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38章 西风紧
    洪辰对西凉国情况不甚关心,只暗暗记下不要惹鹰狼堂的人,并问白牙可汗有关天狼部落和白独狼的情况。、

    白牙可汗到底是一部首领,知道的比巴以天要多不少,告诉洪辰,天狼部落和白牙部落这种随季迁徙的小部落不同,在羌州西部毗邻狄州之地建立起了城池“天狼城”,从此地去往天狼城,哪怕一路直行都有两千里,再加上越靠西,就越多丘陵河壑险峻地形,且如今已是秋冬时节,多有西风,若赶上风沙或者大雪等恶劣气候,赶路就更艰难了,估量着骑骏马前往,也得少则十天,多则一月。

    至于白独狼,年约二十岁,是天狼可汗养义子,闻名羌州的年轻勇士,十岁之时就曾一人打死两条大狼,后还曾在地处羌州的九州十大派之一“真武寺”拜师修行,骁勇无比,被天狼可汗视为左膀右臂,几乎是天狼部落的二号人物。

    洪辰心中微有些疑惑诧异。据季茶所言,白独狼是季茶师父的另一个弟子,那季茶师父岂不是真武寺的人?那季茶也属于真武寺?又怎样和魔教搭上的关系?或者个中还有另外隐情?又寻思道:“只要找到白独狼,一切都可以得到解释。”便暂且忍下好奇,又和白牙可汗咨询起去天狼部落适宜走的路线。

    差不多了解之后,洪辰本欲立即出发,却被白牙可汗盛情留下:“好朋友,你一定要在我们部落待满三天,品尝够了美酒美食才行。”

    想到再休整两日也不耽搁工夫,从天京过来的一路疲累,正好能得到足够缓解放松,洪辰便答应下来,又在白牙部落过了两个美酒佳肴相伴的载歌载舞夜晚。可待到出行之日清晨之时,草原上刮起了大风,下起了大雪,白牙部落所有人都躲进了毡房不出来,天气恶劣到连一些放牧在外的牛羊都顾不上,更别提出门远行了。

    北方气候寒冷,草原上往年也有尚未入冬,便突起风雪之事,牧民们有所准备,都窝在了自家毡房,靠着囤积起的肉干奶酪等食物,过起了短暂的闭门生活。

    暖烘烘的毡房里,洪辰坐在火炉前面和巴以天一起温酒喝,乌莉雅在一边教雷飞凤学摔跤。那次被白牙可汗一连摔了许多跟头后,雷飞凤对草原牧民的摔跤功夫起了极大兴趣,正巧乌莉雅的舅舅就是上一代的白牙可汗,乌莉雅虽是女子,却天生粗豪,跟着舅舅学了许多男子本事,被大雪堵在毡房呆着也无聊,便教起雷飞凤摔跤来。

    二人一壶酒的工夫,雷飞凤已被乌莉雅摔了七八十跤,也七八十次爬起来一遍遍地继续学。洪辰觉得乌莉雅和天京的棚子婆也有些相像之处,都是有着女子细心的同时,还有男儿般的气概,此刻好几壶酒下肚,借着些许醉意,问巴以天道:“大哥,你和大嫂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醉醺醺的巴以天回答地很干脆:“哈哈哈!那时候先代可汗整了个套马比赛,谁套马本事最好,谁就能拿到最高奖励。我以为第一名会赏赐最好的马,便使劲浑身解数,斗败了十几个对手,勇夺第一。可没想到奖给我的不是骏马,是可汗的外甥女。”

    洪辰又问:“你们成亲多少年啦?”

    巴以天道:“十三年啦!”

    “噢。”洪辰点点头,“已经挺久了。”

    巴以天沉默了一阵子,道:“你不好奇,为什么我和你大嫂成亲足足十三年,都没要孩子吗?”

    洪辰一怔。并不是想到了而出于礼貌没有问,而是一开始就没往这里想。人生有限记忆的十年时间里,洪辰一直在桃源长大,而整个桃源这十年间,未曾有过一名婴儿出生。是以在洪辰心中,提起夫妻,只会想到共同生活,并不会想到生儿育女之事。

    但既然巴以天主动提了,洪辰便顺着问下去:“为什么?”

    “其实并不是没要过孩子,我和你大嫂有过三个孩子。”巴以天喝了不少酒,张嘴时便没了遮拦,并没注意到从刚才开始,一边的乌莉雅就变了脸色,继续道,“可是……他们都走啦,都去天上和雄鹰做朋友啦!”

