟都不少,虽然没什么佐料,洪辰做法也只有烤这一种,自己吃得格外单调乏味。可于一直在棚户区过活的雷飞凤而言,能吃一顿肉都是奢侈,眼下顿顿都有肉,真可谓美滋滋,又见洪辰打猎手段厉害无比,随手一颗石子都能打死一只兔子,树上的飞鸟都能一刀挥过去隔空斩落下来,心中更添崇拜:“没想到老师武功牛批如斯,老子可真走了大运。哎,只可惜大哥二哥没跟我一起,不然我们三个一起跟着老师学武,以后什么山头占不得?别说山头了,那皇帝老儿的龙椅,老子也得坐一坐。”

    一连过了七八日,两人还未走出山林。天气越来越凉,晚上哪怕就躺在火堆旁边,只要风一过来,雷飞凤就冻得直哆嗦,洪辰便把自己衣服解下来给他披上。雷飞凤问洪辰:“老师你不冷么?”洪辰道:“我有内功,一运起来浑身热烘烘的,并不怕冷。”

    但到了第二天,洪辰就觉脑热乏力,不大走得动路。本以为略感风寒,多喝点水,运运内功,稍微撑一撑就过去了。可一连三天下来,洪辰病得越来越厉害,乃至发起了高烧,眼前总是发黑,咳嗽个不停。

    又到晚上,雷飞凤说什么也不要洪辰的衣服了,带着哭腔道:“老师你病得越来越厉害啦!可不能再受凉。”

    洪辰道:“我一连运了三天内功,身子热得不行,这病却还好不了,看来不是风寒。就算穿多了也没什么用,估计是吃错了东西,出去找个郎中看就好了。你若着凉染病,咱们两个病号,可怎么走出这大山?”

    雷飞凤也觉有理,但依旧不肯再披洪辰衣服,找了一堆落叶堆在一起当被子,自己钻进里面去睡觉。

    又一天,雷飞凤盯着洪辰说:“老师,你模样怎么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洪辰一摸脸,方知时日太久,脸上假皮和假胡茬终于全都脱落下来,自己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

    雷飞凤道:“原来老师还挺年轻,没比我大几岁嘛。”

    洪辰一怔,雷飞凤又道:“不过我大哥说‘英雄不问出处,有为不在年高’,老师年纪不大,武功却如此高强,才显得更厉害。”

    “英雄不问出处……”

    洪辰想起来神仙山庄的事情,又想起那个时常一脸严肃的火神龙,不禁苦苦一笑,暗道自己见识竟然还不如一个孩子。便对雷飞凤道:“你大哥二哥说的许多话都很对,你也是个好孩子。我来当你们老师,真是惭愧了。”

    雷飞凤连:“哪里哪里,老师武功如此牛……如此卓尔不群,能拜你为师,是我们的好运气嘞!我还想着等老师病好了,让老师教我那隔着两三丈都能劈下鸟儿的功夫呐!”

    日子渐渐又一天天过去,洪辰的病终于好转了些,不再成天头痛脑热了,咳嗽却始终不见下去,不知什么原因,连内力流转也多了些阻碍凝滞。这一日,二人终于走出山林,到了一片辽阔平原之上,遥望过去,无边无尽的荒草里,一条长河自远方蜿蜒而来,秋风送爽,心旷神怡,洪辰放声长啸,雷飞凤也跟着哇哇大叫,两人都觉得畅快了不少。

    到了平原,赶路速度就快了些,走出十几里后,洪辰再一回望,只见时隔一个多月,和季茶一起来天京时见到的山林还是葱郁碧绿,而到现在已是大片金黄,当时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如今已不知去了那里,前路却依旧要继续走下去。

    行至日落之时,半边天都布满了红霞,西方远远响起起了一声长长而又嘹亮的唿哨,还有紧促杂乱的马蹄声,洪辰望过去,只见一群奔马朝着自己跑来,在奔马后面还跟着一个骑马扬鞭的人。

    马群很快到了洪辰和雷飞凤前方,后面的赶马人是个雄壮汉子,身穿斑斓彩衣,脚蹬黑褐皮靴,一头长发扎成了许许多多的小辫,见到两个陌生人,其中一个还挎着长刀,顿时挥起了两丈多长的套马杆,杆子一甩,头端的皮绳便向着洪辰头颈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