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35章 鹰狼令
    察木猜的毡房在部落西边,比巴以天的毡房还大了三圈。洪辰进去以后,就看见一个干巴瘦的老头坐在毡子上给一个女人把脉。巴以天大声道:“老头儿,我带了我的好兄弟来看病!”察木猜头都没抬,道:“你的好兄弟不是能随便拉倒骏马的勇士么?”巴以天道:“勇士就不能生病么?你快看,看完给我兄弟看。”

    察木猜哼了两声,没再跟巴以天说话,给女人号完脉,又让她张嘴伸了下舌头,就站起身,去身后的药柜里拿了点药材,包在块薄皮子里,交给女人让她每天煎服两次。女人道了句谢,留下一条干肉,就起身离去。

    巴以天领着洪辰和雷飞凤坐到察木猜面前。察木猜打量了一眼洪辰,道:“你是练内功的高手罢。”洪辰道:“您怎么看出来的?”察木猜一哼,道:“你长得不高不壮,若非练内功,哪里来的力气拉倒马?不过内功高手不易生病,一生病便难治。你也别听小巴讲我医术多高就对我抱太大期望。”洪辰点头,捋起左边衣袖,把手腕伸了过去。

    察木猜将干瘦手指往上一搭,闭起眼睛,开始诊脉,眉头渐渐皱起,直过了一百多息才睁开双眼。又让洪辰张嘴伸舌,然后问了问洪辰感觉到不舒服的时间,每日症状的变化,期间吃过什么等等。接着缄默地苦苦思索了许久,才摇着头,开口道:“你的脉象,我从未见过。我也给过些内力高手看过病,他们有些是练功出了岔子,内力堵塞了经脉,自身并未患疾,我除了开些疏解经络的药,再嘱咐他们多加调养之外,也便做不了什么了。可你的情况又与他们不同,经络明明畅通无阻,却时常凝滞碍气,才致你肺力不足,干咳气喘。开给你补气的药只会加重症状,给你疏络的药,又毫无作用。”

    巴以天道:“老头儿,你别说这么多,就说,到底能不能治?”

    察木猜摇头:“不能。”

    巴以天瞪着双眼:“老头儿,你别看我兄弟是外族人,他是宽宏大量的好汉,是我巴以天的好兄弟,白牙部落的好朋友,你不能不给他治病。”

    “我哪里不给他治病?”察木猜道,“是我治不了他的病。”

    洪辰一搭巴以天肩膀:“大哥,别着急,老医师说的应当没错。我这个病,的确和大部分人的不一样。”

    察木猜又道:“不过,你去一些大部落,他们的医师应当常给内功高手看病,或许对你你身上的病症了解更多一些,懂得治疗之法。一般小部落里,医师普遍没有相关的经验。”

    “多谢指点。”

    洪辰虽有些失望,还是向着察木猜拱手行了个礼。

    从察木猜的毡房出来之后,雷飞凤骂咧咧道:“我以为这老头儿多牛批个人物呢,结果照样是个不中用假把式烂玩意儿。”

    “老三,注意言语。”洪辰教训道,“我得的病,寻常医师看不好是正常的。这位老医师虽然没给我治好,却也没信口胡诌,瞎给我抓药,而是指点我去寻找名医,就这一点已经不错了。”

    巴以天道:“兄弟,大哥明天就带你去西边‘金雕部落’看病。金雕部落是三千人的大部落,里面有好些内功高手,他们的医师应该在这方面经验更丰富一些。”

    洪辰摇头道:“大哥,你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只怕金雕部落的医师,也不见得能把我治好。天狼部落,是多大的部落?”

    “天狼部落是羌州最大的部落之一,足有十万人。”巴以天道,“既然兄弟你本来就要去天狼部落,去找那里的医师看病吧!我让乌莉雅给你准备够多的肉干,奶酒,再给你准备最好的马,让你一路顺畅地到天狼部落去……对了,你跟我来!”

