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42章 争一人
    听了查雨归释疑,洪辰只觉豁然开朗。神女崖上,自己使出的刀法和内力流转方式,都发生很大变化,即便这种变化是因情绪心惊的不同而产生的自然衍变,却也和从前的修行成果相悖,两相冲突中使得部分经络内力流转不畅,故而留下暗症。

    病因找到,但如何治病,还尚待解决。洪辰问查雨归治疗方法,只听查雨归道:“你如今症状,都是部分紊乱真气于经络暗处淤结所致。治好你的咳嗽,倒也不难。但症结在于如何根治……如果你一直无法调和好自身与武功的冲突,等到下次发作,只会比这次更加严重。”

    “神医可有合适建议?”

    洪辰忙问。

    “暂时想不出来。”查雨归叹了声,道,“先把你当前的病症治好罢。根治之法,晚上再详谈。”

    随后查雨归让洪辰脱下外面袍子和里面绒衫,露出脊背。这时马四海已将一排银针在火上炙烤过,查雨归拈起根根银针,熟练地刺入了洪辰背后穴位。洪辰倒没觉得痛,只觉背上传来一种酥麻感和烫痒感,说难受不算难受,甚至还有点舒服。

    查雨归施完针后,又以双掌往洪辰体内注入内力,从而导引洪辰本身的真气去冲破当前凝滞阻碍的经络。然而内力疗伤,以强医弱易,以弱医强难。就好比松软的土地上插进去一根木桩,用铁锹一铲就挖出来了,但和精钢刀刃铸在一起的木质刀柄,想要用泥塑瓦片给铲出来,根本就做不到。

    查雨归为了导引洪辰体内真气朝着淤结之处游走,几乎要耗尽全身内力,额头上沁出了豆大汗珠。马四海见师父遇上难题,便双掌往查雨归背后一落,注入内力,帮其分担。

    过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大股大股的白色烟雾自洪辰头顶蒸腾而起。洪辰顿觉身子到了这两月以来前所未有的轻松状态,禁不住舒爽地一声大喝。但身后查雨归和马四海却尽皆颓然落下了双手,喘着大气,眼皮低垂,看上去十分疲累。

    洪辰转身披衣,见查雨归和马四海此时状态,带着歉意道:“实在有劳查神医,马大夫了。”

    查雨归挤出一丝笑:“有什么劳的,老夫给人看了这么多年病,这还是第一次给顶尖高手治疗,并且还是内力疗伤——不是吹嘘,全天下能有这等机会的大夫,绝不超过一手之数,是老夫赚啦。”

    后面排队等待的病患还有很多,洪辰不多停留,与查雨归约定晚上再来相见,便带雷飞凤出了医堂。到了外面后,见许多银鹰部落的人正在往东走,似乎是急着去看什么事情。洪辰心生好奇,忍不住追上一人,问:“东边有什么事儿?大家怎都往哪里赶?”

    那人道:“谷尔采和葛思邪要决斗,当然要去看看,不然去晚了可就瞧不上啦。”话音一落就急匆匆地跑了。

    洪辰记得谷尔采与葛思邪就是先前在查雨归的医堂门口大打出手的两人,其中葛思邪甚至还是银鹰可汗的一个儿子。雷飞凤道:“老师,咱也去看看罢。来了羌州这么多天,咱还一次决斗都没看见过呐。”

    久病初愈,洪辰心情大好,便带雷飞凤往东边去,凑这个热闹。

    路上又听见别人许多议论,方知谷尔采和葛思邪都是银鹰部落的年轻勇士,正值二十多岁青壮年华。但一个是寻常牧民之子,另一个是当代可汗爱子,这身份天差地别的两人,却爱上了部落同一个女子,常常因此争风吃醋,明争暗斗。

    谷尔采虽是更勇武,更高壮的勇士,但葛思邪有可汗之子的身份在,身边有不少帮手附庸,前些日子二人因在外围猎狼群起了冲突,谷尔采正要斩杀狼王之时,被葛思邪手下暗箭伤到右臂。但那人矢口否认那一箭是葛思邪指使,坚称是自己想要射杀野狼时没拉稳弓弦而失手。

    谷尔采原本已自认倒霉,咽下恶气,可他今日来找医师换药之时,却被葛思邪故意在前插队,并话里行间讥讽谷尔采软弱,说他不配称为勇士。谷尔采终于忍无可忍,暴起痛打了葛思邪一顿。

    葛思邪挨了打,岂能善罢甘休?很快就下了战书,要傍晚之时在银鹰部落东面的草原上与谷尔采来一场决斗,谁输了谁就要主动放弃追求那名女子,并昭告全部落。现在太阳已经西斜,二人决斗很快就要开始。

    雷飞凤听得热血沸腾,道:“谷尔采一定要争口气,把葛思邪狠狠打败,最后多扇他脸几巴掌,让他再也抬不起头来。马勒个巴子的,老子最瞧不上仗势欺人的狗东西,一定要狠狠打脸才行。”

    洪辰却更好奇能让两名勇士竞相折腰追求的女子是什么样子。两个男人与一个女人之间的故事,洪辰此前已见了黄笑生与陆行微,苏良景和陈叔夜两个先例,无论是江汀还是胡茵茵,都是长得很漂亮,让人一看就很有好感的。而这位又是什么模样,会不会出现在谷尔采和葛思邪决斗的地方?

    终于到了目的地方,洪辰从人群缝隙间望去,只见夕阳余晖洒在草原上,将两名赤膊壮汉身上的肌肉照成了赤金之色。两名壮汉中,比另一人高出半头的便是谷尔采,葛思邪矮一些,也更瘦一些。

    二人面对面一动不动地对峙着,谁也不说话,甚至连眼睛都不眨。若非风出过,掀起他们系在腰上的袍子和头上扎起的辫子,不知情者没准儿还会以为这是两尊栩栩如生的雕塑呢。

    雷飞凤已经同许多草原牧民一样,呐喊者给谷尔采助威了。洪辰却在用一双眼睛扫视周围,寻找引起这场决斗的姑娘,可结果却令人失望——她似乎并没有来看这一场决斗,若是来人,身边一定会围上许多人。

    葛思邪忽然嘴唇一动,喝道:“谷尔采,你这个胆小鬼,怎么不敢动手了?那会儿出手打我的时候,不是一点犹豫都没有吗?”

    谷尔采道:“我不是不敢动手,是你这样的人不配让我先动手。”

    “哼,别一副高高在上姿态,真玩这种死斗,你不是我对手。”葛思邪道,“我这次不会有一点留手,若是把你打死了,可别让你的妈妈来我家门口嚎哭。”

    谷尔采点头:“若我把你打死,希望可汗也不会找我们家的麻烦。”

    葛思邪咧嘴一笑:“哈哈,笑话!可汗的胸襟如天穹般辽远,怎会因我的死而做出那等事情?但我不会死,死的只会是你。”

    洪辰听得直摇头,为了一个女子,至于如此?草原之民风俗和虞国大有不同,若在虞国,比武切磋,往往只分出个招数高低就完事了,破衣见血的情况都少。但羌州大草原上便不同,一般的摔跤都要摔个头破血流,胳膊脱臼脚踝扭伤的,至于“决斗”,双方只要有一口气就绝不认输,是以失败者和胜利者都常有力竭或者受创过重而死亡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