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36章 勇士风
    洪辰听了白牙可汗的话,只以为他要来比武,却不想白牙可汗起了身,走出毡房外,向着外面大喊道:“白牙部落的兄弟们,姐妹们,快快去河边,把篝火点起来,大家一起欢迎我们的朋友红茶!”

    在神仙山庄时,洪辰见识了面上一套心里一套的宁采,此时不禁猜想,白牙可汗是要找全部落的人来观看比武了,顿时有些不快,暗道:“我若是输了,就拿不到鹰狼令。我若是赢了,让他在部落的人面前丢脸,他不得恨我?说不定连巴大哥也得恨上。罢了罢了,千万不能连累巴大哥,唉,鹰狼令我也别要了,往后赶路时故意躲着人就好,这次比武故意输了便是。”

    白牙可汗又回过身,亲切地挽起洪辰的手,道:“朋友,天不早了,咱们先和大家一起吃饭,喝酒,然后再谈鹰狼令的事。”

    “嗯嗯,好。”

    洪辰只以为他是虚情假意,答应得便不甚热情。雷飞凤却骑了一下午小马,早就腹中空空,一听要吃饭,顿时口水长流:“可汗,晚上咱们吃什么啊?还吃羊肉吗?”

    白牙可汗没答话,看着雷飞凤,突然一伸腿,将他给绊倒。洪辰一惊,但见白牙可汗并没使什么力道,也没插手管。雷飞凤爬起来,拍着屁股,怒道:“你这大胡子可汗,绊我作甚?”白牙可汗又没说话,一手摁着雷飞凤肩膀,伸脚又把他绊了个跟头。

    洪辰眉头一皱,欲要问问白牙可汗为难一个小孩子想干什么,忽觉胳膊被人碰了下,一扭头,见巴以天对自己作了个“嘘”的手势,便先忍下不言。

    雷飞凤又站起来,这次躲过了白牙可汗的摁肩膀,可后者伸手一拉,就揪着他衣领将他拽到近前,伸脚一挡,雷飞凤又摔在地上。一连被人摔了三次,雷飞凤忍耐不住,“嗷”一嗓子就骂出来:“槽尼玛的可汗,我淦你老母!”随后纵身一跃,右手高抬,食指和中指微微勾起,直抠向白牙可汗眼睛。

    白牙可汗一伸手,再度将雷飞凤衣领揪捽住,长长的胳膊伸得笔直,雷飞凤就悬在了半空,无论双手怎么甩,两腿怎么蹬,都无济于事,倒像被猎人提起耳朵的兔子一般滑稽。

    白牙可汗喝道:“你服不服?”雷飞凤骂道:“我服你姥姥个批。”白牙可汗大笑:“哈哈哈,骂人算什么本事,你不服我就揍你!”雷飞凤回敬道:“你揍我我就骂你,妈妈的,打不过我还不能骂?老子就是不服!你再揍我也不服!”

    白牙可汗忽一松手,雷飞凤顿时落地。洪辰恐白牙可汗要伤害雷飞凤,迈出一步,挡在了他身前。白牙可汗却从毡房的墙上拿下一个铁盒,俯下身子,往雷飞凤面前一递:“你这小朋友,满嘴的污言秽语,倒挺硬气,哈哈哈,我喜欢的紧啊。”

    雷飞凤接过铁盒,把盖子一开,只觉一股甜甜奶香扑面而来,连洪辰也闻到了。雷飞凤见铁盒里是种白色有点发黄黄的固体,瞅着不甚硬,闻着可以吃,就伸手指擓了一大块,放进嘴里,顿觉甘甜美味,奶香四溢,忍不住叫道:“沃日,真他妈妈的好吃!”

