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37章 鹰狼堂
    洪城听了更是满脸通红,连声支吾:“哎,这,这怎么能行……”

    白牙可汗又一阵放声大笑,接着双手举过头顶,一边拍掌,一边大喊道:“大家都看过来,看过来。”待到所有人目光汇聚到他和洪辰身边后,才放下手,说:“我们的好朋友,红茶,是能拉倒骏马的勇士。但,大家也都没见过红茶拉倒骏马的样子,现在就请大家擦亮眼睛,鼓起手掌,让红茶给我们表演一下!”

    众人马上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与喝彩。巴以天远远喊道:“我的好兄弟,让大家伙瞧一瞧你的臂膀有多强大!”那会儿围着洪辰跳舞的姑娘们也齐齐地喊:“红茶!红茶!红茶拉马!红茶拉马!”

    这时卫兵牵了四匹骏马过来,每一匹身上都套着串起了粗麻绳的挽具。白牙可汗从卫兵手里接过了一条粗绳,又递给洪辰,笑道:“好朋友,是你表现的时候啦。”

    卫士挥鞭,骏马长嘶一声,扬蹄往前奔去。洪辰待到手里粗绳一下绷紧,陡然用力彻底将其攥住,随之双脚一踏,膝盖微沉,身子一弓,双臂猛拽,腰部一扭,张嘴发出轻喝:“嗬啊!”骏马登即无法前进一步。洪辰手往粗绳上一绞,向后迈出一步,体内江河涌起,化为身上劲力,使命一拉粗绳,骏马立刻被拉得前蹄扬起,后蹄一绊,横摔在地。

    哗!

    白牙部落之人顿受震动,齐声欢呼。草原上的骏马又高又大,重逾千斤,六七个草原上的精壮汉子,都拉不倒一匹骏马,还会被拖着走。故而,能以一人之力拉倒骏马,被生活在气候恶劣的草原上的牧民们,视为勇士的光荣。

    卫兵扶起战马,洪辰松开粗绳。白牙可汗搓了搓双手,从另一名卫兵手里接过了两条粗绳,左手缠住一条,右手缠住另一条,转过头朝着红茶一笑:“好朋友,你看好了,我也是勇士!”

    两匹骏马一齐前奔,拉起了两条粗绳,白牙可汗被拽得腰身向前一挺,“呜哇”地大喝一声,顿时一双脚扎进了泥里,缠着绳子的双臂向前抬起,身子绷得似一张拉开的大弓,连脸上的肉都一条一条的在发颤。

    前面的两匹马用力挪步,却拉不到此时半截小腿都扎进了地里去的白牙可汗,只在原处留下了深深的泥坑。

    但白牙可汗也露出了众人可见的吃力,豆大的汗珠一滴滴从额头往下冒,浑身肌肉都抖个不停。

    “呜哇!”

    白牙可汗又吼了一声,身子往后仰了一些,双腿用力蹬拉。两匹骏马终于被他往后拉退了一点点。原本屏息凝神的大家登时一阵欢呼。白牙可汗听见众人呼声,突然双腿一阵连续快蹬,拉得两匹马后退了半丈远。

    洪辰也看得惊奇,十几个人都拽不动两匹马,白牙可汗却做到了,可见力气之大。但白牙可汗又不像修炼了高深内功样子,难道单凭身子就有这么强的力量?

    白牙可汗拉着拉着,身子越来越倾斜,终于,伴随着长长马嘶,那两匹马摔倒在地,白牙可汗也一下子仰面栽倒。几个汉子冲上来,替白牙可汗松开了缠绕双臂的粗绳,然后将他高高抛起,接住,又抛起。

    白牙部落的草原之民们皆开口高呼:“可汗!可汗!可汗!”

    白牙可汗让人们把自己放下,穿着粗气,走到洪辰面前,自豪道:“我是整个部落里百年来唯一能拉倒两匹骏马的勇士!红茶,你只要也能拉倒两匹骏马,就是和我一样强大的勇士,我和我们部落,就会把你当成永远永远的好朋友。你若能拉倒三匹骏马,鹰狼令就送给你。只要你能拉倒四匹骏马,我会将部落里最漂亮的未婚姑娘嫁给你,你是外族人,做不了可汗,但你的儿子以后能做可汗。”

    周围人又大喊:“红茶!红茶!红茶拉马!红茶拉马!”

