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44章 昆仑迹
    查雨归道:“天下之人,不知几万万之数,其中习武的,也数不清有多少。但能唯有能将内功练到第四境的,才能称为江湖高手,武林豪侠。同为高手,也分强弱高低。一流高手往往须得内功第五境才行,数量又不及普通高手的几十分之一。至于顶尖高手,数量更加稀少,不少还行踪飘忽,难以寻找。就算最有名的九州十大派,也未必都存在顶尖高手。放眼天下,能找到的顶尖高手,用手指头与脚指头便能数清。这其中,有一人你容易找到,而且若能交流上,有七八分把握能对你有甚大帮助。”

    洪辰眼睛一亮:“谁?”

    “正是那‘刀帝’刘世良。”查雨归尴尬一笑,“但囿于身份,洪小兄弟不大可能回到虞国,就算找到刘世良,他也未必肯帮你。这个人,咱就算了罢。反正天下顶尖高手也不止他一个,只是他与你一样都用刀,兵刃相同,武功相似之处也多,容易触类旁通,我才最先想起来了他。”

    “还是换个人罢。”

    洪辰想起刀帝刘世良,就忆起神女崖上的事,不愿多提。

    查雨归又道:“西凉国虽然远不如大虞富饶繁华,也没大虞那么多江湖武人,但论起顶尖高手来,也存在几个。大草原北方,有位列十大派的‘真武寺’,原为大新朝时西北专门培养武人之地,后来虽经朝代更迭,真武寺的武功传承却保存下来。如今其间武人多为草原部落送去的勇士,其中至强者称号为‘武神’。当代武神便是一位顶尖高手,据说精通超过三十种兵器,内外兼修,但凡涉及武学,无所不能,一人可挡千军万马。有传言说,他已是天下第一的武学大宗师。”

    洪辰听得既震惊又欣喜:“那我去真武寺拜会武神如何?”

    查雨归沉吟道:“只是……此人与皇天教有颇大仇恨,你遇到他万不可说自身来路,让他无法辨别你身份。不过似乎你不说,他见了你,估计也能猜出你是谁。毕竟全天下用刀的顶尖高手就没几个……对吧。”

    洪辰一怔。旁边雷飞凤气恼道:“妈……马大夫的师父,你说了那个不行,提了这个也不行,能不能说个行的?”

    “哈哈,我只是想到谁合适就说了谁,这不一个个来嘛!”查雨归笑了两声,“我又想到一人,这人应该很适合帮洪小兄弟解决难题,且与外界少有瓜葛,不会因为外部问题而为难洪小兄弟。”

    洪辰问:“不知这位高人何姓何名?”

    查雨归道:“我也不知道这位高人姓甚名谁。”

    这次不但雷飞凤瞪眼,连洪辰也有些恼火,明明认真说话,干什么要开玩笑?

    查雨归又一笑:“哈哈哈,别着急别着急。我不知道姓名,但知道有这么一个高人,而且知道他在哪里。这就行了。”

    洪辰深吸了一口气:“神医,好好回答一下罢。”

    “嗯。”查雨归语气终于严肃起来,“此人所在,正是西凉国北部狄州,那号称‘天下刀宗’的北海昆仑宗!”

    “天下刀宗?”

    洪辰听人提起过北海昆仑宗,似乎那位天威将军戴万山,曾经就是其中弟子。

    查雨归道:“没错,北海昆仑宗以刀法闻名,早在数百年前便有‘天下刀宗’之名。比云州云墨派刀宗一脉要有历史的多。但北海昆仑宗又是十大派中最神秘的一个,少与外人接触来往,在其中拜师学艺之人,也严守其中讯息不外泄。故而北海昆仑宗历史虽久,名声虽大,却没人对它有太多了解。”

    雷飞凤嚷道:“都没人有什么了解,你还扯什么呢?难道别人都不了解,就你了解?你是北海昆仑宗弟子?还是你认识北海昆仑宗弟子。”

