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47章 空无人
    布包不大,但里面装着的散碎东西还真不少。有用铁盒装着的干酪肉干,太久没吃,上面已经长了层白毛,洪辰只好扔掉;还有些西凉国使用的银子,约么有个三十几两,其实算不小一笔钱了,够买许多吃喝,但洪辰现在已经用不上;最后是一块包起来的皮子,打开之后,只见里面是块铜板大的圆形白玉佩,中间用一条黑绳串起,皮子上写了三个字——“静心玉”。

    玉佩触感冰凉,质地上佳,洪辰一转手就递给了雷飞凤:“你一天天老是着急上火骂咧咧的,这东西最适合你来戴。”雷飞凤却坚决拒绝:“我不爽了就得骂,强逼着不让我骂,我不舒服嘞。不戴,我死也不戴。”

    洪辰便把玉佩套头一挂,塞进里衬里,胸口顿觉丝丝冷意。也不知道是玉佩确实有静心效果,还是戴上以后自身心理发生了微妙变化,洪辰真就平静了许多,原本即将要攀登昆仑山,心中还忐忑不已,总想着入山时遇到刁难麻烦该怎么办,毕竟从前在各路江湖人物势力面前碰壁太多,对北海昆仑宗也有着深深的怀疑。现在不再胡思乱想了,只暗道:“我再怎么担忧,到了北海昆仑宗,人家该接纳我还是接纳我,该驱逐我还是驱逐我,想这些有的没的作甚?”

    收拾好随身行李,洪辰与雷飞凤一起朝着昆仑山上走去。初时的路尚且好走,沿着山上人铺好的台阶便能一路上去。可到了后面一段,台阶被凝成冰的积雪覆盖,靴子踩上去就打滑,好在洪辰提前带了冰镐绳索以及钉靴,虽然赶路慢了些,好在没摔落的危险。

    北海昆仑宗,据传就坐落在昆仑山的山巅,这条石阶山路应该就是其中之人铺就的,但建得并不怎么好,一路陡峭崎岖,再加上时处冬季,石阶上除了雪就是冰,更是难行。洪辰与雷飞凤耗费了整整一天,都才只到山腰处,离着山顶还有不少距离。

    夜间难以继续在山里行走,洪辰和雷飞凤寻了个平缓处,就地休息。吃过肉干,又塞了几把雪进嘴里解渴,随后用狼皮裹住全身,听着寒风呜呜,渐渐睡去。

    翌日清早,太阳升起,洪辰和雷飞凤抓紧时间,继续赶路。差不多走到正午的时候,雷飞凤忽指着北边一处峰顶道:“老师,那里像不像有一群房子?”洪辰循着雷飞凤指着的方向望去,果然见白雪皑皑的峰顶之上,有一块块的黑,不像是山岩,而应是建筑,顿时心生喜悦,道:“加把劲,快点走,争取日落之前能到那里!”

    二人简短休息了一会儿,吃饱喝足开始往发现建筑的方向走。傍晚时分,夕阳余晖把满天的云和漫山的雪都染上了一层橘红。刚刚登上北边峰顶的洪辰遥望下方景象,心中一阵叹息:“唉,这就是‘万里层云,千山暮雪’的样子罢,可惜只有我看到了。”

    雷飞凤指着前面一对紧闭着的黑色大门,兴奋道:“老师,咱们终于到了,哈哈,北海昆仑宗终于被咱们找到啦。”洪辰却微微有些疑惑——大门紧闭,院墙的瓦上以及大门外的地上尽是积雪,连个脚印都没有,这里真的有人吗?

    两人踏雪走到大门之前,雷飞凤上去叩了叩门,喊道:“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北海昆仑宗的人在哪里?这里是北海昆仑宗吗?”一阵喊了好多声,好多句,却没一人回应。

    洪辰也上前,对雷飞凤道:“别喊了。若真有人,应该早来开门了。”又伸手一推门,只觉这一对黑色铁门厚重无比,难以推动,便两只手各落在一扇门上,内力运起,施展出大力神掌,“嗡”地一下,将这对铁门推开。

    一大片积雪从门檐上簌簌落下,洪辰与雷飞凤往门后望去,只见院子里有着一片连绵的房屋,都是一层的平房,但每一座房子都门窗紧闭,积雪压檐,院子里的雪更是和洁白的毯子一般,一点黑色都没染上,见不到一点有人住在里面的迹象。

    “这……”

    雷飞凤张着嘴,久久说不出话来。

    “唉。”洪辰叹了声气,道,“看来北海昆仑宗的人离开了这里。”

    雷飞凤知道老师对北海昆仑宗有多么期待,便拽了一下洪辰的衣袖,道:“老师,你也别丧气,这北海昆仑宗就这么屁大点地方,一瞧就不是什么厉害宗门。什么‘天下刀宗’的名声全是靠吹出来的,估计是提前收到老师您要来的消息,害怕事情败露,提前跑路啦。”

    “进去看看罢。”

    洪辰虽然失望,但既然到了,总得查探一下此处情况。这里到底是不是北海昆仑宗,如果是,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北海昆仑宗的人又去了什么地方?

    师徒走进院子,首先看到的是一个被雪盖住的竖直石碑,洪辰伸手将上面积雪拂去,只见灰色石碑上刻着两个红底的字——“气宗”。

    雷飞凤道:“马勒个巴子,北海昆仑宗不是天下刀宗么?这气宗又是个什么玩意儿?我就说它肯定是招摇撞骗的。”

    洪辰又去查探那些屋子的情况,先走到一座平房外面,一推房门,走进去,只见屋里陈设简单,有木床,有蒲团,墙上挂着一些图画,都是些摆出各种动作的人形,人形上还用红色的颜料点出了一个个红点,应是在标准穴位。这些图画连成一片,就是练功的法门。

    但洪辰并不能看懂这些东西,就出了这屋,又推门进了另一个屋子。却见两个屋子陈设基本差不多,同样只有木床,蒲团,练功的图画。再去其他屋子,也基本一样。这些屋子里床上的被褥都是叠起来的,还很整齐,连灰尘也没有,好似住在此处的人刚刚才离开一样。

    不过雪山之上本就少有落灰,洪辰估量着,这些屋子起码空了有一两年了。再往后面的各个屋子走,终于发现了一个和其他屋子不一样的建筑——是一座更加高大的二层楼阁,也不知里面都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