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23章 又逢凶
    洪辰与陈图在小屋里置好铁箱,摆好兵刃,又把那对双生兄弟给他们找出的两团旧被褥给铺好,准备歇息睡下,却听叩门声起。洪辰过去开了门,却见那双生兄弟又回来了,中间还有个炭火炉,两人各拎着一个提手,炉里火炭通红,热意袭人。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王非王行了个单掌礼,说:“山中夜里湿冷,这久不居人的木屋湿气尤甚,睡下容易风寒侵体,患疾罹病,我们特为两位少侠准备了取暖炭炉,以除湿驱寒。”

    “多谢二位。”

    洪辰欲自取炭炉,二人却抬腿迈脚要进屋。洪辰伸手拦住道:“我自己放就好了。”王非王又说:“您是远来贵客,这等杂事还是让我们兄弟来吧。”说完就和侯非侯侧着身从洪辰挤进屋,将炭炉放到正中央。

    陈图在一旁冷笑道:“你二人能安什么好心?不是想溅出火花燃了木屋烧死我们,就是要用炭烟熏杀我们嘞。”

    侯非侯闻言梗起脖子:“真是不识好人心!这炭炉你想烤,我还不给了呢!”提起炭炉就要走。

    王非王见状劈手夺下炭炉,放归原处,又道:“陈少侠说笑了,这炭火不溅火星,这屋子也牖透窗通,起不了火灾,生不了炭毒。”

    陈图哼道:“那就是放了迷香,想迷倒我们,再来谋财害命。”

    “哪敢哪敢。”王非王说,“别提真有行径,我们哪怕只起了那等想法,两位师父便饶不了我们哩。他们以往都是江湖上的豪杰,虽退隐已久,仍极重名节,断不容门人弟子行龌龊之事。先前甬道里袭人的石球,乃我派防范外敌的机关,那时我们误会二位心有叵测,才提防过度,万望二位海涵,不计前隙。”

    洪辰听得他语气诚恳,向着陈图道:“这两位一片歉意,已表诚心,你再难为不休,倒显得小肚鸡肠,心胸狭窄。”

    陈图道:“若非我前世攒了福报,今日吉人天相,已在甬道被石球滚成肉饼了,吓得我现在心肝还颤嘞。他俩小子才拿个炭炉赔礼道歉,哪里够?不过我大人大量,是不再与这等小人继续见识了。”又摆着手,去赶那双生子:“莫在我眼前晃悠,见了你们心烦。”

    王非王与侯非侯出了屋,走出十来丈后,回头见屋门关上,才把脑袋凑在一起,相对着窃笑不已。

    “那夯货自作聪明,总想着我们要拿阴险狠毒的法子去害他,却不曾料,要中了我们智计。”王非王忍着笑,道,“真想看看他们二人晚上被臭气熏醒的样子。”

    “等他们被熏醒时,恐怕人已被熏得浑身粪味儿,不洗个几遍澡散不去啦!”

    侯非侯浮想起到时候陈图吃瘪样子,不由手舞足蹈,一副大仇得报之态。

    原来王非王与侯非侯遭了一对师父训斥,又被陈图嘲讽,心中不忿之火自是熊熊,但他们自知实力不足,远非二人对手,方才王非王便想了个甚孬主意,给那两人送上炭炉,炉内上面是火炭,下面却埋着干里裹湿的人粪,这会儿闻不到味道,等夜深,火烧至下面时,臭气便可熏天,直让一旁熟睡的二人浑身臭气,大丢颜面。

    如此一来,他们做的既没下什么害人性命的阴毒狠招,却又能报得被贬损之仇,心里着实痛快。

    房里,洪辰闻了闻炭炉的味道,嗅到些微臭,只以为是炭放久了的陈味儿,并未放在心上,确认没搁什么让人嗜睡的迷香之类,便与陈图各钻了被窝,阖眼入眠。

    夜已极深,山内人全都极为困乏,遂商议碧海派与桃柳门之事明日再提,大家各寻了屋去睡,不消片刻,这片木屋就鼾声四起,几乎全部人都睡熟入梦。

    唯有洪辰那屋,随着炭火徐燃,下面的人粪受热散臭,很快就熏得整屋尽是臭烟,洪辰先被熏醒,还以为有人下了猛毒,运功屏息,并猛陈图,唤道:“快醒,快醒!”

    陈图迷糊起来,张口呼吸间,被臭烟一呛,打了一个大大喷嚏,遽然惊醒,叫道:“谁在烧屎?”随即屏住呼吸,跟着洪辰一起抄了兵刃,跑出屋外。

    二人刚到外面,陈图方开口说:“两个缺了大德的小杂种,竟烧屎给爷闻!”洪辰便听见另一方向有些异动,转头望去,却见几个黑影从一木屋内飞蹿而出,动作极快,一下子消失在夜色当中。

    陈图顺着洪辰目光方向,也看见了那些黑影,叫道:“这里还有贼?”洪辰说:“先去看看!”二人便快疾奔至那木屋处,只见屋门大开,陈图站在门口喊:“里面可有人?”洪辰嗅到些血腥气味儿,赶忙走进,黑暗中看不太真切,只能依稀瞅到地上躺着好几人,一动不动地,血腥气便从他们身上传出。

    “杀人了!”

    洪辰意识到方才那逃走的几个黑影,应当就是杀人真凶,回身就要去追人。

    这时忽有几个木门打开,原来是几个临近的木屋中的高手,轻眠中听到外面有喊声,被惊醒,起身查探情况,却正看见洪辰与陈图持着刀兵,站在那门口,一个个便高呼:“贼人休走!”

    一人喊,两人喊,很快一大片喊声中,一大群人到了木屋外,将洪辰和陈图围住。

    王侯与侯王二人分开人群,从后面走到最前。王侯问:“什么事?”一人道:“我睡的正迷糊时候,听到外面有响动,出门查看,却见这二人拿着凶器从陈剑天房里走出,我当即喊醒周围人,把他们给包围,不让他们逃走。”

    “陈贤弟情况如何?”朱丕急切问道,“怎么不见他?”

    凌波从人群里跳出,咬牙切齿:“祖师一定遭了他们两个的毒手!”

    陈图喝道:“少血口喷人!凶手另有其人!我们是最先发现情况来追凶的,却被你们这群家伙给挡住,才失了缉拿真凶的大好机会。”

    王侯举着个火把,从陈图和洪辰身边走过,进了屋,几息之后,返身出来,脸色比先前晦暗了数分:“陈贤弟以及三名初来的碧海派少侠确已遇害,屋内没什么抵抗痕迹,应当是在睡梦中或者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杀死了。”