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49章 糊涂认
    胡图温看见洪辰神情变化,便道:“洪少侠是想要见第一长老和第二长老么?”

    洪辰点头:“正是。”还未道明确切来意,那胡图温就道:“洪少侠且在这儿休息,用些茶水,我这就去请他们二位过来。”接着就急匆匆走开。

    雷飞凤望着胡图温背影,道:“老师,这人还挺识趣,也不多废话,直接帮咱们找人去了,倒省了许多事。”

    “这些北海昆仑宗的人长期居这种幽静之地,心中只有练武,所以才不愿在琐事上多耽搁罢。”

    洪辰想起来多次偶遇的钱雪松,此人就属于除了研究武学什么都不管的,行事干脆,倒和北海昆仑宗的人有些相似。

    雷飞凤借机又问洪辰一些有关内功的事,譬如刚刚提到的“第六境”是什么,洪辰自己知道的也不多,就把从前跟季茶那里听来的东西,又和雷飞凤讲了一遍。雷飞凤听得心生神往:“真想见识那第七重境界‘千军境’是什么样子。”

    洪辰又忆起刺杀虞国天子之夜那名带着天子飞走的神秘高手,心想,世上倘若真存在第七境的内功高手,那他十有七八就是。短距离中,依靠内力外放来实现凌空腾跃,洪辰自己也能做到,可那神秘高手显然不是这种踏空虚渡,而是一直无所凭借地往天上飞,实在是神仙一样的手段。

    洪辰心中又泛起了新的嘀咕:那位高手武功如此之强,千军万马都挡不住,为什么不杀了皇帝,自己来做皇帝?

    正思量间,之前被胡图温吩咐去烹茶的弟子已提了一壶热茶过来,给洪辰和雷飞凤各倒上了一杯。洪辰接茶谢过之时,顺便问道:“朋友,我来你们这儿时候,途径一座山峰的峰顶,上面有一片院子,里面的石碑上写着‘气宗’,与你们这边的‘刀宗’有什么关系?又为什么空无一人?”

    那弟子神色有些慌乱,没回答洪辰的话就提着茶壶退下了。

    雷飞凤冲着他喊:“喂,我老师问你话呢!你倒是答个声啊!跑什么?”结果那弟子听到雷飞凤的话,直接一路小跑,消失在了走廊拐角处。

    洪辰暗道,这“气宗”与“刀宗”之间一定有什么关联。目前所在的“刀宗”显然就是北海昆仑宗,但“气宗”究竟是另外一个宗门,还是北海昆仑宗的另外一支?倘若是北海昆仑宗的另外一支,里面的人为什么又消失了呢?

    既然那弟子不答,洪辰也只好等胡图温带着第一长老和第二长老过来再问。

    雪谷街道上,胡图温正与另外两人走在一起。两人中,一人是个须发尽白却精神矍铄的精瘦老汉,另一人是个胡子连鬓的壮硕中年,皆和胡图温一样身着皮衣皮袍,腰间各挎着一柄刀。

    精瘦老汉正皱着一对白眉,道:“胡图温,你可确认,那少年手里的刀是消愁?”

    胡图温道:“盖木长老,我绝没认错。二十年前宗星河曾让我拿过那柄刀,我印象一直很深刻。这普天之下,恐怕唯有那一把刀是黑身白刃,还是把垂手拿着,刀刃足可拖地的长刀。他又亲口说是从云州来的,估计就是新一代刀帝传人无疑了。”

    壮硕中年笑道:“胡图温,你可又别犯了糊涂,见到一把差不多模样的刀,又听说是从云州来的,就以为和刀帝有关。记得先前好几次有人拜山,你还没问清楚,就大惊小怪,说是某某高手,或者某某高手传人,结果最后一看,都是些二三流人物。”

    胡图温神色急切:“欧瓦长老,我保证,我这次准没糊涂!那把消愁刀,我实在太喜欢啦,现在都能想起二十年前的情状,一定认不错的。”

    “若是真的,倒挺不错。”盖木长老语气感慨,“时隔二十年,云墨派的刀帝传人终于又来我们北海昆仑宗了。当年宗星河带着两名弟子来拜山,与我等论刀十日,那时胡图温你还是个没满二十岁的毛孩子,让人家带来的毛孩子一顿好打……十招打败你的那个孩子叫什么来着?”

    “刘世良。”提起被打败的往事,胡图温脸上却不见丧气,“如今他已经成了云墨派的刀帝,这次来的,应该是他的弟子。”

    “刘世良不亲自来访,只让个弟子来,看来是瞧不上我们北海昆仑宗的武功了。”欧瓦禁不住“哼”了一声,“当年我只是三百招后一招惜败于他,现在若是再战,未必会输,可他却不来了。”

    三人交谈之间,已经走到那所宫殿处,迈步进入,便见到了正坐着喝茶的两名少年。胡图温向着洪辰介绍道:“这二位就是我们的第一长老盖木,第二长老欧瓦,他们两个都是内功第六境的高手,武功是如今宗门之中除了宗主以外最高的。”

    洪辰连忙起身,向着盖木和欧瓦各抱拳拱手,以表拜会之意:“晚辈洪辰。”雷飞凤也起身道:“晚辈雷飞凤,是老师的三弟子。”

    盖木与欧瓦二人目光只往雷飞凤身上扫了一眼,便知这是一个不会内功的,而后仔细打量起洪辰,尤其盯了洪辰腰间的长刀好几息,又转过头来互相对视,彼此确认眼神,点了点头——这把刀的确是二十年前造访北海昆仑宗的刀帝宗星河的佩刀“消愁”。

    按照道理,宗星河应该将佩刀传给了弟子刘世良,而现在却是一名少年拿着消愁,估计是宗星河新收弟子的可能性不大,应该是刘世良的弟子。欧瓦便向着洪辰问:“尊师身体安好?时常练刀否?”

    洪辰只以为对方是在讲客气话,答道:“师父康健的很,刀也经常拿,基本都是抓竹鼠宰了,带去河边烤。”

    欧瓦一愣:“尊师……还真是好雅兴。”心里却在思量,“竹鼠”是什么玩意儿?听上去是种吃的,刘世良还有河边烧烤这种爱好?

    相比欧瓦的拐弯抹角,年纪更大的盖木却一言直入了正题,问道:“洪小友来敝宗所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