    “这是奶豆腐,也叫奶酪。”白牙可汗又摸了摸雷飞凤脑袋,歪头问洪辰,“这小朋友是你的徒弟吗?武功一般,倒很勇敢。”

    洪辰也不知白牙可汗一番举动究竟是何意,只道:“嗯,老三胆子是挺大。”

    白牙可汗对雷飞凤道:“让我绊倒三次,你哭都不哭,还想挖我眼睛,比我们部落许多男孩儿都勇敢多啦。这块奶酪是给勇士的奖励,你自己吃一半,给你老师留一半。”

    雷飞凤立马举着铁盒给洪辰:“老师,这奶酪可好吃啦。”

    “哈哈,哈哈哈!”白牙可汗又几声大笑,“你这直来直往,毫不含糊的性子,不怎么像那些虚伪奸诈的虞人,倒似我们草原男儿一般。对亲人和朋友,我们奉上奶酪和美酒。对敌人和豺狼,就送给他们毒打和辱骂。”又起身拍了下洪辰肩膀,赞许道:“你弟子都是个小勇士,我更信你是老巴讲的伟大勇士啦!”

    洪辰倍感错愕,有些搞不懂白牙可汗是故作姿态,还是真的豪放了。

    几人走出毡房,天色已黑,南方河边火光明亮。白牙可汗对两名卫兵吩咐道:“牵四匹骏马,再把挽具都带上。”两名卫兵立刻去牵马。白牙可汗又领着洪辰等人往河边走,一路上所有人见到白牙可汗都躬身礼敬,白牙可汗又高兴地向他们介绍:“这位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勇士红茶,他的弟子,也是位小勇士呢!”人们复又向洪辰和雷飞凤行礼,洪辰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回礼。

    渐渐,洪辰感觉,白牙部落的人虽然说话粗鲁大声,但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问候自己的话语,都非常真诚,毫不作伪,笑声都让人听着爽快。心中又想:“哎?是我那会儿误会白牙可汗了吗?和他们在一起的感觉,与和神仙山庄那些大侠在一起的感觉,一点儿都不一样。白牙可汗能带出这样的部落,他本人又岂会是个阴险家伙?”

    到了河边,洪辰惊讶地看到,中间一团大篝火上,竟架烤着一整头牛。此外还有几团小篝火,各烤着整羊。地上放着许多大桶,闻味道,里面是马奶酒和牛奶茶,男人们女人们都带着木头舀子,谁的舀子空了,便从桶里舀上满满一大瓢。

    白牙可汗右手抓住了洪辰的左手,向着天空高高一举,喊道:“兄弟妹,姐妹们,今夜让我们欢迎我们的朋友红茶师徒,他们虽是虞人,却是和我们草原人心意相通的勇士。大家尽情举杯,让我们和好朋友的友情,像草原上的长河一样,永远都流不尽!”

    白牙部落的人纷纷高兴地大喊起来,男男女女开始又唱又跳。那些久远传下来的草原歌曲洪辰听不太懂,但觉得十分豪放。草原的舞蹈也瞧不出什么章法,放在虞国绝对要被人笑话粗鄙不堪,洪辰却从跳舞的人脸上看到了虞国舞者没有的笑容。巴以天找到了乌莉雅,两个壮实的人牵着手蹦来跳去,洪辰也忍不住一起跳起来,跟着呜哇哇地一阵乱唱。

    跳累了就啃一口烤牛肉,唱累了就喝一口马奶酒,所有的不快都远远抛飞,洪辰身心得到了好多天来前所未有的放松。忽然有一个年轻的草原姑娘跑过来,问洪辰愿不愿意一起跳舞。洪辰只以为是和其他人一样站在一起瞎跳,就欣然点头,那草原姑娘却又喊来好几个同伴,一共七个姑娘牵着手把洪辰围在中间,绕着他跳起了整齐的舞步。

    洪辰只会乱跳,不懂怎么配合,动了几下尽是丑态,顿时大为尴尬。姑娘们笑道:“虞国来的勇士原来真不会跳舞嘞!”“哈哈哈,勇士你有没有老婆?你娶我做老婆我就教你跳舞!”“勇士别娶她,娶我吧!”

    洪辰大窘,从她们中间钻了出来。姑娘们开始追洪辰,洪辰便逃。跑了几步正好撞见白牙可汗,洪辰连忙求救道:“可汗,这些姑娘都想做我老婆嘞!你快劝劝她们!”姑娘们闻言立马哄笑着跑开了。

    白牙可汗笑道:“年青男女,互相喜爱岂不正常?我看红茶你不像是娶过老婆的样子,不如就在我们部落挑一个美丽的姑娘罢。这样你就不仅仅是我们的朋友,更是我们的亲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