    洪辰再度羞了个满脸红,一言不发,走到卫兵身边,挽起了三条粗绳。

    一匹骏马,洪辰并不用太大力就能拉倒,一只手就做到,两匹马充其量也就是一只手换成两只手,腰上腿上再多吃一倍的力,不是难事。但三匹马就有些挑战,能不能拉倒,洪辰心里也没太大的底。

    洪辰照着白牙可汗样子,双臂各缠了一条粗绳,剩下第三条绳系在腰上。骏马嘶鸣,巨大的力道从粗绳传来,洪辰体内江河汹涌奔流,尽数化成躯干与四肢中的劲力。

    随后一番用力,洪辰终是拉倒了三匹骏马。人们爆发出比之前更高的欢呼声,一群年青姑娘围住了洪辰,有的端着美酒,有的捧着奶酪,还有的献上用秋天依然开放的黄白小花编成的花环。

    有个体态健美,披着长长头发,长着大大眼睛的草原女郎走到洪辰面前,说:“就算你没有拉倒四匹骏马,我也愿意给你做老婆。”

    戴着花环的洪辰刚吃了一口奶酪,还没咽下去,闻言差点喷出来,紧闭着嘴唇,重新咽下奶酪,才一边咳嗽,一边苦笑道:“姐妹们,你们饶了我罢。”

    酒肉一夜,歌舞一夜,洪辰忘了喝了多少马奶酒,忘了唱了怎样跑调的歌,忘了跳了怎样蹩脚的舞蹈,也忘了什么时候回的毡房,第二天昏昏沉沉醒来时,只觉有人在摇自己,睁眼一看,却是雷飞凤。

    “老师,你可算醒啦。”雷飞凤已穿上了洪辰做的狼皮小坎肩,兴奋道,“整个部落的人一早上都在给咱们送奶酪送肉干,白牙可汗还让人送了好多狐狸皮狼皮过来,又让我喊醒你去找他,说要把鹰狼令交给你。”

    洪辰这才想起鹰狼令的事情,翻身起来,喝了口水,用湿布抹了抹脸,整理好衣裳,便走向白牙可汗的毡房。走到门口处,看见好多东西堆成了一座小山,应该就是部落之人送来的礼物,不由心情大好:“白牙部落的人竟都和巴大哥一样热情淳朴,这里可真是人间好地方!”

    到了可汗毡房,洪辰一进去,就看到白牙可汗满面红光向着自己迎来:“红茶,我的好朋友,好兄弟,你睡饱了罢!”洪辰点头。白牙可汗又道:“昨夜你拉倒了三匹骏马,我这就实现诺言,给你一枚鹰狼令。”

    白牙可汗一转身,从桌上捧起一个木盒,打开盒盖,一面巴掌大的铁灰色令牌呈现了出来。洪辰仔细看去,见这铁灰色令牌上,以暗纹雕着一个狼头,而令牌的下沿被铸造成了鹰爪的形状,道:“原来这就是鹰狼令。”

    白牙可汗将鹰狼令拿出,郑重递给洪辰,洪辰双手接过。白牙可汗道:“红茶,拿着这枚鹰狼令,你不仅是我们白牙部落的好朋友,更可以在整个羌州畅行,只要不做出格的事情,没有哪个部落会为难你。”

    洪辰道:“等我办完事,一定会及时把鹰狼令还回来的。”

    白牙可汗大笑:“给朋友的礼物,一旦送出,那便是永远。除非朋友背叛,哪里有要回来的道理?”随后语气一转,严肃道:“但鹰狼令宝贵,你一定要保管好。鹰狼令也不是遇到任何人都好用的,倘若遇到鹰狼堂的人,最好不要拿出来,免得被他们针对。”

    “鹰狼堂?”洪辰一下子来了好奇,“鹰狼堂是怎么一回事,和鹰狼令有什么关系?”

    白牙可汗道:“你是虞人,或许不知西羌之事。我们草原上各个部落,尊崇大羌王,但鹰狼堂是听命于西凉皇帝的武人,处处和大羌王作对。拥有鹰狼令,代表是被大羌王重视的人,鹰狼堂若是见你这个虞国人有鹰狼令,一定会找你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