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43章 孰可医
    “哇!”

    “嗷!”

    谷尔采与葛思邪各发出一声怪吼,紧接着迈腿扑向彼此。快到近时,谷尔采仗着身高肢长,抬肘朝着葛思邪头顶猛击。葛思邪弯腰缩脖,矮下身子,躲过谷尔采铁肘,同时身子骤停,斜腿扫出,正向谷尔采膝盖。

    谷尔采右肘落空,左手却做好了预备,身子一侧,肩膀一沉,手一捞一抓,粗长的手指与宽大的手掌便攥住葛思邪脚踝,随即猛地一拉,竟将葛思邪脚冲天,脑朝地,如倒栽葱一样地提起。

    葛思邪赶忙挣扎,一边伸腿猛踢,一边用拳击向谷尔采下半身。谷尔采一脚踢在葛思邪脸上,又将他扔下。葛思邪头颈背刚一着地,便瞬间一个打挺翻跃而起,攥着双拳朝着谷尔采腰腹猛攻。谷尔采挥起蒲扇一样的巴掌,往葛思邪已经满是血的脸上扇去。

    二人正式开打不过十几息时间,便已如此激烈,看得周围人群热血沸腾,连声呐喊。雷飞凤也扯着嗓子给谷尔采加油鼓劲。洪辰见这二人使的都是草原摔跤手法,且比乌莉雅传授雷飞凤的要厉害得多,便稍起了兴趣,仔细端详。

    只见二人时而盘旋游斗,时而近身纠缠,时而伸脚对踢,时而互相抱着你用拳头捶我我使拳头砸你,许多招式手段都是虞国技击术中没见过的,诸如抓、绊、拉、踩、推、挡、压等等,甚至还能两人搂抱着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互殴。

    这种情况若搁在虞国江湖武林,只怕双方都会成为贻笑天下的笑柄。草原之民就毫不在意,甚至引以为血性象征。

    两人激烈相搏,很快身上就都破了皮肉,见了血。但比血更红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四只眼睛,全都跳动着火焰,非要有一方彻底熄灭,这场决斗才算结束。

    西方的太阳越落越低,这场搏斗似乎也要走向尾声。虽然都是能拉倒骏马的勇士,但谷尔采更加强壮,更加高大,依然还有很多力气,身上负伤也少,落在葛思邪脊背上的铁拳一如刚开始一般有力。葛思邪不知是咬破了舌头,还是受了内伤,一张嘴就吐出一大片血,却依旧顽强地与谷尔采搏斗。渐渐地,也有许多人转变口风,为葛思邪呐喊助威,称他为铁骨铮铮的硬汉。

    胜负终于在天色变黑之前分了出来,谷尔采如大多人预料一般取得胜利,但也付出了极大代价,浑身皮肉绽裂了不知多少处,仿佛洗了个血水澡一般,咧嘴发出爽朗大笑,在无数声祝贺中一瘸一拐地走出人群。葛思邪再也站不起来,被几名同伴抬着退场,同样也迎来了好些人敬重:“葛思邪虽被可汗溺爱,性格恶劣,可本性却是条好汉,无愧勇士之名。”“希望咱们银鹰部落的勇士都能像他们两个一样!”“我也要做勇士!”

    往医堂方向回走路上,雷飞凤满脑子还是谷尔采与葛思邪玩命搏斗的场景,兴致不减地对洪辰道:“痛快,痛快!到草原上,还是第一次见如此激烈的搏斗,老师一定也看得很过瘾罢!”

    “他们彼此打得是很激烈,摔跤之技也有很多可取之处……但我有些不明白,他们这种不要命地搏斗,为的是什么?”

    洪辰有些迷惑。

    雷飞凤道:“当然是为了争个高低,他们不是说了吗?谁赢了,那漂亮姑娘就归谁。”

    “我虽不怎么懂得男女感情,却也觉得男女须得志趣相投,在一起十分快乐才行。”洪辰道,“打架勇猛厉害,就能让其他女子更开心快活么?”