    巴以天忽拉起洪辰的手,径直往部落中央走,一直到了可汗大帐外面。外面守门的卫兵见了巴以天,道:“老巴,你带你兄弟来见可汗么?”巴以天道:“是啊。”卫兵向着毡房里喊道:“可汗,巴以天带着他能拉倒骏马的兄弟来啦!”

    毡房里传来一道雄浑男声:“哈哈哈,快让他们进来!”

    巴以天便带着洪辰师徒进了可汗大帐,左手放在胸前深深一躬:“可汗!”洪辰和雷飞凤也学着一样动作,道:“可汗!”

    “哈哈哈,大家都是兄弟,不用多礼。”

    雄浑男声又响起。

    洪辰抬起头,始看清白牙可汗样貌,只见是一个比巴以天还年轻好几岁的年青汉子,生得豹头狮髯,虎背狼腰,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白牙可汗伸手示意几人都坐下,道:“我白天就听闻巴以天带回来一个拉倒骏马的勇士,现在终于见到了,本以为要十分强壮,现在才知道原来比大部分虞国人都更瘦,真是人不可貌相。”

    巴以天道:“红茶不仅有拉倒骏马的力气,更是一个胸怀如草原般辽阔,意志如石头般坚定,心灵如宝石般闪耀的好男儿。我这次带他来见可汗,是想为他求一块鹰狼令借来使用。”

    洪辰有些诧异,雷飞凤直接脱口而出:“鹰狼令是什么?”

    白牙可汗直接道:“鹰狼令,是大羌王颁发给各个部落,能通行在整个羌州的令牌。”接着又补充道:“不是所有部落都和平好客,也有自私攫夺的。有了鹰狼令,等于受到大羌王治下所有部落共同保护,任何部落不会主动向着持有者发难。”

    雷飞凤吃惊道:“这玩意儿好像很牛……很厉害啊!”

    “自然是厉害。白牙部落只有两块鹰狼令而已。哪怕是那些大部落,多了也就十块鹰狼令。”白牙可汗盯向巴以天,“老巴,你觉得,我愿意把鹰狼令借给你的好兄弟吗?”

    巴以天笑道:“哈哈!可汗只要把鹰狼令借给我的好兄弟,我明年就能给可汗驯养出十匹听话的上好战马。还有我那匹‘雪里飞’,可汗不是念叨着想要好几年了么?也可以送给可汗!”

    洪辰中午吃饭聊天时,知道雪里飞是巴以天最喜欢的宝驹,养了整整十年,感情格外深厚,忙道:“大哥,大可不必如此……”

    话才说了半截,白牙可汗就冷笑了一声,道:“呵,老巴,你可真高估你的雪里飞。雪里飞再宝贵,再神骏,也只是一匹能养出来的马。一块鹰狼令,却是一个部落拿无数金银珠宝都换不回来的。倘若你的好兄弟弄丢了,或者私吞了鹰狼令,你养多少匹马,才能赔得起啊?”

    巴以天一怔,道:“我的好兄弟坚守信诺,好似苍鹰守护卵蛋,不会不还鹰狼令的。”

    洪辰道:“大哥,算了罢。鹰狼令是那么宝贵的东西,我拿着也怕丢失。”

    “但是嘛……”白牙可汗忽然拉长了声音,“鹰狼令,也不是不能借出去。”

    巴以天喜道:“可汗,你要什么样的条件,尽管提。”

    白牙可汗却转而盯向洪辰:“好朋友,你能拉倒一匹骏马,还是两匹骏马?”

    洪辰道:“我昨天拉倒了一匹巴大哥的骏马,但两匹也应该能拉得倒。”

    “那就来试试,哈哈!”白牙可汗忽然从毡子上站起,道,“有资格持有鹰狼令的,一定得是能保护好鹰狼令的勇士。两匹骏马,我也拉得倒。你想要拿着鹰狼令,起码也要比我厉害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