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51章 阵换刀
    接着欧瓦又对洪辰说:“刚刚只试了一下你的内功,却还未见识过你的刀法。要不这样如何?你随我去练一把手,正好增进我们对彼此刀法的理解,等之后帮你排解疑难之时,也能添几分经验。”

    “好哇。”洪辰欣然同意,又问,“去什么地方?”

    欧瓦向上一指:“此殿之顶宽阔平坦,是长老们平日切磋刀法之处。你若愿意,我们即刻就可上去。”

    洪辰说:“反正又没什么事情,那就现在罢。”

    雷飞凤闻言十分兴奋,他还从未见过洪辰全力出手,对顶尖高手间的对决十分神往。胡图温也很激动,北海昆仑宗常有向往刀法的高手前来造访,但达到内功第六境的顶尖高手实在屈指可数,多年难得一遇。

    盖木看了一眼欧瓦,大致猜出了其心思:欧瓦依然对二十年前败于刘世良心有不服,如今见了刘世良的弟子都和自己一个境界了,心里更是又多了一道坎,便非要亲自一试不可。

    不过盖木也没劝阻欧瓦,不论其是胜是负,是迈过坎,还是陷入新的心障之中,都是习武路上的必经之事。盖木又望向洪辰,只觉这少年虽拿着当年宗星河的消愁,气质却与云墨派从前来的人多有不同,没准展现出的刀法,能让北海昆仑宗多一分收获。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一句是《北海刀》的总纲,它并不是一门固定不变的刀法招式套路,将《北海刀》掌握到足够高境界的人,能从其他刀法,其他兵器,其他武功,乃至世间万物百态之间领悟吸纳,从而融合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刀法。所以北海昆仑宗尽管门派整体隐世不出,在雪山之中自给自足,却也从不排斥外来刀法高手的交流拜访,只是从不插手俗务而已。

    洪辰自然不知盖木欧瓦等人的想法,只想着尽快把身体里的暗疾彻底治好,才好出去寻找白独狼,然后再去做更多的事。洪辰随着欧瓦登上楼梯,走过了许多台阶,终于站到屋顶之上,只见屋顶上铺着的并不是砖瓦,而是一条一条的长石板,结实坚固,上面还有着一道道刻痕,应是别人在上面交手切磋留下的。

    洪辰与欧瓦相对而立,各自将手放到了腰间刀柄上。雷飞凤攥拳呐喊:“老师必赢,老师必赢。”旁边胡图温道:“这位雷小兄弟,你老师看上去岁数没比你大太多,已列当世顶尖高手行伍之中,想来你武艺也很出类拔萃,刀法相当厉害罢。”

    雷飞凤怔了一下,随后支支吾吾地说:“那是自然。”随后心想:老师在狄州往昆仑山来的这一路上,教自己最多的就是帮旅店老板劈柴以抵宿资,虽然劈柴手艺越来越熟练,挣钱越来越快,可人又不会和柴一样站在那里等你砍,这劈柴用的刀法有个屁用。

    “请。”

    欧瓦右手摁住刀柄,将左手向前平摊,示意洪辰先拔刀。

    洪辰毫不客气,直接抽出长刀,黑身一动,白刃闪光,正朝欧瓦身前劈去。欧瓦抽出佩刀,却是一把暗灰色刀身,刀刃上有斜字乱纹,刀尖有反刃的雁翎刀,比平常的三尺腰刀要长,又比消愁这样的长刀要短。

    雁翎刀斜着一格,错开长刀斩击的同时,刀身微转,刀尖上的反刃顺势朝着洪辰肩膀挑去。洪辰侧身闪过这一击,挥刀下掠,刀刃直取欧瓦下半身。欧瓦忽转反手握刀,刀身竖着着往下一插,长刀便难以寸进。欧瓦提刀一挑,再度错开长刀,以雁翎刀的反刃袭向洪辰腋下。

    洪辰撤步躲过,欧瓦乘势逼近,一刀接着一刀,速度愈发之快,使得洪辰甚至找不到挥刀回击的空档。欧瓦见洪辰只顾着躲,刀法基本使不出来,不由心生蔑视之意:原来这小子只是内功境界高,刀法却稀松平常。

    洪辰也暗暗叫苦,消愁乃是长刀,适合肆意对攻,于这种见招拆招的灵巧中,却完全发挥不出威力来,反而束手束脚。此刻忽有一道念头从脑海闪过:“对啊,这就是刀法前后变化不合……我原本学的刀法规规矩矩,人家怎么出刀,我只管格挡和回击就是了。而后来衍变出来的刀法,攻势是强了,却失了守势上的精妙。”

    洪辰索性不去和欧瓦拆招了,直接采取在神仙山庄大战群侠时候的方法,寻了个机会转守为攻,随后肆意挥刀,不讲究什么你来我往,刀刀都用出全力,势要把欧瓦手里的雁翎刀给震下来。

    欧瓦见洪辰攻势渐猛,自己先前的招式抵挡不住,也转变用刀之法,由细微处的流动精巧,转为江河畅流般的大开大合,刀起刀落,与洪辰去硬碰对攻。

    两柄刀上都裹了一层厚厚的刀罡,刀刃距离还有一尺之时刀罡就已互相撞上,溅射出的散碎刀气劈到地上,给原本就伤痕密布的石板上,又添了许多细小的坑洼裂缝。

    二人如此互斗了一百多个回合,洪辰忽觉胸膛一阵发闷难受,忍不住轻咳了一声,手上挥刀动作也稍一迟缓。欧瓦趁机猛攻,逼得洪辰立马落入下风,只能死守。洪辰察觉到体内真气有所滞障,运起狐魇步身法,连步后撤,道:“我换柄刀。”

    欧瓦这才停下,道:“你的刀比我的好,在我面前吃亏,不是刀的问题。”

    洪辰也不多解释,将消愁交给雷飞凤拿着,又对胡图温道:“胡前辈可否把佩刀借我一使?”

    “洪少侠尽管用。”

    胡图温看两人相斗看得意犹未尽,当即抽出佩刀递给洪辰。

    胡图温的刀,长不过二尺半,刀身却极宽,模样制式更偏于洪辰在桃源时一贯使用的伐竹刀,洪辰一拿到手中,轻轻挥了两下,努力平复心境,去找回从前使刀的感觉。

    欧瓦瞧着洪辰挥刀,有些不耐烦地问:“好了吗?”

    洪辰重重呼出一口气:“好了。”

    二人提刀又战。这次刚过了几招,欧瓦就感觉洪辰的刀法,和先前全然不同。倘若说用长刀时是疾蹿的火焰,而换成这把宽刀之后,就变得如大海般辽阔深厚,每一次交击,欧瓦都感觉像是一刀劈到了棉花上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