    “那是当然。”雷飞凤道,“谁更厉害,谁就能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女人,女人感觉到安全了,不就开心快活了?”

    洪辰没话反驳,却总感觉这话语不大对。或许对某些人来讲的确如此,但也非全部情况都是这样。起码谷尔采与葛思邪在争的女人,好像就不在乎这些,不然也不会根本都不来看二人的决斗。

    想着想着,洪辰心里又起暗念:“若这片草原上是是谁打架强,谁就能更优先地去挑选老婆,那至今走过的各个部落,女孩儿还不是随我挑?可我要真去拉一个女孩儿的手,让她跟我走,她就一定愿意么?”

    脑子里蹿进许多杂乱想法,不知不觉间,洪辰已和雷飞凤回到医堂,并向着停诊的查雨归和马四海讲了方才见闻。

    查雨归笑道:“草原之民风俗彪悍,这种事十分正常。一般来讲,草原女子都喜欢长得高大有力气的男子,小马在乌云城无人问津,到了这儿就成了香饽饽,好多大眼睛大长腿的草原美女都喜欢他。即便是在中原,女子择偶标准虽与草原有异,也有许多类似之处。比如年轻俊秀又多金风流之辈,更讨女孩儿们欢心。区别仅仅在于,草原上谁有力气谁就能多干活,谁打猎强谁家就能食物充足,中原则是谁更有钱谁就有更大的宅子,吃更好的饭。”

    马四海道:“似洪辰兄弟这种,既年轻,又清秀,还武功强的,无论是在中原还是在草原,都不愁娶媳妇啊。”

    “我居无定所,常年漂泊,还蒙受一国通缉追杀,娶媳妇儿只怕害了人家。”洪辰苦笑摇头,“不谈这些啦,我身上症结,查神医这段时间可想出来根治之策?”

    查雨归点头:“头绪有了,但具体方法,还需要我们仔细商量。”

    洪辰道:“愿闻其详。”

    “此事根源,亦非洪小兄弟你武功变化问题。”查雨归说到这顿了顿,看到洪辰神色有些惊讶,又道,“洪小兄弟武功变化,只是一个诱导因素。更深处的原因是,你对自身已经练好的武功了解不够,对武功这种事物本身了解也不够,于是在发生变化之后,无法自我调节,错误得不到纠正,才会越走越偏。”

    洪辰若有所悟,道:“的确,我甚至不知道该怎样才是正确练功,只晓得我有内力,可以用出来,却不晓个中因果——这内力从何而来,又怎样化用。刀法也是如此,我练着练着发现自己会了,但我为什么会了?好像只是手熟了,记住了,会用了,知道怎么挥刀更厉害了,却不知其中玄奥。”

    查雨归道:“看来确如我所料,洪小兄弟的师父一定是位绝世高人,不知是用什么方式才把你教成这么年轻的顶尖高手。只是他这等高人,不该预料不到你今时情况,但也没做任何预防,也没提醒你,颇令人费解。说到底,要想根治,还得回去找你师父。”

    洪辰皱眉:“其他人不行吗?”

    提到师父,洪辰虽觉得神秘,却不认为真的很厉害,能对自己有什么帮助。

    首先内功并非师父所授,而是跟着掌柜对着天上繁星念歌诀才学会的。其次师父武功真的弱,自己虽没和他打过,但师父时常因为琐事与桃源中人发生冲突,打起来却从未胜过一场,而桃源的人又并非每个都和卖鱼强一般厉害,起码有几个早年欺负过师父的人,后来曾被自己成功教训。最后,没找到师父说的刀,洪辰也不愿就这样回桃源。

    查雨归见洪辰犹豫,一愣:“令师……”联系洪辰与皇天教有关,心中浮想联翩,只以为传授洪辰武功的高人可能已经去世,便不继续提,转而道:“其他人也行。但普天之下能指点你武功的,恐怕也只有那寥寥无几的顶尖高手,还得习武路子与你相似才行。”

    洪辰便问:“天下顶尖高手?都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