    “我的确对北海昆仑宗知之甚少,但哪怕是已知的寥寥讯息里,我也能肯定,北海昆仑宗,是最适合洪小兄弟去的地方。”查雨归解释道,“北海昆仑宗少有问世之争,哪怕二十年前的皇天教动乱波及九州,北海昆仑宗本身也未曾有什么动作,只有一些弟子出山参战,还被禁止回宗了。这样的门派对武功传承保留甚佳,由于与世无争,基本会一直有顶尖高手存在,或许还不止一个。”

    查雨归又盯着洪辰,认真道:“北海昆仑宗虽少见外人,但对前去拜访的刀法高手却是不拒。有传言称,包括云墨派立派祖师在内的历代刀帝,都曾造访过北海昆仑宗,与其中高手互相印证武功。洪小兄弟你一身刀法能力敌当世刀帝,北海昆仑宗想必不会拒绝。”

    “那可真是太好了。”洪辰脸露喜悦,“正好我要找的人很大可能也在北狄,去北海昆仑宗还能顺便寻访。”

    查雨归好奇相问:“哦?不知洪小兄弟要去北狄找什么人?”

    “白独狼。”洪辰道,“他是天狼部落的人,最近可能去了北狄。”

    查雨归点头:“我对此人有所耳闻,是一名武功很好的年轻勇士,且血统上不是草原之民,是中原人。”白独狼行刺天狼可汗之事发生发生没几天,暂时还未传到银鹰部落。

    洪辰也没多行解释,又问起查雨归和马四海,为什么会在银鹰部落当起医师。

    查雨归回答,那日他们师徒与洪辰季茶二人在夜墨江分别以后,便按计划逆江而上,走水路到了羌州。至羌州后,查雨归欲寻访当年故人踪迹,一路查访,挨个部落打听,却没得到任何消息。后来西行到了银鹰部落,正赶上此地闹秋疫,许多人都病倒受苦,查雨归便暂时留下来助本地医师医治草原牧民,却因医术精湛有了不小名声。再加上羌州入冬,外出危险,查雨归最终决定和马四海一起留下来,等过了冬再离开银鹰部落,继续寻人。

    叙完旧事,洪辰一叹:“希望查神医与我都能早日找到要找的人罢。”

    查雨归也叹:“但愿。不过你还好,起码要找的人有名有姓,还有大体踪迹,我要寻的人,却不知身在何方。”

    “我又何尝不是?”

    洪辰一直只提白独狼,心里想的却是季茶,同样无名无姓,无迹可寻。

    查雨归不解其意,但心中触及伤心事,不愿在此多谈,就接着与洪辰讲了另一些有关北海昆仑宗相关的事情,主要是北海昆仑宗所处位置,和从银鹰部落往北海昆仑宗去而应走的路线。

    知道如何去北海昆仑宗之后,洪辰便向着查雨归辞别。查雨归与马四海挽留,雷飞凤也不大愿走,洪辰却道:“这几日是难得的好天气,再耽搁下去只怕又下起大雪,我赶到北海昆仑宗就得到明年春天了。正好今日没怎么赶路,体力足够,尽早走才最好。”

    查雨归知道洪辰心情急切,便不继续留,只捧出来一个布包,道:“我与洪小兄弟两次相逢,已是莫大缘分。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这东西请你务必收下。”洪辰道:“我连诊金都拿不出来,已经愧对神医,怎可再收礼物?”查雨归道:“里面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且我也用不上,你路途遥远,正好需要。”

    洪辰只以为里面是些干粮干肉等物,就不再推辞,把布包背到身上。查雨归师徒一直把洪辰师徒从医堂送到存马的地方,才挥手依依惜别。

    天上一大轮弯月悬挂,雪里飞背对月亮,载着师徒疾驰在大漠当中,一直朝西北行。狄州本身就在羌州的西北,号曰“北狄”,而北海昆仑宗又坐落在狄州最西北的地方,于是西北便是洪辰此后一直前行的方向。

    从银鹰部落离开几十里后,洪辰在夜色中看到有另一匹马行在前方,马上坐着的也非一人而是两人,心中好奇,这夜里除了自己,还会有什么人赶路?前面那匹马上的人似乎也察觉到后面来了人,洪辰看到他们转头回望,紧接着那马背上银光一闪,风中传来“嗤啦”响声,一道锋镝直射到自己面门正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