    洪辰大概猜得出和雄鹰做朋友,就是灵魂升天,已经夭折的意思,问道:“他们是因为生病吗?”

    巴以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们的病不是后来生的,而是与生俱来就有的。第一个孩子刚一岁时,就整天发高烧,我带去给察木猜医师看,医师说,他是生来心脏有缺陷,无药可医,果然活不到两岁就夭折了。后来老二,老三也全都有一样的病症,老二活得久一些,长到了六岁。老三却三个月就没了。”说到这里时,巴以天眼中涌出来许多泪水,乌莉雅也不教雷飞凤摔跤了,坐到毡子上,头埋进臂弯里,发出哭声。

    洪辰亦是感伤悲凉,巴以天是个能屈能伸的草原好汉,为人堂堂正正,却遭遇了这等不幸,实在令人难以释怀。雷飞凤倒一副无所谓态度,他在棚户区时所见周围婴儿夭折者十有七八,一家连死三个孩子也不是罕有之事,对着空气演练起了摔跤的架势。

    巴以天伸出大手,一抹眼泪,道:“所以,好兄弟,哥哥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洪辰问:“什么事?”

    巴以天转手一指雷飞凤,道:“你的小徒弟虽是外族人,却很有草原男儿的性格,我和乌莉雅都很喜欢他,连如今的可汗都很欣赏他。先前你说过他父母早亡,举世无亲,所以我想收他作义子……”

    话还没说完,雷飞凤就打断道:“你还想当我爸爸?啊呸!做你的春秋美梦去罢!老子才不认你当爸爸!”

    巴以天不以为忤,道:“你说了不算话,你老师说了才算。”

    洪辰道:“我虽是他老师,但这件事,还得看他自己的决定。若他执意不愿,就莫要强求吧。”

    巴以天这才对雷飞凤道:“你不用喊我爸爸,叫我义父就行。你只要认我当义父,认乌莉雅当义母,那匹小灰马我就送给你。”前两日巴以天常带着雷飞凤骑小马,见雷飞凤最喜欢那匹小灰马,此刻抛出来作为诱惑。

    雷飞凤摇头:“一匹小灰马只够我喊乌莉雅义母嘞!你再把雪里飞送给我师父,我就喊你义父。”

    “一言为定!”

    巴以天大笑两声,雪里飞他本就有送给洪辰之意,此刻不过顺水推舟。

    洪辰这次也没再推辞拒绝,雪里飞是白牙部落最神骏的宝马,高大健壮,能顶着暴风雪疾驰。此后前往天狼部落,少不了再遇风雪天气,若骑上雪里飞,就能在恶劣气候中照样赶路了。

    乌莉雅这时也化哭为笑,激动之下,一把抱起雷飞凤,把他在空中甩来甩去,吓得雷飞凤哇哇大叫。

    风雪一连持续了五日,饶是白牙部落有所预防,也损失了许多牛马。洪辰在白牙部落停留了十天后,终于得以告辞。原本想把雷飞凤留在巴以天这里的,但雷飞凤死乞白赖地要继续跟着洪辰,巴以天也道先让他学好功夫以后才方便学套马射箭,洪辰只好骑上雪里飞,带上雷飞凤和大量肉干奶酪等物资以及地图罗盘等物出发。

    师徒到白牙部落时,都是衣衫褴褛的流浪汉模样,此时离开,皆已荣光焕发。

    洪辰外面披着狼皮坎肩,袍子是几块羊皮剪裁到一起的,遮风御寒,再里面贴身衣服尽是羊绒搓线缝制,舒适温暖,脚上蹬的牛皮长靴里,也垫了厚厚的羊绒,连消愁长刀,也多了一个黑褐色的皮鞘。

    雷飞凤打扮和洪辰差不多,都是狼皮坎肩,羊皮袍子,牛皮靴,不过脑袋上多了个狼皮帽子,脖子上还围了条乌莉雅送他的红狐围脖。他腰上插了把短柄弯刀,本身又生得眼小肤黑,看上去完全就是个草原小孩儿,一点瞧不出是个虞国人来。

    师徒乘着雪里飞行了两日,才出了白牙部落所在的草原,进入一片无人戈壁当中。这里是白牙可汗画出来的近路,只是环境恶劣,附近没有什么人烟,难以获得补给。洪辰想到身上食物充分,水也够多,为了节省时间,就冒险选择了此路。然而一路前行,西风愈紧,好在雪里飞体魄强大,顶着风也就能继续前行——直至狂风卷起漫天黄沙,从遥远天际凶狠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